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两个学长在教室做实验 结果被班主任处罚

学生时代,我和当班长的雨柔是好友,雨柔一身正气,但同时也很八卦,她上大一的时候八卦还没有那么明显,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已经养成了“八卦病”。

因为她是我的好朋友,所以我们有的时候算是无话不谈,而她有些小八卦也会在第一时间告诉我。

不过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我只听八卦,不传播也不生产八卦,所以每次有人跟我说我听过的八卦时,都会抱怨说:“你知道怎么不早告诉我!”

当时我就在想,这八卦不是只有我和雨柔知道吗?怎么搞得好像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不过那个时候课业繁忙我也没心情在意。

说回雨柔,她一个一身正气,性格豪放的“女汉子”,竟然早恋了,对象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年级第一。

这个事情对我的冲击有点大,因为我竟然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谈的恋爱,但随后雨柔就跟我分享了她恋爱的过程。

雨柔每次跟我分享完,也是要很神秘的说:“你不要跟别人说哦,我只告诉你了!”而我也很老实的保守秘密,并且守口如瓶。

后来雨柔的事被老师发现,虽然大学老师不阻止学生谈恋爱,但是她的男朋友有些“特殊”,是我们学校里的尖子生,将来肯定是要被派去为校争光的。

所以老师即便不阻止,还是稍稍提点了一下雨柔,希望她注意分寸,不要影响他学习。

而雨柔一直以为是我告密,因为她只告诉了我,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不是我,我百口莫辩,也和雨柔从此成了路人,而雨柔看我就成了敌人。

我跟她解释,可能是她跟小男友在一起被别人看见了,或者是她小男友跟别人说了等等,雨柔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否定了我所有的假设。

快到期末,我终于在另一起八卦中我得知,是雨柔在卫生间跟副班长讲述自己和小男友的事,被蹲坑的文艺委员听到了。

因为雨柔也跟副班长说了同样的一句“我只告诉你了,你别告诉别人”,所以雨柔就相信副班长不会告密。

我很不解的问:“这句话你也跟我说了,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她说:“我就是不相信你!”

听到后我一阵无语,觉得我这个朋友算是交错了。

而我听过那么多的八卦,却从未想过,有一天八卦会砸在我身上,那天是星期五的下午,明后两天都没有课了,所以校园一片欢笑的氛围。

但那时的我正站在班主任的办公室里,听她的严厉批评:“我再三说过,不要在教室里做实验!不要在教室里做实验!可是你们有谁听过我的话吗?万一要是出事情了谁负责!”

班主任说的这件事情发生在三天前,我们的专业课里有一项作业需要进行实验,可是借用实验室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于是我就和两个需要补考这门课的学长在教室里做起了实验。

我们在做实验之前就已经估算过事故发生概率了,发生事故的概率几乎为零,因为我们用的东西都是原实验品的替代品,没有危险性可言。

这件事情也只有雨柔知道,因为在我们闹掰之前,我和她提过这个想法,她当时也同意了,只是没想到最后的结果会是这样,我和两个学长都被处罚了。

是谁告的密显而易见,而我真正的对雨柔改观了,没想到她竟然是这样的人。

虽然女人天生爱八卦没有错,但是作为被伤害过的人还是告诉大家,还是尽量远离八卦,毕竟在背后讨论别人是不道德的行为,最后极可能害人害己。

编辑 分享 2020-11-19 17:36:14

2个评论

朋友和老师,亲戚和敌人,谁又说的清楚呢
有的时候,朋友反而更可怕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