爱情最好的样子是仰望

one

雨嘉已经喜欢昊宇很久了。昊宇有深遂如同黑洞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给人一种正直的感觉,不薄也不厚的嘴唇隐隐含有微微的笑,厚长的斜刘海一直撇到右面的耳前,银色的耳钉在浓密的发间闪闪发着光。在经过众多女生的品味鉴赏后,一致地认为昊宇帅得无可救药,简直就是英俊的代名词。成为众多花痴心中的白马王子。

纵使昊宇帅得这样离谱,可是敢向他表白的女生却没有几个,甚至用十只手指也可以数得出来,因为昊宇的女朋友小静,似乎是专为昊宇的帅而存活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说昊宇帅得无可救药,那么小静的美就是无药可医。

昊宇和小静就是传说中的金童玉女,更为啧啧称奇的是,昊宇身高1.80米,小静身高1.60米,比例是“1.125”,好事者将可怜的小数点直接无视硬译为“日日爱我”,好个爱情的比例,就像黄金分割比0.618一样完美,这就更加让众多的花痴认为昊宇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不过雨嘉却有另一种想法,黄金比例0.618只是个近似值,真正的黄金比例可是无限不循环的小数,所以才显得完美无缺,而那个所谓的爱情比例呢,仅仅是个小数,是可以取尽的,那就可以肯定,昊宇的小静的爱情必定有个尽头。

雨嘉在惊诧和喜悦中,终于迎来了昊宇和小静分手的消息。小静更是在离大学毕业尚剩三个月时辍学了。

关于他们分手的原因,众说纷耘,有的说小静到外国读书,有的说感情破裂,有的说性格不合,而当初说出爱情比例的好事者,更爆出昊宇是同性恋这个分手原因。

昊宇和小静分手的真正原因,雨嘉并没有求知的欲望,她现在正在宿舍里对着镜子看着自己有点儿婴儿肥的脸蛋,水汪汪的大眼睛,淡淡的蛾眉,并不秀气的鼻子,不温软的嘴唇,齐肩的头发,不断地鼓励自己,即使不美丽,也是个可爱人儿,昊宇会爱上自己的。

爱情最好的样子是仰望

two

昊宇在每天放学后,总会到篮球场打一小时篮球。以前小静会坐在篮球场边的草地上,静静地看着昊宇驰骋在场上。众多花痴则远远站在观众席上,不时发出尖叫,雨嘉当然也在当中,而且是尖叫声最大的那位。场上的男生不知是因为妒忌还是希望讨女生们的欢心,打得格外的卖力,防守的重心也理所当然地落在校队的昊宇身上。但昊宇总是从容不迫地运球,轻松地突破,然后突然跳起,篮球出手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随着清脆的“唰”一声,空心入网,引起一浪热情的尖叫。

现在,篮球场边不见了小静美丽的身影,雨嘉像给气球鼓气般给自己鼓足了勇气,坐到了原本属于小静的那个暧昧的位置。花痴们和男生们同时愣住,仿佛时间在此刻凝住。昊宇望向雨嘉,黑洞般深邃的眼睛似闪过一点星光,又迅速地被黑洞本身吞噬。昊宇什么也没说,转过头又继续打球。花痴们和男生们都认为昊宇是在默认雨嘉的身份——新的女朋友,于是又多打量了几眼。花痴们心里又嫉又恨,眼里的熊熊怒火似乎能将雨嘉烤熟。只有雨嘉心里忐忑不安,那一眼意味着什么?默认吗?还是根本不在乎?雨嘉这样想着,不自觉地望向场上。

昊宇穿着火箭队的球衣,犹如一抺红色的幻影,不断在防守者间穿梭突破,予取予求地夺分。大滴大滴的汗珠反射出耀眼的光芒,从他英俊的面庞流下,使他看上去像一个小王子,斑澜的阳光也及不上他耀眼夺目。刘海紧紧贴着他的额头,厚长的头发在跳跃时有节奏地上下摆动,仿佛弹着帅气之类的旋律。

