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真的能遇到爱情吗 结婚后恋爱刚刚好

我叫林芊芊,二十二岁,说一说我找对象的事。

相亲真的能遇到爱情吗?我觉得,能。

我相过三次亲,我见的第一个对象是在我二十岁的时候,由于年龄小,遇事少,见了第一面之后就感觉不错,就定下了。谁知这中间不知为何生出许多枝节,又涉及父母,又涉及自身,反正那回事没成。

相亲真的能遇到爱情吗 结婚后恋爱刚刚好

第二次相亲的时候,是一个高个子,挺帅的,按我老家的话说就是明明静静的,挺符合选美标准的。可那个人的脾气我不喜欢,我说什么他就说什么,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我们说话挺投机的,后来越来越觉得不对,他竟然就是照着我的意思说话的。我不喜欢他那种性格,察颜观色,溜须拍马,也就没再谈下去。他后来给我打电话,打了一次又一次,发的短信一条又一条,我都快烦死了。还好,我最终没有被他的花言巧语所打动,最终以沉默的方式战胜了他。沉默是金,至理明言呀。

第三次相的对象是由我家的一个亲戚介绍的,算是表姨吧,这个亲戚平时几乎不来往,几乎就要淡忘掉了,谁知因为我这回事又联系上了。我是中午快到十一点的时候到达我表姨家的,这是老规距,相亲的必须在上午进行,而现在正好赶到那个点上,挺好,不耽误事,也不会拖拉时间。听说我见的对象叫陈浩,中专学历,人长得还可以,家庭也可以。

到了表姨家,坐下来与表姨简单的说两句话,表姨便要去叫陈浩。我坐在屋里,等候着对象的到来。虽然已经经历过两次了,但还是不免有点紧张。为了缓解我一时的紧张,我把电视打开了。他来了,与我姨说了几句话,声音洪亮,笑声爽朗。我首先在心里感觉他是个开朗的人,对他的第一评价是还行。他走进屋来,高大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他说:坐。我为了表示礼貌,让了一下才坐下。坐下之后,想听听他到底想给我说点什么。

还没有听他说几句话呢,我姨进来了,要给我俩倒水,他还挺勤快,主动站起来倒水,还听他与我姨说话,他说:嫂子别倒了,我不渴,给她倒一杯吧。他从我姨的手里接过水瓶,倒了一杯水给我端过来。还挺有礼貌,挺细心的,那杯水是半满的,有个规距叫酒满茶半吗。但或许是别的原因?不知道他是无意的,还是怕烫手,还是水瓶里没水了。后来我排除了两条,一条是怕烫手,因为他倒完水轻轻的双手放到我面前的桌子上,根本没有烫手的迹象。另外一条是水瓶里没水了,他走后,我晃了晃水瓶,水瓶里的水满满的。他无意的,应该不会吧,倒水的时候他知道涮杯子,然后坐下之后,又轻轻的推杯子。这么细心的人怎么会大意呢?那就是他懂倒水的道理,所以细心的做了。细心做好事,我喜欢细心的人。接下来就要看他的下一幕表演了。

相亲这回事很假,逢场作戏型的,见面了,彼此都想给对方一个好印象,所以,彼此都要往好的地方做。而现在这个社会,每个人通过媒体,社交等等手段见过的太多太多了,每个人都很聪明,都知道怎么去掩饰自己的缺点。第一面这么假,我只能凭一下自己的感觉,去感觉一下而已。

他坐下来翘起了二郎腿,并用脚指头动动柜子,又给我让茶,并说:今天虽然是相亲,可你千万不要把它当作相亲来看,不然会影响情绪。打个比方说吧,如果说咱们两个在外面打工偶尔相遇了,比较远的城市,如北京,上海等等,第一次见面,只会感觉是老乡,非常亲切,没有一丝拘谨,那也是第一次见面,和这没什么区别,那样的心态就很好。他说这话很中听,很中我的心思,但绝对不是摸着我的心思才那么说的,我没说几句话,他想摸也摸不着我的心思呀。他说的是老实话,那意思就是放开自己,展示一个真实的自我。那么他翘二郎腿用脚动柜子呢?是不是就是为了展示自我?如果这是他的展示的话,那么,他在展示他的缺点,展示缺点是为了什么呢?或许这不是展示,而是真正的缺点,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缺点。咳,想得头痛呀,我不能为这一个问题想得太多,我得往下细细的观察他呀。

