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厨房解开女朋友的围裙 她的厨艺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罗然跟女朋友在一起三年,虽说三年里有过大大小小的争吵,可也那样过来了,情侣争吵就像做菜时使用的佐料,往菜里头添加一些,菜才更有味道。

罗然是个心细的男人,会做家务,会做饭,家里都是他掌勺,女朋友爱吃他做的每一道菜。

可是有一天,罗然回到家里,钥匙拧开门锁的一瞬间,听到“哐”的一声,走到鞋柜上换鞋,又听到很清脆的一声“哐当”。

声音是从厨房里传出来的,紧接着,一股刺鼻的烧焦味飘了过来,他没猜错的话,女朋友此时正在厨房里做菜。

一起生活的三年里,女朋友做过几次菜,心血来潮,不过都以失败告终,兴许,这又是女朋友的一次心血来潮。

罗然到厨房要帮忙,只见女朋友全副武装,腰里系着一条花格子围裙,握在手里的锅铲扬在半空中,踮起脚尖睁大眼睛望着烧胡的锅,好似在厨房里跳着一曲锅铲舞。

我悄悄走过去,伸手拽住她系在身上松松垮垮的围裙带子,随着她的不断动作,女朋友身上的围裙就这样被罗然解开了。

她这才发现男朋友已经站在身后,正准备从她手里夺去锅铲,可她不让,旋转脚尖,手中的锅铲到了另一个地方,距离男朋友一步之遥。

她那么一个不经意的转身,罗然却看出了不同寻常,他想,今晚要从女朋友手中夺走锅铲显然不是可能的。

果真如此,女朋友鼓起嘴巴,脸上好像吹起了个泡泡,像个淘气的小孩,一把将他推搡出去。

“出去出去,今天我做菜给你吃,让你尝尝我的手艺有没有进步!”

然后把自己关在厨房里,时不时传来叮当响,还伴随着她的尖叫声,大概是被油溅到了手或者脸。

罗然坐在客厅里坐立不安,他几次想冲进去帮厨,哪怕是让他站在旁边,他也会放心,他就仿佛是一只蚂蚁,在女朋友的热锅里煎熬。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女朋友端着两个盘子从厨房里出来,满怀欢喜喊着他:“快来吃饭,罗然!”说吃饭仿佛是在说中奖一样欢喜,嘴边的笑意一直没有停过。

他走至饭厅,路过厨房时探头瞅了一眼,厨房里一片狼藉,碎盘子、菜梗、鸡蛋壳散落一地,他转身想去拿扫帚,女朋友喊着她。

“哎呀,等一下我自己去收拾,你先来吃饭嘛,人家好不容易做的!”他想起刚在一起那会,她也嚷着要做菜,结果咸得他接连喝了好几壶水,哈哈大笑起来,她赌气说:“我这辈子都不会在为你下厨了,哼!”

饭桌上放着两个碟子,一盘西红柿炒蛋,一盘酸辣土豆丝,西红柿炒蛋里的鸡蛋被炒的碎烂,西红柿已经看不见了鲜红,取而代之的是黑乎乎的颜色。

而酸辣土豆丝更是看起来有些惨,因为刀工不好,土豆丝粗的粗,细的细,罗然怀疑粗的那些是不是都没熟。

她满怀期待地望着他,一双瓷溜溜的眼睛,他用筷子先是在西红柿炒蛋的盘子里夹起一块蛋末到嘴巴里,嘴巴微微搅动,眼珠下滑,好像在思索,嘴巴咀嚼完,抿住嘴巴。

接着在酸辣土豆丝的盘子夹了一片菜叶子,张大嘴巴,有些夸张,仿佛狮吼,很快就把叶子咬得稀巴烂。

罗然做出了一个怪异的表情,仿佛被石头磕到了舌头,蹙眉思索,这是他这辈子都忘不了的厨艺。

女朋友杵在他身旁,一丝不苟地看着她,盯着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他思索大半天,才朝女朋友努嘴,笑着说:“有进步。”

然后就没了下文,事实上,那是他吃过的最难吃的菜,有胡味、特别咸,他强忍着作呕,为了保住女朋友的面子他才没有吐出来。

“宝贝,怎么今天想起来做菜了?”罗然放下手中的水杯,看着桌上的两道菜,实在不知道今天是什么高兴地日子,值得她下厨。

只见女朋友神神秘秘的走到沙发边从包里掏出一张单子:“你看,这是我们的包宝宝!”

当时的罗然看着她手中的那张B超单子,嘴里所有的苦涩都好像变成了糖一样甜,原来女朋友怀孕了!

怪不得要下厨,罗然兴奋的走过去小心翼翼的半蹲在女朋友的肚子边,他知道,几个月以后,自己的血脉也有了延续。

编辑 分享 2020-11-16 17:28:30

2个评论

来吧,上天赐我一个温柔善良可人的女朋友吧。
有这样的女朋友,真的好幸福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