雨嘉就这么看着昊宇,像看着自己的男朋友,疼爱而仰慕。终于完场了,花痴们依依不舍地散去,时不时回头以仇视的目光着雨嘉,企图用目光杀死雨嘉。

雨嘉看不见那些目光,她眼里只有正在自己走来的昊宇,英俊的面孔,似乎还带着微笑,每走一步都带着雨嘉的心脏跳动一次。

雨嘉羞羞地低下头,要表白吗?她曾幻想过无数的表白场景。例如像现在这种情况,昊宇打完篮球,她拿着一条绣有一个红色心形的毛巾和一瓶怡宝矿泉水小跑到昊宇身边,然后展现出最甜美的笑容,在昊宇愣神的时候,温柔地替他拭去面上的汗水,眼睛流出深深的怜爱和柔情,用能使金刚石瞬间软化的燕语柔声说:“昊宇,我爱你。我可以做你的女朋友吗?”阳光从她身后缕缕透出,像无数的小刀,将她雕刻成美丽闪亮的天使。这时,小王子一样的昊宇会轻轻点头,接着将她拥入温暖的怀抱中。美妙的时光仿佛连蜗牛也能赶上,缓慢地流过。

当然,这只是雨嘉幻想,并且幻想的是自己表白,而现实之中,看样子是昊宇要向她表白了。雨嘉脸红心跳,就像刚吃完四川的麻辣火锅。

再近一点,再近一点!对了,在面前了!雨嘉想站起来,但脚软软的像棉花糖,根本就没有力嘛!雨嘉只好将头迅速抬起,期望着一抬起头昊宇的嘴唇就与她的樱唇亲密接触。

昊宇静静地在她身边坐下,静静地抬头仰望天空,像完全没有看见身边可爱的女孩子。雨嘉又羞又恼,恨不得拿起一块砖头打烂自己经嘟起等待初吻的嘴唇。昊宇心里在偷笑得快要内伤,面上却仍然像一泓死水般平静。

雨嘉狐疑地看着昊宇,好奇他为什么仰望天空上几朵白云像看见倾国倾城的美人在沐浴那样专注。雨嘉凭着薄弱得可怜的数学知识,目测出那仰角度数大约是四十五度。

时光果然如雨嘉所料,缓慢流过连蜗牛也能追赶并超过,但却是郁闷与无聊充斥着的时光,太阳公公都为昊宇郁闷的仰望而憋着怒火,憋得脸也火红红的。

雨嘉轻轻叹了口气,一个小时,对于她来说,等于过了一个世纪,并且是艰难地过。她开始萌生“算了吧”的念头。

昊宇连一个斜视也没有施舍给她,她即使有比墙还厚的脸皮,也应该知耻地离开了。雨嘉默默地站起,准备亲手捏碎与昊宇拍拖这个卑微的美好幻想,昊宇却在这时开口了:“我们可以尝试在一起。”

淡淡的一句话,犹如小溪一样清澈,缓缓注入雨嘉的脑袋中,却掀起汹涌澎湃的波澜,激烈地拍打着雨嘉的双颊,以致于脸上飞红,就似天边红艳得醉人的晚霞。就这样行了?这不是梦吧?雨嘉使劲捏着自己圆圆的脸蛋。哎哟,好痛!那就是说,这不是在梦境中啦!

three

宇宙无敌帅气的昊宇和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雨嘉恋爱这个消息,在两人一同牵手离开篮球场的两个小时后,在大学里传得沸沸扬扬。犹如在微波炉中加热过一样,迅速飙升至茶余饭后的热门讨论话题。于是,各种所谓的小道消息不径而走。

——昊宇因为和小静分手受打击太大,烧坏了脑子,所以和另外一个烧坏脑子的人拍拖。

——昊宇由于小静的抛弃,决定了再不相信美丽的女生,于是找了个难看死的,以求达到心理平衡。

——昊宇太帅了,所以找个丑陋的肥鸭子安慰别的男人的妒忌心。

……

雨嘉不知是否中了爱情的大魔咒,来了个七百二十度的超级大转变。

一直以来都不爱打扮,素面朝天的雨嘉,竟然硬拉着宿舍的姐妹们去逛街,下了血本买了许多许多可爱、俏丽的衣衫鞋袜裙子裤,回到宿舍就迫不及待地洗好,第二天就穿上,自信满满的走出宿舍楼。你可别说,她白色的衬衣上印着一只胖嘟嘟的奶牛,黑色小短裙像一朵黑玫瑰般在风中绽放,再配搭上黑色的哈韩裤袜和粉色布鞋,俨然一个可爱教主,当真吸引了不少男性目光。她还买了一套化妆用具和化妆品,将有点婴儿肥的脸蛋扑得粉红粉红的,宛如凝结的羊脂。涂上万秀伦敦的樱桃香味润唇糕的嘴唇温润温润的。柔亮柔亮的大眼轻轻一眨可以电死几个猛男。化妆盒正面印着两只依偎的可爱兔子,喻意不言自明,她和昊宇甜甜蜜蜜在恋爱。化妆盒被她一天到晚翻着照镜子,让人怀疑她是不是每时每刻都在问那可怜的镜子:“魔镜魔镜,世界上谁最可爱?”而且非要镜子答:“是雨嘉!”

