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慢而坚定地深入公主房间 他的计划失败了

深夜,巍峨的皇宫内,一抹黑色的身影正悄然跳跃在座座屋顶之间,这皇宫本是京城内防守最严密的地方,像这种夜行者连皇宫的大门都进不了。

可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外面的人进不来,不代表宫内的人不会有别的心思,这个直奔后宫的黑衣人,就是禁卫军里的一员,而他此行的目的不是刺杀,而是……陷害公主。

前一天晚上,轮班在家里休息的王勇在睡梦中惊醒,可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他的脖子上正抵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而就在不远处,还有两个黑衣人,一个人正押着他的妻子跪在地上,因为被绑了起来,嘴里也被塞了布条,所以她只能呜呜咽咽着,但眼里的着急却显露无疑。

因为另一个黑衣人手里,正抱着他刚刚出生三个多月大的儿子,那黑衣人的手正流连在他的脖子出。

王勇知道来者不善,可既然没有直接杀他,就说明一个问题,他镇定着开口,“说吧,什么条件。”

为首的黑衣人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但还是快速的开口,“想要你家人活着可以,明天晚上,需要你潜入三公主的房间,等待时机,制造你和她私通的假象。”

闻言王勇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他下意识的开口:“三公主?可是她马上就要大婚……”他的话戛然而止,因为黑衣人手里的匕首往里按了按,警告的意味非常的明显。

“三公主怎么样不用你管,只需要按照我说的计划来就是了。”黑衣人眼神冰冷的看着他,附在王勇耳边说了几句话后,便带着人质再次离开了。

所以此时的王勇才会在宫中夜行,他悄然的来到了三公主贺宁的房顶,看到宫里的下人都在昏昏欲睡,他悄无声息的落在了房间门口。

他知道,只要自己推开了这扇门,无论怎么样,他的下场都是一死,可是他没有办法,为了他的妻子和孩子,他必须按照那个黑衣人的方法去做。

就这样,黑衣人缓慢而又坚定的深入了公主的房间……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的所有行动,都被人尽收眼底。

与此同时,京城内一间灯火通明的屋子里,一个头戴毡帽的人正焦急的在原地踱步,没多久,一个黑衣人就敲门走了进来。

“计划进行的怎么样了?”男人着急的问,黑衣人肯定的点点头,男人高兴的一拍手掌,“成功就好,成功就好,要不了多久,我就可以跟我的芙妹在一起了……”

昏黄的烛光照应在男人的脸上,他赫然就是三公主即将要大婚的对象,英国公的小儿子,也是最受宠的儿子,柳青州。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一早,柳青州就想办法进了宫里,他的姑姑是当今的贵妃,贵妃以为他是想来看自己的未婚妻子的,所以笑笑也就随着他去了。

可是还没到三公主的宫殿时,就有宫女来报说是公主宫内出了一点事情,现在不宜见外人,当时柳青州就兴奋了,他压抑着内心的激动,装作满脸焦急的样子,打着贵妃的幌子脚步不停的走向了三公主的殿内。

没多久他们就到了,可是当他看见安安稳稳的坐在位子上喝茶的三公主时却愣了,一旁的贵妃见自家侄儿愣了,不由得拉了下他,然后带着他跟坐在主位上的皇后行了个礼。

皇后比他们来的都早,现如今也是在安稳的喝茶,“既然来了,就都坐吧。”贵妃这才坐下,只是她看着有些反常的侄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几人攀谈了一会儿,可是贵妃和柳青州就是问不出来公主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公主忽然起身行了个礼,皇后点点头,公主便朝外走去。

柳青州实在忍不住了,他也起身行了个礼便追了出去,三公主贺宁故意走得很慢,就等着柳青州追上来。

“公主,公主,您没事吧?”柳青州一上来就问,而贺宁则是停下脚步就那样看着他,忽而笑了笑,“柳公子啊柳公子,亏得你们柳家满门富贵,只怕以后都要毁在你的手里了。”

柳青州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你什么意思?”贺宁挑眉看着他,“我什么意思你难道不清楚吗?你这么着急的过来,难道真的是关心我吗?”

“难道不是来看我又没有和你派来的那个侍卫私通吗?”此话说的很直白,柳青州面一下子就白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计划败露的这么快。

编辑 分享 2021-11-11 15:40:47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