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他强行进了我的房间 却不料我早有准备

弟弟是个淘气包,一直都是,他小我两岁,但五岁那年他的身高体重就超过了我,以至于出门别人总误会他是我哥哥,而不是弟弟。

也许因为这些,在家里,原本就被父母溺爱的他更是无法无天,动不动就对我施行欺压打敲之酷刑,而且一般都挑父母不在的档口。

我个子没他高,拳头没他硬,总是吃亏的主儿,最可气的是,自打我学会骑自行车上学后,上学放学还总得载着他,他倒是怪聪明,有风雨迎面来,他就坐在后座上,如果风雨是从后面来的,他一定会缠着我坐在前座上。

在那些有些苦涩的岁月里,唯一能给我安慰的就是独属于我的房间了,那个时候爸妈因为我是女孩子,所以给了我单独的一间屋子。

虽然地方不大,却是独属于我的天地,弟弟对我的房间觊觎已久,每次想来我的屋里,都会被我赶出去。

有一次他半夜想强行进我的房间,却不料我为了防备他早就做了准备,于是被泼了一身冷水后他乖乖的回了爸妈的房间。

但是自那以后他看我更不顺眼了。

好在后来我很出息地考上了省城的重点中学,终于不用天天和他掐架了,我们一年之中,只有节假日才能见上面,他再横,我大不了不理便是。

也许是天助我也,以后的高中、大学我都在外地就读,这样我们见面的次数就更少了,感情当然也不怎么浓。

虽然我一直拿他当弟弟看,但他似乎很少拿我当姐姐,他在我心里就是固执、冷漠、狂暴的代名词。

而我对他的这个认识,在我参加工作一年后竟然改变了。

那是个冬天,临近春节,当我兴冲冲地去找男友,想要告诉他我买到了回家的车票,我们两个人终于可以回我家面见父母了。

然而,令我意外的是,当我推开虚掩的房门时,竟然看到了男友在和另外一个女人正在亲热,

我伤心之至,第二天便揣着两张火车票一个人回了家。

爸妈外出去看我爷爷奶奶了,当天晚上才能到家,他去接的我,骑着他极为拉风的摩托车。

我心情不好,见着他连一个微笑都没有,他倒是有眼色,不过问也不为难我。

那天北风,夹着鹅毛似的雪花,当我拎着包准备坐上后座的时候,他却拍了拍摩托车的前座,其实也称不上什么前座,也就车梁的位置说:“你坐在这里吧!”

他依旧玩世不恭。

我狠狠地瞪他一眼,他似乎意识到了我的怒气,转而嘿嘿笑着说道:“让你坐的这个位置可是很多女孩子都想坐没坐上的,你就知足吧。”

“真的假的?”我不相信地喃喃了一句,不就是想让我坐在前座上替他遮挡风雪嘛,这有什么?

男友的背叛我都能承受,自家弟弟玩在我身上的小聪明又有什么呢?想是这么想的,有些大义凛然的感觉,但鼻子却没来由地一酸,眼泪便也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除了父母,我想,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什么人会关心爱护我了。

我坐在前座上,迎着刺骨的风雪,心里钢针扎着似地疼,谁曾想,不一会儿车子转过一个弯后变了道,竟然顺着寒风的方向一路向家驰去了。

我意识到点儿什么,但我不敢相信,一定是他玩小聪明玩过了头,这会儿知道后悔了吧,从车站到家,一小段路是迎着风的,但更长的一段路是顺风的,想到这儿,我又不由得暗喜。

半个多小时后,我们到家了,他冻得来不及换鞋,便在门厅里不住地跺脚,还将手拢在嘴边,不住地哈热气,肯定是冻坏了。

我打趣道:“怎么样?今天的小算盘打失败了吧?想让我替你遮挡风雨却算错路线了吧?”

他笑了笑,有些腼腆:“至于吗?我天天在这城里溜,我能不知道回家要走那条道吗?让你坐前座是怕你冷。”

他说到这儿便不再言语,换了鞋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

我站在门厅里,看着他高大的背影,第一次,这背影给了我极为强大的安全感和浓浓的暖意。

我突然发现,我这个弟弟好像长大了,再也不是记忆里那个不讨人喜欢的小男孩了,他也成为了我能依靠的人。

编辑 分享 2020-11-20 17:59:04

1个评论

独生子女应该体会不到有兄弟姐妹的感觉吧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