接下来我们聊天,具体聊些什么我不太记得了,只知道他在常州工作,是做太阳能电池片的,而现在在家里考车证,等着车证拿到手了还要再出去呢。虽然我俩说的话我不太记得了,但是我感觉我们聊天的气氛挺好,他很会制造气氛,我本来是想被动一点,想听听他说话,看他能说点什么呢,可由于他的调动,我竟然也变得主动起来,主动对他询问了几句话。正在这时我妈进来了,我妈进来是看他呢,估计他也能猜得出来,这就让我有点不好意思,好像我们家里人对他不放心,对我不放心似的。他很聪明,竟然看出了我的心思,说:你妈刚才是过来看我的,看我行不行?我说:对我的事太关心了。他说:这样挺好,让长辈过来参谋一下,更有把握。我说:其实那样不好,我不希望他们来。他说:那也没关系,我又不怕人看。说完哈哈笑了。他这一笑很爽朗,那意思是他没有把这一点小事放在心上。我放下心来,他没有因为这回事而对我有不满意见。

对了,还有,他说女人嫁人就像买股票,他说的话我明白那个意思,只不过我有我个人的理解,能买着好股票最好了,但更重要的是这股票要对自己好,不然,买得再多,升值再多不是自己的不是白搭了吗。

说完话散了扬,我又想起他刚才翘二郎腿的事情,可不像是他的缺点呀?通过好一段时间的交谈,我感觉他是一个头脑非常清晰的人,头脑清晰的人怎么可能暴露一个那么低级的缺点呢?我妈进来的时候,他忙站起来,礼貌的叫婶,之后,他坐下来,腿放下来了,之后一直没有再翘上去,脚也是稳稳当当的放着,这就说明,那不是他的习惯,他是故意摆的。这是为什么呢?我换位思考,如果我去相亲,故意翘二郎腿动柜子,我当时是什么心态呢?有可能是柜子里有东西。有可能是百无聊赖的心态。

对了,他刚过说过什么话来着?展示一个真实的自己是吧。他有可能就是想展示一下自己呢。我反反复复思考,又看柜子,排除了前两种可能。因为柜子里没有东西,而且从他后面说话的口气上来讲,不像是百无聊赖的心态,那么,只有第三种了,就是它了,他想展示一下自己。那意思是,这就是我,也会做一些不合规距的小动作的一个人。

他应该是对父母比较尊敬的人,他提到我的父母了,但不知道是不是真心的,如果是真心的,那就难能可贵,如果不是,那就是心计比较深,应该好好的留心观察一下。

相完亲,我自己心里算是有点谱了,第一面的感觉还行,就照实说呗,我对我姨说:还行,以后能再联系联系最好。我姨说:如果差点也不会给你介绍。我点头。我妈说:反正我看着相貌还可以,另外还挺能,说话不掉板不露气的。我姨问我:你们都把电话号码留下了吗?我说:留下了。我姨说:那就行,你们留下了,就没我的啥事了,以后你们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了,就打电话叫我,如果不再说这回事了,我就不提了。我妈说:我看估计能成。她坐到沙发上,拿了刚才我俩写名字的字条端详,指了他的名字,说:这是他写的。我点点头,她说:字还写得挺好,字如其人,都明明静静的。我姨说:还写毛笔字呢,人家过年的对联都是自己写的。我妈说:还会那玩意呢?可不简单。我在心里说:还真想见见他写的毛笔字,现在年轻人写这玩意的可不多。

我对陈浩感觉还行,不知道陈浩对我感觉如何,以我估计应该没问题。我的相貌在那儿摆着呢,男人吗,哪个不喜欢相貌好看一点的。与我相亲的前两个就是,只简单的与我说两句话就要交往,那难道不是冲我的相貌来的吗?因为我的相貌,我略显得有点高傲,但我绝对不会拿我的相貌作为全部资本的,女人吗,如果把自己相貌作为全部资本的话,那是很贱的。我凭一颗心,以后在一起了,对他好一点,体贴一点,照顾一点,操持家务,另外,最好能在外面的事业上帮他点忙,我想我的脑子还算管用吧。

下午回到家里,我爸开门见山的问我,说:感觉咋样。我说:还行。我爸说:这一回我没有给你把关,主要是看你表姨的面子,但她是直近亲戚,应该不会太差,太差了,她就是不给我面子,以后她都没法跟我见面了。我妈接话说:看着还行,就是不知道他俩以后交往对不对脾气了。我说:接下来看看呗。我妈说:对,接下来看看,不过,也得让你父母把一下关,你把你的手机给我。我一愣,想不会是我妈准备与陈浩说话吧。我说:你拿我手机干啥。我妈说:替你把把关吗,一会儿他来电话了,你先别接,白他一回试试,看他有耐心没有。我很不赞成我妈的这种做法,这不是糊弄人吗?我不赞成,我说:哪有像你这样办事的,这不是对人家不尊重吗?我爸说:那怕啥,不就是没接他电话吗?试试他吗,一会儿他要是问起这事了,你就说手机放屋里了,没听见,不知道。我说:我感觉那样做不好。我爸说:听话,你这样试试他,那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他如果打了一回就不打了,那就不行,如果再打,再问你那回事,如果含情绪了,那也不行,一点容忍心都没有,你过去了不是要受苦吗。我说:你们不要太自信了,人家还不一定认为行不行呢。我爸说:你感觉着他会怎么样。我说:我又不是人家肚里的蛔虫,我咋知道。我爸说:我感觉行,俺闰女这么漂亮呢,俺就要让他挑个好家。我拗不过我爸妈,把手机给我妈了,我妈揣兜里,说:放心,不会接你的电话。我在心里叹,你们太关心我了,让我有点哭笑不得了。其实你们不清楚,我心里也是多么重视这件事呀。

