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水那么多还不要擦吗 女儿看小说看的太入迷

“宝贝,宝贝!”

“宝贝水那么多还不要擦吗?”程妈妈路过看见女儿看小说看得太入迷,水都接满了还不动,只好出声提醒她。

程雨柔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放下手机拿卫生纸把周围的水渍擦干净,然后不好意思的冲妈妈笑了笑。

“宝贝,妈妈就要结婚了,虽然不知道你怎么想,可是妈妈希望你能叫杨叔一声爸,如果实在不行,也没关系。”妈妈站在我身边慢慢开口。

我没有回答她,只是思绪一时间飘得有些远,没想到那年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最后会成为她的爸爸。

那年刚刚放寒假,那天程雨柔背着背包坐了几个小时车回到家,离家不远处,看着那座老旧的瓦房,那烟囱正冒着白白的烟。

程雨柔去读书也有一年没看到妈妈了,满怀思念走进厨房,看到妈妈在厨房正蹲在炉灶前烧火,满屋的烟雾,把妈妈呛得流泪。

“妈妈。”程雨柔亲切叫了一声。

妈妈听到女儿的声音,快手擦拭那泪水,满含泪光看着女儿,露出雪白的牙齿,兴奋着说:“哎呀,回来了,快去把背包放好了,再过来。”

程雨柔快步走去放好背包,再回到厨房,妈妈早早地端起程雨柔最喜欢吃的地瓜,说着:“来,快吃。”

程雨柔拿着地瓜,一边听着妈妈唠叨,问着女儿在学校学习怎么样了,钱够不够用,学习累不累。

程雨柔听着唠叨的妈妈问东问西,很关心自己,却很少说家里的情况。

不一会儿,妈妈要赶着煮菜,程雨柔回到房子,坐在常常学习的桌子前,看着摆在桌面上的相片。

那时候很小个的她站在爸爸妈妈中间,看着爸爸的笑脸,不禁想起爸爸时常带着她去离家不远的地方钓鱼,心里甜甜的,但是想到去年爸爸因车祸去世,用手触摸着爸爸那灿烂的笑脸,不禁流出几滴眼泪。

“雨柔,可以吃饭了,快来。”一阵温暖的声音传来,程雨柔擦了擦眼角,微笑着走去厨房,和妈妈一起吃着香喷喷的饭菜。

在这昏暗的厨房里,暗黄的灯光下,两人边吃边聊,好温馨。

那年冬天有点冷,程雨柔每天跟着妈妈到地里种种菜,砍砍蔗,忙里忙外的,有时看看小说,便把这个冬天消遣了。

到那年头,眼看着就要上学了,那天程雨柔准备上去学校,妈妈闲坐在那厅里,手里拿着一叠厚厚的钱数着。

程雨柔看着那么多钱,心想着妈妈真是够快的,这么快就准备好报名费了,妈妈嘴里喃喃地数着,不一会就拿着给程雨柔。

“阿娟。”程雨柔听到外面有人叫,想着爸爸以前常常这样叫妈妈,妈妈应声就出去了,程雨柔跟着出去看到一个叔叔,跟爸爸差不多大岁数,只看着妈妈跟那人唠叨。

“雨柔,叫杨叔。”程雨柔听着到妈妈说,便礼貌叫了声叔,妈妈跟程雨柔说杨叔会开摩托车载她到镇上搭大巴。

程雨柔拿着行李,坐着车,跟妈妈说着拜拜,招了招手,一阵轰轰声,便开走,剩下妈妈一个人不舍得地看着车远去。

坐在这个大叔背后,闻到一阵跟爸爸身上相似的烟味,两人沉默着,为了打破沉默,程雨柔打趣问:“叔叔,你抽烟?”

叔叔:“是啊,鼻子这么灵,被你闻出来了。”

“我爸爸身上也有这种气味,你抽烟筒?”

“是啊。”

程雨柔心想着自己居然跟这素未相识的大叔在聊烟筒,自个感觉怪怪的,躲在背后做着鬼脸。不一会,就到了车站,程雨柔就跟叔叔道了别,坐车到城里,又开始那读书的季节。

三个月后,在学校的程雨柔接到妈妈来电,跟她说起妈妈要结婚了,那人就是杨叔,只是听说继父对子女都不怎么好,程雨柔想着谈不上答不答应,只是希望会有所不同。

可是回到家之后,程雨柔觉得,对另外一个男人喊爸确实有点难开口,她没有立即答应妈妈的请求,因为她觉得时机还不太成熟。

她的母亲再次结婚她是祝福的,因为妈妈可以再次遇上一个对她好的人,只是在改口这件事情上,还是再等一等吧。

编辑 分享 2020-12-19 16:43:24

3个评论

冥冥之中自有天定
希望你妈妈能幸福
很明显女儿有心事啊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