平时可以从晚上九点跨越半天睡到早上九点的懒猪雨嘉,自从和昊宇拍拖之后,居然可以为了昊宇通甜蜜短信而熬到深夜一点多。第二天早上太阳公公刚起床打个哈欠,她也跟着起床,仅仅为了和昊宇吃早餐。睡眠时间硬是让她给压榨成原来的一半,使得同宿舍的出名早起的苏如大呼奇迹。

原来性格大咧咧的雨嘉,如果有男生欺负她那可是自寻死路,她会像老虎一样大吼,并张着十爪狂追不舍,直到男生几乎跪在地上求饶才肯罢休。而现在呢,有男生调侃她,她会娇滴滴的说“你好坏哦”,更甚者,在昊宇身边,她就像一只乘巧的小猫咪,偎在昊宇怀里,或偶尔温柔地说几句话,或嗲嗲地撒娇,让人大跌眼镜,甚至跃碎眼镜。当然开朗活泼的本色是变不了的,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

爱情就是这样,魔力大得可以扭曲宇宙空间,让四维世界变成五维、六维都轻而易举。这是苏如的名言。

美中不足的是,即使昊宇承认了和雨嘉恋爱,即使雨嘉已经成为万人迷,足以够得上白马王子的女朋友这个身份,昊宇在看她时眼睛终究是平静的,犹如死海,任由雨嘉如何努力,还是不起一丝的波澜。

爱与不爱,这是一个问题。一直希望得到的爱人,在得到之后,却发现这个自己追求的,认为是最最合适的偕老,竟然对自己没有一丁点儿的感情,该抓紧还是该放弃?像一块鸡肋,吃与不吃,都让拥有的人苦恼不已。

雨嘉的追求者越来越多,粉红情书收的也是越叠越高像座小山。

有一次,雨嘉是差点便放弃昊宇选择追求者的了。那一夜,夜色如水,黑黑的凉凉的,漫过雨嘉的头发、手指和嘴唇。操场的中央,是约会雨嘉的黄林。他欢快地呼唤雨嘉到身边,然后取出精致的银色打火机,一支一支点燃脚下的蜡烛。

雨嘉在心里数着,一共五百二十支。燃起的蜡烛在黑夜中弥漫出一阵温暖的感觉,光亮形成两个双交的心形,雨嘉和黄林就站在两个心形的交集处。黄林温柔若水的声音在雨嘉左耳边传入:“做我女朋友吧。”

雨嘉在那一刻真有马上答应的冲动,因为黄林让她感受到了昊宇从未给予过她的甜蜜和浪漫,然而在她精神愰惚间,昊宇冷若寒霜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小雨,过来。”雨嘉就像一个中了蛊毒的人,乖乖地迈出了蜡烛双心阵,走到昊宇面前。昊宇看着黄林冷笑,离开时抛下一句“小雨是我的,我爱她,别痴心妄想了。”

多么霸道和冷酷的爱呀!就冲这一句“小雨是我的,我爱她”而微微升温的脸颊,替雨嘉选择了留在昊宇的身边,不知道是选择对了,还选择错了?

选择就应该无悔。雨嘉想。

four

大学毕业后的第一天,雨嘉软磨硬泡的要让昊宇陪她逛街,理由是昊宇从拍拖开始未曾陪她上过一次街。

昊宇看着顶上毒辣的太阳,正想说“下次吧”的时候,雨嘉又回复当初母老虎的本色,粉拳在昊宇眼前晃来晃去。昊宇只好硬将要出口的话改成“好吧,可别逛太久”。

昊宇总觉得,和雨嘉在一起的时间久了,自己的性格也开始变得多少有点神经质般的开朗活泼。冷酷的样子越来越装不出来了。

女人的聪明在逛街的时候显露无遗,她永远凭直觉知道,哪个方向的哪条街的哪家店打几折。雨嘉如同可爱的花蝴蝶穿梭着不同的商店,昊宇在后面跟得头顶冒烟,每每走进一家商店,昊宇都会贪恋里面的冷气不肯离开。