我妈正在炒菜的时候,手机响了,我妈便说:看,来电话了。我坐在堂屋看电视呢,听着手机响,自始至终没有动,想,试试也好,试试也算是对他多一分了解。电话响过了,我妈把电话放到我面前,说:可以了,一会儿来的话就接吧,听听他有啥说的。我心里想,那有啥说的,他是一个聪明人,能抓住一点小事不放吗?看了一会儿电视,他的电话果然又来了,我要接,但突然又觉得这样试验是不是不够,狠了一下心,没有接。并在心里琢磨着他会有什么反应。会不会很生气,或是很气馁?他还会不会再给我打电话呢?如果再给我打电话的话,那就说明他是一个坚持不懈的人,我在心里就会再认同他一些的。

可是电话却迟迟没有再打来,我开始有一丝担心,会不会是他气馁了不再给我打电话了?我有一种失落,可是想想,他如果真气馁的话,他还值得我再交往吗?不值得了。但就怕他是个聪明人,知道我在试他,以后说出来了,那多么让我尴尬。可是如果他是个聪明人的话,他就不会计较这回事,想来想去,总之没事。

果然,他又打电话了,是一个不气馁的人,我又要给他加分了。但心里又紧了,想他如果问我刚才为什么不接电话我该怎么回答。来太及想得太清楚了,我接了电话,他说要带我出去玩,竟然一丝也没有提到刚才电话的事。我的心放下来了,思考一下,想他是不是没有察觉出来我们在试他,有些人天生就有一种特异功能,就知道凭知觉去感应这些事情,就知道怎么去做这些事情。反正,他没问是对了。

放下电话我猜想他会带我去哪儿玩,我倒想去石人山,石人山是我们县,市,省的着名旅游景点,五A级景区,虽然我生在鲁山,却一次也没有去过,听说那儿风景很好,早就想去看看了,却一直没有机会。这是不是一个机会呢?但想想不太可能,石人山太远,算是作长途旅游了,长途旅游要花好多时间,他应该提前给我说的,而且,长途旅行需要一大笔花销,我们两个刚刚认识,请吃一顿饭还是可以的,搞一些大的花销就有点不可能。等以后吧,等结了婚,彼此不分你我的时候再去吧。那么去城里,城里也没啥可玩的,逛逛超市,看看衣服,那也只能这样了,呆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

电话挂了没一会儿,我爸进屋了,搬了个小凳坐到我身边,问我:今儿个给你打电话了吗?我说:打了。他说:咋说了。我说:准备明儿个带我出去玩。他说:说了去那儿玩了吗?我说:没有说。他点了烟,吸一口,吐出一股烟,说:估计又是进城。我说:应该是的吧,反正也没地方呢。他说:那你明个去了,记住一定要回来。我说:肯定了。他说:行。说完了站起来走向门口,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转过身,又坐下,说:你明儿个出去玩可以,别做越轨的事,听见了吗?我明白那个意思,就是不发生性行为,只不过他说得没有那么明了。我说:知道了。他说:知道就行。慢慢踱步出去了。我看着他的背影,有点佝偻,心里不觉有点感叹,他们为我们操太多的心了。

由于昨天的约定,我第二天起来的挺早,七点就起来了。如果按照往常时间,我都是八点了,我妈把饭做好了,我才起来的。我怕我起得晚了,他来了我再洗脸涮牙,把我不好的一面暴露给他。

谁知,他做事竟然这么不守时,我在家里等了他整整一个小时竟没有见到他的影子。让我挺没面子的,我为他的事起那么早,还要等他,我妈会不会在心里笑话我那么着急见人家呢。左等右等,干等他不来,我有点怀疑我昨天是不是听错了。或是他是准备下午来的?我想打电话过去问问,但又觉得不妥,这样做的话好像我要主动找他似的。有些事是着急不得的,着急也没用。正想着他呢,电话打来了,问我准备好了没有。我说:早准备好了。下一句话没得溜出口,下一句话是‘就等你了’,幸好没有说出来,如果说出来,不是显得自己太心急了吗?想想对于这种事自己不能太着急,得先看清楚他有没有诚意,我怕我早早的把自己的心事泄露给他了,结果他却没有那个意思,那不等于自己的感情被人家玩弄了吗?那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想到这里,我故意把我脚上穿好的鞋换了,换成一副拖鞋,等他来的时候再换,这表示我不急,不能让他看出我的心急。

