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东夫妻吵架后分道扬镳,我这个租户很尴尬

赵雪晴是个奇怪的女人,她的男人走了,她却留了下来,和另一个男人共处一室。这另一个男人,是我。我叫吴惟良,是一个大学毕业一年的大学生,赵雪晴是我的女房东,我从毕业开始就一直租住他们家的房子。

赵雪晴除了手里有几套房子出租,还在济南的千佛山脚下开了一家小饭馆,专卖羊肉汤,生意出奇的好。去年春天的某个夜晚,赵雪晴和她老公大吵了一架,我住在隔壁听的很清楚,当天晚上她老公就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原本,我和他们住在一起,并不显得尴尬。可是赵雪晴的老公一走,我和赵雪晴就成了孤男寡女。我该自觉地搬走,但赵雪晴的房租实在便宜,我只是个穷学生。她也并没有要赶我走的意思,我只默默的继续住下去。

虽然老公走了,可是赵雪晴却并没有一丝的不开心,也没有觉得我们孤男寡女住在一起,需要拉开和我的距离。夏天时,我拿出脏的床单,准备洗,赵雪晴总第一时间拿去,放进了她的洗衣机。包括我衣服上落了一粒纽扣,也是她帮我缝。

赵雪晴给我的感觉像母亲,她本人也大我将近十几岁。可是我总认为,除了这份关爱之外,我们之间掺杂着其他的一点什么。到底是什么呢?我自己也说不准,或者根本什么都没有,不过我一个人瞎寻思罢了。

有了这种心思之后,后来每次见到女房东的时候,难免会有一些尴尬,内心深处空荡荡的,总觉得失去了什么一样。为了淡忘这种记忆,没过多久我就选择搬离了那里,选择了另一个地方重新生活。

编辑 举报 分享 2019-08-21 15:45:57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