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现三天做了二十几反抗 我们终于逃离了父母的掌控

“我受不了了!我再也受不了了!我要走!”我坐在电脑面前对着里面的陌生网友疯狂发泄自己的情绪。

我从小就生活在父母的掌控中,自我记事以来,就从来没有自己决定过一件属于自己的事情,就连吃什么、什么时候睡觉这种事情都要被强制进行。

我总觉得我就像爸爸妈妈养的一个木偶人一样,什么事情都要按照他们的计划进行,人前我是他们口中优秀又有天赋的聪明女儿,人后我就是按部就班的人形布娃娃。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我高二的那一年,因为学习,爸妈不得不给我买了一台电脑,但是他们对于电脑的使用时间把控的非常严格。

通常我使用电脑学习的时候,爸爸妈妈的其中一个人都会坐在我附近看着我,但是我表现出对电脑使用的陌生,让他们以为我就只会用来学习,关于电脑的其他作用我都不知道。

他们也有自己的事情,渐渐的就没有人在旁边看着我了,不过他们还是会时不时的来看一下我是不是在学习。

其实他们不知道,我早就从同学的口中得知了电脑的其他作用,我还请求同学帮我建立了一个qq号,我用电脑上自带的qq软件登上了qq号,就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

我都高二了,才知道qq是什么,是不是显得有些可笑,所以我在偷偷摸摸的使用中慢慢熟悉了关于qq号的使用。

我迷上了一个叫做“漂流瓶”的功能使用,我在大海里捞上来许多漂流瓶,有表达爱意的、有失恋的、有工作不顺的、还有小孩子求好友的。

这些漂流瓶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表达人的情绪,于是我尝试着扔出了一个漂流瓶,我不知道我的漂流瓶会被谁看到,但是它绝对不会被爸妈看到,这才是最关键的。

于是往后的这段时间,我把对爸妈的不满通通都写在了漂流瓶里,让它飘向远处,可能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像我一样没有人身自由的人吧。

有一天我再次登上qq的时候收到了一条好友验证,有人想加我的好友,我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是一看他的验证信息是“漂流瓶”这三个字。

我的心“咯噔”一下,鬼使神差的点了同意,这是我的第一个陌生好友,我给他的备注是“陌生人”。

经过交流,我明白他为什么要加我的好友了,原来他也是像我一样被父母掌控的人,他看到我的漂流瓶之后才知道原来还有和他一样有这样经历的人,于是我们就成为了好友。

自那以后我们几乎每天都背着父母聊天,聊天的内容无外乎都是对父母的控诉,不知不觉中我们各自对父母的怨恨越来越深了甚至生出了想要逃离的想法。

于是在又一次的被安排下,我终于受不了了。

“我们奔现一起逃离这座城市吧!我不想再在这个家待下去了,我要是再这样恐怕就会疯掉!”我知道我们是一个城市的人,所以才会这样说。

“好,那我们明天上午十点就在市中心的地标那里见面!”那头很快就给了回答,让我觉得他急切逃离的心情和我是一样的。

于是我在当天晚上就准备好了东西藏在床下,上午刚开始上课的时候我就装病回了家,偷拿了父母的三千块钱现金,背上收拾好的包就出了门。

我们终于见面了,原来他是一个男孩子,看起来我大上一两岁,我们见面后没有多说,就思考应该去哪里。

可是在我们奔现逃离的那天上午,我们的爸爸妈妈就发现了我们离家出走的事情,因为还没到立案时间,他们只能自己寻找我们。

我们还在地标附近转悠的时候,他突然抓住我的手疯狂奔跑起来,原来他看到了他的爸妈,还好他发现及时,要不然我们都要被带走。

紧接着就是我们的手机疯狂作响,看到爸妈打来的电话我的内心还是一阵惊慌,当时的我只有一个念头:千万不能被抓住!

要不然等来的只有更加严厉的控制,于是我们不敢停歇的一直走动着,在人流量大的地方相对安全一些,可是我还是看到了我的爸妈。

当时我立马转身,没有奔跑,而是冷静的走着,因为人多的原因他们并没有看到我,当天晚上我们找了一家小旅馆,特意要了一楼的房间,就是为了方便跑走。

果然半夜三更的时候我们被砸门的声音吵醒,对视一眼后果断从窗户哪里跑走了,我们连夜买了车票,去到了临市,又从临市到了另外一个城市,直到出了本省。

奔现逃离的这三天,我们做了二十几次的反抗,每次我们都是有惊无险的度过,来自父母的压力已经让我们无法思考这件事情的本质。

当时的我们只知道:我们终于逃离了父母的掌控!

不管以后的我们会怎么样,可是当下的我们是轻松的,那个充满压迫的家我们早已经厌恶,再见父母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或许一开始我们对于逃走的这件事情还心存愧疚,可是他们的掌控的欲望,已经消磨了我们的愧疚。

自由啊!我已经奔向你了!

编辑 分享 2020-11-19 11:58:10

2个评论

父母的爱有时候太过深刻
那些把孩子当做木偶的父母,清醒一点吧!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