你可以想象一下当你在凉爽的店里看见店外大片大片的毒阳,如果要走出去,所需要的勇气是多么的大。而雨嘉,人如其名,夏天的雪,还怕你的毒阳?她像一个勇敢的战士,无所畏惧地冲进火辣火辣的阳光中,抗击着一阵又一阵的热浪。昊宇被她大无畏的精神所感动,无奈地快步跟上。

路过一间西装店的时候,雨嘉拉着昊宇的手说:“进去,给你买件帅气的西装,以后工作都得穿的。”昊宇在狂翻白眼。雨嘉甜甜地撒娇:“乖啦!”昊宇被硬拽了进去。

“这件怎么样?”雨嘉拿着一套灰色西装在昊宇身前比对。

“不错”。昊宇答。

“这件呢?”

“也好。”

“那么这件黑色的呢?”

“都好。”昊宇答应得心不在焉,认为快点答应可以快点回家。

“哟,你很博爱嘛,既然这样你都试穿一次给我看好了。”雨嘉的小嘴流利地吐出。

昊宇差点没有吐出血来,堂堂一个大帅哥,何曾被女生这们玩过?不过心里丝毫的愤怒也没有,反而觉得雨嘉是越傻越可爱。

昊宇选了一件黑西装,看不出有什么特别,雨嘉却一直高呼完美。出了西装店,雨嘉又像跳蚤一样蹦蹦跳跳,昊宇发自内心微笑出来,追上去用宽大的右手拉着雨嘉娇小的左手,雨嘉甜甜向他一笑,整个太阳便刹那黯然了。

一个帅得离谱的男人,加上一个可爱得夸张的女人,引来街上无数艳羡的目光。忽然那些艳羡的目光全部转向昊宇和雨嘉的前方。昊宇和雨嘉也在同时定定注视着前方的那个女人。

小静站在阳光中,穿着粉红色的小吊带,白色长裙仿若一簇纯洁的百合花,脸上带着淡然的笑,如三个月前在大学里时一样美丽,美丽得倾国倾城。她雪白的肌肤里沁透出一种樱桃的红,在昊宇眼中,那么宁静而又熟悉地泻在这个毒阳遍地的仲夏午后,让他情不自禁地联想到在阳光中若隐若现的天使。

昊宇以为有了雨嘉这个可爱公主在自己身边,就右以练成金钢不坏的身体,和铁石做的心肠,面对尘世的女子都可以做到百毒不侵。只是,小静是天使,雨嘉只是凡人,天使对昊宇那淡然一笑,足以令昊宇神志不清,甚至想直奔天堂然后不再离开。

昊宇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马上甩开了雨嘉的手,做贼一样心虚和彷徨,像一个在偷情时被妻子捉奸在床的男人,满心想寻找可以用来解释的借口,祈求得到妻子的宽心谅解。雨嘉惊讶地看着昊宇,怒火渐渐地被加入柴油,越烧越旺。

小静看了雨嘉一眼,善意而欣赏的眼神。雨嘉不知为什么心中的怒火就这样熄灭,像被人用温柔的水泼了一头。

小静和身边的满身名牌的中年男人静静地从昊宇身边走过,仿佛清澈的小溪自深涧中流过,平静无声。昊宇却感到心脏里似塞进了一根绣花针,一针一针地绣织出隐隐的心痛。

小静在转角处消失,甚至没有遗留下一抹香气。昊宇茫然地起步,犹如一具没有灵魂的木乃伊,受到上帝的召唤,自然而然地向天堂走去。

他走过一条又一条街,终于跨出了商业街的服务范围,来到美丽的海滩,坐在柔软细小的沙粒上,若有所思地仰望蔚蓝的天空。

雨嘉一直默然跟在他身后,现在坐在他身边,凝视着昊宇英俊帅气的侧脸。四十五仰角,雨嘉在心底非常的肯定,距离上次看见昊宇用这个仰角仰望天空已经是三个月前了,那时小静刚与昊宇分手,而且缀学,那天昊宇就用四十五度的仰角像一个守望者般望着天空一个小时,然后用古怪得令人产生怀疑的口吻,也不知算不算表白,让雨嘉成为了他的女朋友。