我把鞋换上,从屋里走出来,我妈看到了,说:怎么换鞋了,是不是不去了?我说:去,得等一会儿去,我穿那个鞋不舒服。我妈说:得等好一会儿吧。我说:有可能吧。我妈说:那你给我提两桶水吧,我浇浇菜。我说:好。帮我妈提水,虽说菜园就在我家院子里,不远,但也没敢提一桶水,一桶水提不动。我提了半桶水放到菜园边上,我妈看到了,说:女人呀还是缺点力气,应该给你那对象打电话,让他来给我提两桶水。我说:妈你想啥哩,就提两桶水还要找人家来。我妈说:可不是吗,以前这女婿就得给闺女家干活,逢秋麦两季了,自已家的活不干,闺女家的活也得干。我没应声,在心里有点埋怨他,想他有点不懂礼貌,怎么就不知道早点来呢?正想着呢,手机响了,估计是他,果然是他,才刚到村口,问我家在村子哪边住。告诉他了,想他马上就能到,心里有点高兴。我妈问:是不是要来了。我说:是。我妈说:一会儿跟他出去了,好好观察观察他。我点头。

他从村口到我家的时间似乎有点长,他肯定是骑着摩托来的,按着我的计算五分钟就能到,可他却让我等了有十五分钟。心里正恼他呢,门响了,我估计是他,邻居到我家串门基本是不敲门的。我去开门,果然是他,搬着两箱子礼,带着笑意。本来对他挺生气的,可一看到他,谁知竟没有一丝气意了,我想问他为什么来这么晚。但想想吧,不能问,一问就显得自己着急了。于是带他走进到院子,刚走进院子里,他便与我妈搭上话了,还帮我妈提水,真得挺有眼力劲的。我在心里对他虽有些埋怨,但毕竟高兴的成分大一点,马上进屋里换了鞋就出来了,出来只与他说了一句话就跟着他走了。后来坐到车上想想自己的脑子实在是有点不管用,他来那么晚怎么着也得让他等一等的,居然没有让他等,我在心里感觉是不是认同他了,有点喜欢他了?喜欢他也不能表露出来呀,才刚刚认识多长时间就喜欢上一个人,这不是太快了吗?

他是要去县城的,带着我走在去往县城的国道上,那凉风吹得挺舒服,杨树荫里能感觉出春的朝气蓬勃的气息,风景挺美的。可是说真的,我只能感受一下美景,却无心欣赏,我心里总想着关于他的事,总想从他的一言一行中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刚才他带着我从我家里出来的时候,几个邻居看到了,对着我笑,笑得与平时有点不太一样。而且也对他笑,似乎他们认识,我有点琢磨不透。邻居与他应该没有见过面呀,难道仅仅是因为我才对他笑吗?可是我感觉笑得有点不对呀?我真想不明白。正在我绞尽脑汁的时候,他问我要不要下车看风景。风景挺好的,真应该下车看一看,而且也需要放松一下我的神经,我想得太多了。我们在一片油菜地前停下了车,油菜花此时开得正旺,金灿灿的,让我忍不住趴上去闻一闻。正当我入神感受那一股香味时,他说:可惜了,你这头发别不上去。我回过头去看,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折了一枝花拿在手里,准备往我头上插呢。我想和他开个玩笑,看他有没有幽默细胞,我说:你折花了?不是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吗?他说:这是家花,你看野花在那儿呢?他指了指路边草丛中一棵毛毛菜说。我感觉他的脑子反应挺快的,挺灵活。转念一想,这么灵活的脑子怎么今天早上来那么晚呢?会不会是故意的。我决定嘲讽他一下,但又不能太过火,我说:咱们不是一个境界,我是赏花的,你是折花的。他说:折花不是送给你吗。听听,顺口就来,还真是个不好对付的人。他刚说完,又采了几枝,弄了个花束递到我面前,说:送给你的。我说:我不要,我要的话我自己也会折。他说:这是心意,要不要?说着要给我下跪,我能让他那么做吗?好歹将来有可能是老公呢,能不给他点面子吗?我没让他跪,而是接住了花。接住了花我心里挺高兴的,感觉挺浪漫。

男人吗,总有点爱动手动脚的毛病。我正站在地边上,他揽了我的肩要与我照相,我明白他有点想占便宜的那个意思,但那又能如何呢,现在男女都那样了,如果自己做得太清白,反而惹得他认为我是异类呢。我装作不知,与他打哈哈,他说要照一张相片作为结婚照。我听得出来那是玩笑话,哪有认识一两天就说婚嫁的,我说:离结婚的时间还早着呢。他说:那留作纪念也行啊。我说:那还可以。于是我俩背对着油菜地拍了两张相片。两张相片拍出来了,效果挺好,如果放大了以后结婚用绝对没问题。也许是这一张相让我俩的距离近了,也许是交往的时间稍长一点彼此熟悉了,反正后面聊天的时候我感觉我俩说话挺投机的,还挺能说得着心里话的。

