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体育课上被同学拉住衣服 后来他成了我的挚友

好吧,我不想承认的一件事情就是:我就是个渣女,特别渣,特别绿的那种,可能有些人身边都没有我这种人。

容我先讲个故事:

杨毅是我的挚友,挚是我硬加的,为了营造出一种炽热黏糊的触感,和我要与之偕老的决心。

正如一段感情进行到一个阶段一定逃不过一个问题:你当初是怎么看上我的?在我俩好了十年后,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他。

当时我转校到杨毅班,自带优生光环,行事乖张,再加上举止颇有些豪放,所以班上的同学基本上都不喜欢我,不过我也不在意这件事情。

杨毅笑说:“因为当时上体育课要站队,大家都不喜欢你都不给你留位置,我实在看不下去才拉住你的衣服,让你站在我前面的。”

这算是一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行为,想想当初我被他在体育课上拉住衣服的情形,还是值得回忆的。

但我难以相信,自我感觉良好那么多年,我一直都以为是我的个人魅力让杨毅那么死心塌地。

我不是在做效果,正因为一直觉得这友情是买外卖送的,我最开始对待杨毅的态度,用人神共愤都不为过。

就比如说,我和杨毅约好下午一点见面,但是我跟别的朋友玩到三点才想起和他还有约这件事情。

赶回学校的时候这哥们居然还在,打我电话不接,等了我整整两个小时,我当时对他等我两个小时这件事情表示特别不好意思。

因为我要是能等人等上两个小时,不是我疯,就是他疯,他居然还笑了笑说没事,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哥们的脾气太好了吧。

我和杨毅每次聊天或者打电话基本也是我一人吐槽,我脑子活语速快基本没给他反应的时间,脾气暴躁情绪波动大,突然不想聊了就几句打发直接挂电话。

而且读书的时候还穷并且有理有据,所以直到大学打电话都是我发个短信:“你给我打电话。”然后杨毅的电话就如期而至。

对,我就是如我所说的这么渣,从未想过能在他身上付出过什么,只想过应该从对方身上索取到什么。

大学四年,我男朋友换了不知道多少个,可他始终都是单身,并且只有我这一个异性朋友,单纯的很。

当然我说这么多不是为了论证自己有多渣,只是想说所谓渣女“渣感”的来源,大抵可以说是“他们觉得一切理所应当”吧。

我学习好,你支持我是应该的、我穷,你帮我是应该的、我人就是这样,你容忍我是应该的、我不喜欢你,但是你喜欢我是应该的。

除了“一开始见面看你不太顺眼,谁知道后来关系那么密切”、“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少数局面,这剩下的没被感情作用成功的不顺眼大概都可以成为渣女那边吧。

谁没有求人的嘴脸,没有妄言的糊涂,没有自我膨胀的瞬间?

以为可以借此摘出来置身事外,但事实上却几乎无人幸免吧。

编辑 分享 2020-11-18 17:44:17

1个评论

同学真是个神奇的物种。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