雨嘉将两次仰角出现的情况联系在一起,解答出未知方程组的答案,就是X=小静。一定不会错,小静是两次仰角出现时共有的交集。雨嘉感觉到一阵晕眩在头脑中排山倒海。

“知道么?这个四十五度的仰角是我用来怀念她的角度,因为我忘记不了她,她的容颜,她的温柔,她的体贴,一切关于她的东西,我都无法忘记。于是我便创造出这样一个神奇的仰角。只要低一度,美好的回忆会随泪水溢出眼睛;只要高一度,悲伤的泪水会将记忆逆回心底。就这个角度,可以使泪水和回忆分离,清风替我揩走悲伤的泪水,而甜蜜的回忆,永远出现在我的眼前。”昊宇似在喃喃自语,又似在向雨嘉倾诉,嘴角似乎还勾勒出苦笑的弧度。

雨嘉默默地站起,默默地转身,又默默地离去。灿烂的阳光,照她一脸阑珊。

five

昊宇疲惫地回到家,像经历过铁人三项赛事的竞技。他打开家门的时候,眼角瞥见信箱有一角白纸外露,于是他不耐烦地打开信箱,从里面取出了两封信件。一封是小静的,另一封则是雨嘉的。两个前后女朋友,竟不约而同地给他寄来了信,昊宇明显感觉到右边的眉头像逃命的草蜢一样,猛地往上一跳。

白炽灯下,小静那无时无刻不让昊宇砰然心动的绢秀字迹在薄若蝉翼的纯白信纸上,如同奏响优雅的钢琴名曲,曼妙地舒展开来。

亲爱的宇:

今天在街上看见你和另一个可爱得使我妒忌的女孩在一起,我很欣慰。这封特别写给你的信,并不是为了要说明什么,而是衷心希望你可以彻底忘了我们的曾经,全心全意地去爱那个你现在牵着她手的女孩子。我不想成为你们幸福的羁绊。你在看见我的时候那决绝的甩手,肯定让那个女孩伤透心了,其实很想告诉你,有时候,爱并不只是说,更重要的是亲力亲为地用行动表现出来。

我想我是最知道对你的爱是怎么样被消耗殆尽的。恕我直言吧,你的不懂关怀,不懂付出,不懂珍惜,不懂宠爱,都在使我对你的爱如同丝线般细密的阳光,从发梢、眼睛、嘴唇上丝丝缕缕地抽走。末了一刻,满世界的声响,仿佛天塌下来了一样,只剩下刻骨的心痛在凄凉的夜里寂寂歌唱。

当然,我不是在渲泄或者缅怀,只是希望你不再丢失了本应握在手里的幸福。爱情是双方面的,爱她,那就用行动去证明。抓紧她。哪怕只有一秒,你们也拥有一秒的幸福。是时光最终让真爱沉淀下来,幸福的日子都在远方,一天天朝你走来。而逝去的美好与爱情,仅仅是闪耀出永夜孤独的星辰。

我和阿栾在一起,甚至为他辍学,不是为了他的熠熠生辉的金钱,而是因为他切切实实地给了我最幸福的爱情。我想你现在的她也希望你做到这样吧。

昊宇缓慢地放下这封沉重的信,长长的吐出积在心里长达三个月的愚蠢。从一开始就搞错了,自己的真爱是雨嘉,是他最可爱的雨嘉!然而,他却伤了她的心,使她离去。昊宇终于懂得了舍不掉离不开丢不下的感觉,就像挖出自己的心脏,用力揉捏着,然后在巨大的疼痛中迷惘并且怅然若失。

昊宇急忙地拆开雨嘉的信。

最爱的宇:

不许你说我无聊,先问你四个问题。

如果有一天,我在你的世界消失了,你会发了疯似的跑遍大街小巷,用喇叭般响亮的声音不断呼唤着我的名字,来寻找我吗?

如果有一天,我在你的世界消失了,你会像侦探,紧紧地跟着与我稍稍相似的背影,只为确定那是不是我吗?

如果有一天,我在你的世界消失了,你会像苦行僧般走遍每一个我们曾一起到过的角落,以拾起仅仅属于我们的美好回忆吗?

如果有一天,我在你的世界消失了,你会像鼻涕眼泪的台湾泡沫肥皂剧里出演的那样永远记着我一辈子吗?