在那里我们逗留了一会儿,他又带着我出发了,一路上我感觉他骑摩托挺平稳的,不加速,不冒失,从这点看应该是个成熟的人。成熟挺好,总会给自己安全感的。

我们走到沙河老桥的时候作了停留,他应该比较喜欢那里的景色吧,站在那里长长的舒气,极目楚天,好有一股怡然自得的劲。我本来对那些东西没有什么兴趣的,一条长河,似一条黄绿交织的带子,而且天气挺热,站在那里一会儿后背都湿了,再有,太阳有点晒,会把皮肤晒黑的。可见他那么热情,又不忍打扰,只得陪着他看,他指了沙河东边的新桥,说:这里有一处非常着名的景观。我看往东方,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景观,沙河上伫立着一座长长的桥,桥在雾气下显得氤氲,难不成着名景观就是那座桥?好像不着名呀?前几年才修的,没有什么历史痕迹,也没有特别的设计之处,一座平桥,由一个个石墩支持着,我看不出什么景观。他说:北京卢沟桥非常着名吧。我说:听说过。他说:卢沟桥有一着名景点是卢沟晓月,乾隆皇帝题的字,咱们这儿就叫沙河晓月。噢,我这才知道他蒙我呢,我说:你自己编的吧。他说:哪玩意不是人编的,只不过我不出名,我如果出名的话,我说完估计就有人弄个牌子挂那桥上的。我嘴上说:也是啊。在心里想,一个有点偏高傲的家伙。可是细想想这人都不是挺高傲的吗?特别是酒场上,他们不是一个比一个更高傲吗?我当年如何如何,我当年如何如何,谁知道他们当年都如何如何了。

我俩又在桥上站了一会儿,我觉得热,便去了桥下,桥下能纳纳凉,关键是能玩玩水,小时候经常玩,长大一点了,总有一点女孩子的矜持,总想玩却放不开,而且,也没有多少亲近水的机会,何况是家乡的水呢,真甜哪!我们到了水边,我想和他打水仗,却做不出来,只能轻抚了河水,让河水在我指间轻轻流淌。也不知道是他也想玩水,还是他摸着了我的心思,竟先偷袭我,我哪能让着他,弄了水用力去泼他。最后他还是乖乖的投降了。他让着我呢。一般做这回事都是这个结果。如果我再说一两句得意的话,比如说我在你面前就是赢家,常胜将军。那就会被认为是撒娇。我可不想被认为是爱撒娇的小女人。男人吗?有一点得意的时候就会暴露本性,我刚刚给他一点好颜色看,他就得寸进尺了,竟然摸我的手,摸就摸吧,男女朋友摸个手还不行!可那种感觉似乎并不是单纯的占便宜的那种,在水中,他握住了我的手,紧紧的,突然让我有种想依靠的感觉。真的,我多么想找一个真诚的人依靠在他身边,也许他就是,他的眼神中透着诚挚,透着爱恋。我心里对他默许了。

需要那么快的默许吗?默许了之后会是什么事情呢?在我老家的习俗是只要男女双方感觉还可以,就要定亲,定完亲事大概一年或者半年就会结婚。我对他默许了,就等于马上就要结婚啊。以前看电视剧,总是看到一对恋人一见钟情之后又交往了好久好久,他们之间发生了好多好多爱情故事之后才修成正果——结婚了。我很向往那种恋爱生活。可是像我与他这种相亲而认识的,有父母插手的事情注定不会有太长时间的恋爱,我有点遗憾。反过来又想了,有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又能怎么样呢?关键要看结果呀?我前几天骑着电车去城里,看到一对小恋人骑着摩托车走在我前面,那对小恋人我认识,那个男孩是我们村的,年龄不大,肯定没我大,因为我记得我在上小学的时候,他在上育红班,我在上初中的时候,他在上小学。有两年没见吧,带着女朋友回来了,听说是外地的。我看着他俩人骑着摩托车走在我前面的,在某一处停了车,等我走到他们车旁的时候却看不到他们的人了,再一细看,两人倒在麦地里了,麦子盘倒一大片。我在心里就笑,笑他们无知,也略有点羡慕,这样无拘无束的自由恋爱一场多好。可是我只能那样想想,如果他——陈浩真的那么做了,我还不同意呢。梦想毕竟是梦想,与现实是有差别的。

想了这么多,我发现我对他默许的有点早了,还得看他其它地方呢?比如舍不舍得为我花钱?肯不肯为我付出?

