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惹我我还怀着孕 我用孩子威胁公婆

“我告诉你们,千万不要惹我,我还怀着孕呢!你们要是还想要孙子,就想办法把十万块钱的彩礼凑出来,不然,这婚就不结了,孩子我也打掉,自己看着办吧!”说完之后,我就离开了那个我厌恶的地方。

我并不真的想要这十万块钱的彩礼,我只想让他们知难而退,我真的不想结婚,也不想生孩子,这都不是我想要的。

二十一岁这年的我,来到了沿海城市的一家灯泡厂打工,一起到工厂的还有同村的几个姑娘小伙子,没有出过远门的我,对大城市里的一切都很好奇。

工作空闲时间,就约上同宿舍的女工一起出去逛街,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不一定要买什么,只是为了满足好奇心。

也许是我们的穿着有些过时,也许是我们的清秀的面容和清澈的眼睛特别招人喜爱,逛街时我们在前面走,后面竟跟着几个穿着“时髦”、还吹着口哨的男青年。

我和朋友们胆怯了,不再往热闹的商场那边走,而是顺着来时的小巷子一路小跑回工厂。

从那天以后,每到工厂放假的日子,厂门外就有几个当地男青年在来回溜达,我们吓得不敢出厂门。

可是,不出去不是办法啊,女孩子总有些必需品要买的呀!

工厂大门的保安有两个是认识那些人的,他们托保安传话:要请我们几个人出去吃饭,不去也得去。

没有办法,我跟姐妹们商量后,只好答应他们,我们想着大白天的,他们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

中午,在一个不大的饭馆里,四个男青年一一做了自我介绍。

他们是本地人,年龄都在二十五六岁左右,没有结婚,希望跟我们几个认识,交个朋友,姑但我和朋友并没有多附和他的话,只是在一旁小声的说话,被动的吃着桌上的菜。

男青年中一个瘦高个叫杨毅,他提议每个人喝干面前酒杯里的白酒,以后大家就是朋友了,我迟疑的看着酒杯:喝下去肯定会醉的!可是不喝,今天肯定出不去这门。

在我犹豫间,其他几个姐妹被别的男青年连哄带骗都端起酒杯,干了杯中酒,杨毅站在我旁边,将杯子递给我,用眼睛示意我干杯。

望着窗外刺眼的太阳光,我把心一横,接过酒杯,仰头喝了下去,没有一会儿我就感觉到头昏脑涨,我知道自己这是喝多了,但是我反抗不了。

等我醒来,同宿舍的姐妹们已经不知去向,我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衣衫不整,旁边就是灌我酒的杨毅。

杨毅斜躺在沙发上,醉眼朦胧的看着我:芳,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要娶你,你跟了我不会吃亏的。

当时的我想死的心都有了,可是女孩子遇到这种事情,也不敢和别人说,我就只能自己默默承受下来。

直到一个月以后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杨毅,他高兴的把我带回了他家,可是他的父母对我挑三拣四,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唯独对我肚子里的孩子很看中。

我一下就明白他们急切想要孙子的心理,所以我用孩子威胁公婆,故意要了那么多的彩礼钱,在我的观察下,他们家肯定是没有这么多钱的。

可是是他们先不仁的,那就别怪我无义了!

编辑 分享 2020-12-21 16:59:44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