我想,你不会。因为我不是你心里占最重要地位的那个,也不是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曾经有过一个想法,用自己的开朗活泼改变你的冷漠与寂寞,然而在今天海滩上看见你用那寂寞的角度仰望天空时,我忽然了解到,你的习惯,你的固执,是我用尽一切办法,使尽所有力气,也不可能改变得了的。即便是,我在你的世界消失了。

我最不希望看到的是,用我付出的所有真实的爱,收获虚伪的情。

你还记得吗?那次我们模仿电视剧说那些鸡皮疙瘩掉满一地的台词,你被我逼迫着说,雨嘉,你不要离开我。我就假装感动地说,我永远是你的天使,永远留在你身边。其实听到你那句台词,即便那样的有气无力,我真的很感动。尤其记得你霸道地对黄林说的那句话,小雨是我的,我爱她,别痴心妄想了。当时我只愿陪你走完整个人生,真正成为你的天使。可是今天,在你甩开我的手的刹那,我就恍然大悟,我只是一个凡人,一个平凡的女孩,永远不会成为天使。

真真正正让我下定决心离开你的,是那个四十五度仰角。那时的你让人感到你像开在夜空的烟花,像浮于水上的萤火,寂寞得让人心痛。你可曾想过?当你最爱的人,在你身边显得寂寞孤单,会使你多么伤心,多么的无可奈何和手足无措,而这样的事,又是多么的悲哀?

我一直希望自己能与你平平淡淡地谈一次恋爱,然后平平淡淡地结婚,在晚上睡觉的时候,你用温暖的怀抱拥着我娇弱的身子,在早上醒来的时候,你用深邃的眼角盯着我惺忪的面容,之后我就做一个好妻子,好妈妈,握着简单的小幸福。

我一直坚信相爱的人就要相守一世,但我们不能,尽管我真的爱你,但你并不爱我。我曾认为自己应该无悔选择在你身边,可是我是个害怕受伤的人,所以我无法去相信单方面的爱情可以维系一辈子,所以我提前缩回了自己的手,选择这样悄无声息地从你的身边走开,离开你的世界。

哎,今天的太阳怎么这么炙烈呢?耀得我眼泪涟涟。

最好说一声,我爱你。

最爱你的,雨嘉

昊宇的双手如同抽搐般地颤抖起来。那封信纸,大部分有着泪水浸泡过的痕迹,似乎还能呼吸到泪水的苦涩和雨嘉的伤心。

一个开朗活泼的女孩,自己竟然使她这样伤心地哭泣,仿佛遭遇了世界的末日一般。昊宇恨自己,恨得咬牙切齿,狰狞扭曲的面容看不见一点昔日的英俊与傲气的神采,兀自透散出痛楚的气息。

一滴眼泪掉下来,打在信纸上,陨落了天边数颗流星。

我对我佛如来和上帝耶稣发誓,我只哭了一滴眼泪。昊宇自言自语。

灯光这么耀目,比日光更为炙烈,仿佛千万把剑同时刺出,刺得昊宇的双眼盈满泪水,然后一大滴一大滴流落,似珍珠般晶莹剔透,滑过面庞,轻柔如恋人的爱抚地漫过脖子,滴进身体左边的心房,留下一丝孱弱的温暖。

伤心人问眼泪:“为什么,你总是像一株狗尾草一样,温柔地刺穿我的谎言?”

眼泪回答:“因为你心里面最爱的人,是她。”

six

夏日的阳光很亮很薄,又轻又飘地荡在雨嘉的头顶,可是气温却出奇地高,或许是在沙滩上的原因。

人们欢快地互相戏耍,那些灿烂又斑斓的笑容,使雨嘉感觉别处的时光都已走得没影儿了,她这一块却远远落在后面,望尘莫及。就如同时间在丢失时间,雨嘉就在时间丢失了那部分时间里,荒凉凄清。仓皇地要跑出这个迷幻的空间,却发现自己那么的落拓和无助。

雨嘉倏地脑海中翻腾出一点细小细小的回忆,然后便情不自禁地做出了那记忆里清晰的动作——抱膝,抬头,四十五度仰角。

海鸥孤单地带着时光从雨嘉头顶缓缓飞过,投下寂寞而深邃的暗影。

本来雨嘉并不会寂寞的,起码不会这么寂寞。死党苏如在半小时前,仍在她身边,安慰着仿若面临世界崩溃的她。然后苏如的手机响了,她巧笑嫣然地接完电话,说了一句,别哭啦,姐妹一定在你身边支持你的,接着义无反顾地转身离去。雨嘉暗骂她重色轻友。