我俩逛服装店,他给我买衣服,而且专捡贵的买,买过了,我看他付钱的那个表情,是真诚的,这样就行吗,一个人能为自己付出,这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刚才走到一家大饭店的时候,他说:进去吗?反正里面挺贵的,如果你想进的话咱就进,我绝不会吝啬的。我当时还以为他怕花钱呢,卖个关子呢,现在看来并不是的。我感觉自己有时候太心细,太敏感了。后来他又给我妈买鞋,我不想让他再花钱,花他的钱不等于花我的钱吗?他不同意,一定要花,花了二三百块钱买双鞋,这一点又绝对的可以证明他不是那种小气头的人。可是他的其它方面呢?我得考验一下呀?真巧,我俩从鞋店里出来的时候,碰上一个老头,是外地的,说话不清不楚的,我反正是听不懂他说的什么话,但从手势上可以看得出来是要问路。我又听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话,再说也没有问我,而是问的陈浩,我只好站在一边静看,陈浩刚开始听不懂他说话,费了好长时间的口舌才听白他说的话,又费了好多口舌才帮他指了路。回去的路上我一直想,陈浩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有时候他会卖点小聪明,显得高傲,但有时候,又看出他的谦卑。他这人到底是高傲还是谦卑呢?应该是高傲谦卑皆有之吧,那样的性格行吗?人应该都是那个性格吧?只能说明他是个普通人,而且应该算是一个有点道德的人吧。

从城里回来,我们走过老桥的时候,又玩了一会儿,那儿有骑马的,他先坐上去玩了一会儿,又带着我坐上去溜达了一圈,那感觉很好,放松,而且有依靠感。也许这才是我想要的吧。

我们在一起,我挺费脑子的,总琢磨着他怎么样怎么样了,而且又有一点兴奋,回来的路上我便有点瞌睡,到了家里更感觉疲惫,躺在床上便睡着了。等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七八点钟的样子,天已经擦黑了,邻居正坐在我家院里说话,那个邻居在我家周围可算得上是能人,会办事,会说话,会看人,邻里周围都挺看得起的。他正在说陈浩的事,他说:那孩挺聪明的啊,可真不错。我妈说:看着还差不多呗。他说:绝对可以,今儿个我在村口的小卖铺里玩,看见他买烟了,还买好烟,当时我不认识,还以为是谁家的孩子呢,一时想不起来,问他们呢,他们也不认识,后来看见他带着希希出去了,才知道是恁家的客,挺聪明的,知道这事咋办。正说着呢,有人接话了,是对门的邻居,他说:那孩可热情了,今儿个俺好几个人坐到恁家门前,他到那儿了,有的喊叔,有的喊伯,还发烟,那烟应该就是在那儿买哩,反正不错,懂礼貌。我听了他们的话,才知道为什么今天那些邻居为什么冲我们笑,原来是受贿了。但我又在心里暗暗高兴,觉得比夸我还高兴呢?我懒懒的起了床,走到院子里,刚才他们还在高声议论陈浩怎么怎么呢,一见到我就不说了。为什么不说了呢?我无心去研究,管他们呢。

吃过了晚饭,刚坐到床上,我爸就进来了,问我:今儿个在那儿玩了?我说:在城里。他说:又给你妈买了双鞋。我说:是。他说:花钱不小气吧?我说:不小气。他说:别的地方还看出来什么没有?我说:没看出来,挺普通的。他说:能说着话吧。我说:能说着。他说:那就行,你们慢慢交往,以后有啥想不通的及时说出来。我说:好。

把我爸打发走,想睡又睡不着,回来的时候睡了一觉,不想睡吧,又着实无聊,不觉的想起他来,身子不觉的有种欲望。该死,说这干吗!

刚要入睡,我爸又进来了,说:希希再给你说个事。我已经脱了衣服,只能躺在被窝里听他说,他说:你明儿个还得去见个人呀。我说:谁。他说:一个对象。我说:还见呀?他说:我知道你今天看这个挺满意,可是另外这个不见不行呀,过年的时候我答应过人家了。我不能说什么话,因为这是关于大人的面子问题,如果我爸答应过人家了,我却不去见,不等于让我爸得罪人吗?不是不给我爸面子吗?我必须见。我说:那就见吧,反正他没有说明天的事。我爸说:那好,明儿个你们见见面,他给你打电话了,你就说走亲戚了。我说:好。我爸点了头出去了。

我爸出去了,我想着明天如何应付他,又一想,今天又没有答应过他什么,那不是好办吗,只要明天对他说一句没时间就得了。我又想到他如果问我什么事情我怎么编呢?那也好编呀,只要按我爸说的说是去走亲戚不就得了吗。关键是明天的表演要像,要真像走亲戚的那个腔调。

第二天上午,他给我打电话了,想陪我出去玩。我说:没时间呀。他居然没问为什么没时间,而是问我什么时候有时间,真的挺大度的,我告诉他明天,他居然没多说话,说就明天吧。真摸不透他的心思,到底是不在乎我,还是挺大度的?但一想,他会不会像我一样两手准备呢?我心里这么想着,心里紧张,又一想,管他呢,看不上我就拉倒,我还不一定看上他呢?心里这么大度的想一想,觉得不妥,好不容易碰上一个可以的,再放跑了,不是还要麻烦吗?于是决定明天偷偷的看看他的通话记录,或是信息,看看他有没有两手准备。但终究觉得不妥,终究没看。

第二天上午,我与另外一个对象见面了,那个对象一般,相貌一般,谈吐一般,学历不知道,家庭情况亦不知道。主要是因为我没那个心思,没有那个心思与他交往,所以对他不关注,可是他对我倒是挺关注的,坐在那里,问东问西,说他自己的这说他自己的那,我一句没听进去,坐了一会儿,觉得给我爸的面子给足了,于是站起来,说:我还有点事先回去了。他说: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吧,咱们以后联系。我本不想给,但不给又显得我没有诚意,于是给了他,但自给他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有想着跟他联系,没想着接他的电话。于是在以后的几天里,他老给我打电话,我就是不接。

又一天上午,我爸去干活了,我妈出去了,一个人在家挺无聊的。无聊的时候想起他来了,想着前天玩着挺愉快的,他今天会不会还带着我出去玩呢?还有,昨天见面的那小子老给我打电话,让我觉得挺烦的。我满心希望的等陈浩,等到中午了,居然没等到,想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带我出去呢,又觉得不妥。从中午吃饭的时候,眼看着太阳从天中一点点偏西,连他的一个短信都没有收到,感觉不可能了,但又替他说好话‘或许他今天有事’。总之,下午的一段时间里希望与失望并存着。一点钟过了,两点钟过了,就在我将要绝望的时候,电话居然响了。咳,我真生气,刚才生气,生气我想着他,他却不想我,现在生气,生气他怎么那么准呢。我不想接他电话,可还是接了,他说要带我出去玩。那还有什么可说的,答应呗。自打一接他的电话,刚才的一肚子怨气怎么全消了呢?真奇了怪了?!

原来他真的有事,他来我家了,说到我今天一上午都在家闲着呢,于是反问我为什么不给他打个电话,如果我打了,他会撇下手里的活过来的。我倒挺不好意思的,怎么就没有给他打电话呢?后来想想,没打也好,省得说我粘人。我们可不能像小孩子那样卿卿我我的,那让人提起来多不好意思。

男人天生好色,一点不假。他刚坐到我家堂屋的沙发上的时候,我看到他的一对眼睛在我家院里屋里巡睃了一圈,我还以为是熟悉环境呢,后来才发觉他是准备对我下手呢,看看方便不方便呢。我看到了他的眼神,那种眼神不知道用什么词语形容好,或许就是色迷迷吧,看到这种眼神,我倒一时没了主意,都是心已眷属的两个人了,做那事还有什么不可以呢?有好些都是挺着大肚子结婚的呢?我坐在小椅子上看电视,他让我上前去,我不去,他主动走过来了,抚了我的肩,那一下子,那意图是极明显的,我的心神全部聚焦到了双肩上,难不会他现在就想?还真是的,他轻一下子,重一下子的捏,捏了一会儿,我感觉他再捏我会撑不下去的,有可能主动倒到他怀里的。这时,我突然想起我爸的话了,在我们这些年轻人眼里,那种事其实不算什么,都开放了。可是在父辈人眼里,我们做了那种事会让他们觉得没面子的,特别是女方的父母。我不能那样做,不能那样做!心里坚定了主意,马上站起来了。站起来了,又怕他不高兴,顺口说:咱们还是出去转转吧。他是一个聪明人,明白我的意思,没再多说话,便跟了我出去。

我们去了澎河水库,那地方离我家挺近,我以前经常去的地方,比较熟悉,景色不错。男女之间总赏景是比较乏味的,至少陈浩这么认为。我们俩在坝上呆了一会儿,又去看钓鱼,没多大一会儿,他便厌烦了,或许是对新事物有新奇感吧,偏要去山上看一看。山上有一片茂林,草木繁盛,一向是来这儿玩的青年男女的幽会之所,我怕跟着他去了,他看到这种情况又起性子。男人吗,我看就是爱犯眼馋病,当自己没有女朋友的时候,看到别人有女朋友的时候眼馋;当看到别的男人大胆的搂着自己的女朋友接吻时眼馋。当然,我说这是那种闷骚型的男人,陈浩好像就是,没有跟我说太多的甜言密语,但那话都憋在心里了,都想靠动作来实现。