时光似乎耐心地把最缓慢的东西等齐,一动不动般。原来寂寞的时候,时间是最需要被疯狂地浪费掉的,这也许就是经常看见一大群孤单的年轻人,不约而同地到迪厅里像地狱来的魔鬼,癫痫般狂舞不止,仿佛舞到涅盘方可止息的原因吧。雨嘉恍恍惚惚地胡思乱想,蒸腾起的海水似乎潮湿了眼睛。

“喂,我说雨嘉同学,这个四十五度的仰角可是我的专利哦,你怎么可以不经我的批准就使用了呢?”

雨嘉感觉声音似乎在宇宙的西边飘过来的,然后昊宇便大方地坐到了她的左手边,紧挨着她的身子。

昊宇心疼地看着雨嘉那憔悴的容颜,就似一株长时间没有浇水的水仙花。他知道,此刻需要用自己的爱去灌溉雨嘉干涸的心田。

雨嘉的眉间成一个“川”字,秀眉紧紧皱在一起,不无厌烦地似在打量着一个陌生人。

昊宇像没看见那目光,晒然一笑,也不管雨嘉想听不想听,自顾自便说:“某人的眼里怎么闪亮闪亮的?我还想将四十五度仰角定义为爱情的仰角,只允许相爱的两个人依偎在一起使用呢!”

雨嘉忙扭过头去,偷偷抹去噙着的泪水,重新转过头的时候,嘴唇正好碰着昊宇故意伸过去的右侧脸颊。

“你………无赖!”雨嘉气急败坏,抡右手就是女铁沙掌。

昊宇用左手轻易地抓住了她柔弱的手腕,柔声地说:“小雨,你知道么?你走了,我就仿佛被掏空了身体,空虚惨淡。我一遍遍打你手机,你却关机了,那个服务台的小姐似乎就要骂:‘我都说关机了,再打也都是关机的!你烦不烦呀?’于是我跑遍大街小巷,大声喊你的名字,别人当我疯子,我不在乎,我认为为了你什么付出都是值得的。但是我还是找不到你,就在我万念俱焚的时候,多亏了苏如的电话,她告诉我,你打给她了,让她出去陪你。地点在这里,这片曾经伤透你心的海滩。如果苏如不说我是万万想不到的,也许就要失去我一生中最爱的人了……”

昊宇眼睛里第一次涌起黑色潮水,并且异常闪亮。雨嘉的心在颤动,暖洋洋的像被冬日里的阳光轻抚。大概因为夏日的海滩翻涌起的热气使面发红,雨嘉羞涩地低头。

雨嘉忽然感到一个环形东西夹带微凉套在了她右手的中指上,仿佛还反射出夺目的光芒。她偷偷抬眼去看,发现那是一只镶着钻石的铂金戒指。

雨嘉还未来得及表示惊讶,昊宇已附在她耳边,满是宠溺的声音如蜜糖般注入她的心里:“你不是天使,却有比天使更纯洁可爱的笑,如果我告诉你,我已经懂得怎样去珍惜和感激,你会嫁给我么?笑就答应,不笑就是默认,摇头代表不拒绝。”

雨嘉笑了,仿佛全世界的阳光,在那一刻都为她绽放的笑容而更加灿烂,喧闹的人们似乎都在为他们的爱情而欢呼。

昊宇横身抱起雨嘉,冲向那宽广无边的大海。

“哎呀,你疯了吗?”

“是啊,别人说恋爱中的会发泌一种甜蜜元素,兼职附带着白痴因子……”

“我不管啊,你先放人家下来啦!”

“嘿嘿,下次你再敢擅自离开我,我就把你丢到大海里……”

“我很乖的,不会的啦……”

seven

当太阳公公慈祥地呵呵大笑,穿越蓝天白云的暖阳似在跳舞,一蹦一跳地抖落了无数的幸福因子,就像冬天里雪花漫天地飘落,沾在每一个拥有真爱和甜蜜的人时,一定也包括昊宇和雨嘉。

爱情的仰角,遥望甜蜜的梦想和幸福的远方。

举报 分享 2017-12-06 13:55:17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