果然不出我所料,林子里果然有人在幽会,是一对青年男女,抱在一起咂舌头,我看到了,把目光移向别处,全当不见,他们也是,也好像没有看到我们一样。这样最好,互不影响。互不影响这个词你们可不能往那个地方想,我说的互不影响是游玩,赏景。在这时间,我忽然觉得可不能做那种事,何况才交往几天,何况还需要了解呢?可我不想那样,他呢?我摸得准他的心思,他想,我从他的眼神里就能看得出来。我得想着如何对付他呢,别在这个地方失身了。

正想着呢,他突然从身后把我抱住了,由于太猛,让我猝不及防,猛的叫了一声,但觉得不应该,让那对青年男女看到了还不笑话我俩。可是那种事真的要发生吗?我想起我爸说过的话,我想着自己应该慎重呀。怎么办呢?在这种情况下我如果玩硬的肯定不行,我的力气是根本无法与他相比的,是我急中生智,决定迎合他。那一刻,我们拥抱,我们亲吻,我后来想,如果当时我心里没有藏那个心计,当时就把身子给他呢,那应该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时刻呀。可现实是,我与他亲吻,有点战战兢兢,有点心不在蔫,没有体会到那一刻的美好。在最关键的时候,我用最机敏的手段,突然坐起来,抱头痛哭起来,这一下子还真把他吓着了,我当时没敢抬头看他,怕他看出破绽,但从他说话的声音来感觉,他一定是吓坏了,忙问我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那能有什么事,蒙他呢。在这种情况下,我感觉我必须滴两滴泪才能显得更真。可是我又不是演员,那眼泪不是说来就来的。我想着怎么弄点眼泪呢,抹唾沫?白色的唾沫泡如果抹脸上了,事情不是很容易暴露吗?掐自己一下,让自己哭一下,我掐了,愣是没哭出来。我笑吧,你个蠢货,那么聪明居然让我给蒙了,我暗自笑了,但还是没挤出泪来。怎么办呢?我想我小时候忧伤的事,小时候的事没有觉得忧伤的,而是感觉快乐,童年吗,无忧无虑的。我想我青年的事,就是刚刚过去几年的事,不觉得忧伤起来,我曾被人追过,一个男孩曾追了我一年,我曾暗恋过一个男孩,暗恋过半年,那些都过去了,都是些不成功,不可能,而现在,眼看就要成功了,就要可能了,却又要弄虚作假,我觉得我过得挺虚,我们过得挺虚。想到这里,眼睛不觉的就汪起了眼泪,最后想得多了,眼泪竟成涌了。我多么想找一个可靠的人依在他肩膀,偎在他身边温暖一会儿,多么想啊。我靠在了他的肩头,让他搂了我,我不想再去想那么多了,太累了,如果他再对我做什么的话,我不会有任何意见的。最后,他没有,不知道他是猜透了我的意思,还是心里有别的事,总之,没有。可是,我们之间虽然没有那种事,但我们的距离我感觉似乎近了,似乎心灵上又近了一重。

亲事该定下来了,接下来,我们的亲事在父母的主持下定下来了。

亲事定下来后,他要去杭州,说在家呆着也是呆着,还有,能挣点钱就再挣点钱,我们结婚那一时还需要花大钱呢。我对他有依依不舍,却又不能跟着他去,只能送他一程,送到车点,看着他坐上车。他坐上车了,我心里蓦然间有些空落落的,真的已经把他放到心上了。

他出去的那一段时间,我俩不停的联系,诉说彼此之间的思念。他想让我过去,我也很想,可父母阻拦,并说一大堆道理让我听。得了吧,以后长相厮守的时间多了去了,不差这一点时间吗,马上就要结婚了,我在家里净等着结婚呢。

六个月后,我们终于等到了结婚的日期。

最忙的要数结婚的头一天,需要拍摄影,安置彩礼,安排人手等等,琐屑,琐碎的事情统统都要安排到位。

第二天,迎亲的鞭炮响了,按下来就是程序,两人的身子几乎不是自己的,只能按照定下的规距一步一步的走。拜堂呀,敬茶呀,照相呀,闹洞房呀等等。是夜九点多,两人的屋子里才算安静下来,主持事务的大人们走了,那些闹洞房的走了,那些图玩乐的小孩们走了,那个压床的小孩睡着了。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一些安静时间了。

两人相拥着坐在床边,感叹:多么不容易呀。在这时刻我们彻底的放掉了心里的包袱。两人拥在一起说相亲的事,说起相亲以来的种种疑惑,种种猜测,多么不容易呀。怪不得那些相亲结婚的人对于自己相亲与结婚这一时间的恋爱史没什么可说的呢,原来是处于提心吊胆之中呀,这样的情形哪有心情恋爱呀。

陈浩说:我们在结婚前没有恋爱。

林芊芊说:现在恋爱也不迟呀。

陈浩说:那现在就恋爱吧。搂了林芊芊一起倒在床上。

他们恋爱了,是婚姻之后的恋爱。

举报 分享 2018-02-08 20:14:46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精彩推荐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