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儿放过为师吧为师痛 我穿成了反派师尊

“徒儿,放过为师吧,为师真的很痛,哪儿哪儿都痛!”我可怜兮兮的冲着面前这个已经黑化的徒弟说,可是心里却在呐喊:快杀我!快杀我!我要回去!

本以为徒弟会像书中写的那样一剑把我刺死,然后我就顺理成章的脱离这个世界,可是没有,就差最后一剑,他居然放弃了!

没道理啊,按照原身对这个徒弟的折磨,他应该恨死自己了才对,怎么这个时候却放弃了手刃仇敌的机会?

就在我深思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道阴沉的声音:“痛吗?我觉得还不够,我不会让你死的那么痛快,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随着徒弟的一声令下,我残破的身躯被他的手下拖进了水牢,我刚进水牢就被这刺骨的寒意惊到了,连忙开启身体的痛觉屏蔽,瞬间感觉好多了。

但是现在最值得关注的是男主的变化,男主就是我那个徒弟,我作为穿书者,一直游走于各个书中的世界,不过我每次穿书的身份都是和男主有血海深仇的反派,最后注定要死于男主的手下。

但其实这些反派并没有做什么丧尽天良的坏事,只是男主对这些人的误会太深,还没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就把人给搞死了,真相被掩盖,自然在别人眼里就成为反派了。

按照这个修真世界的剧情,我现在已经命归黄泉了才对,可是这个世界的男主有点问题,不仅没杀我,还把我关在了水牢。

既然我不能按照原先的剧情回到自己的位面,那我就只好开启隐藏任务了,就是把男主徒儿和自己这个反派师尊的误会解开。

至于怎么解开,那要先见到男主才行啊,虽说我现在开启了痛觉屏蔽,但是眼前这些冒着寒气的水看着就冷好吗?不知道武功被废的这具身体能不能承受的住。

好在机会很快就来了。

三天后,正当我百无聊赖的看着水牢里的波纹时,外边传来了脚步声,不用猜一定是男主,于是我立马低下头,装作虚弱无力,快被折磨死的状态,等着他来看。

他走过来让人把我捞上去,然后蹲下身捏住我的下巴问:“怎么样,还舒服吗?”我没睁眼,利用自己的技能把脸部发热,摸起来像是发烧一样,然后身体冰冷。

我假装模模糊糊的说了一句:“手帕、手帕...”然后就彻底昏死过去了,其实只是我的身体昏死,我的意识还在。

据我的了解,这个手帕是男主在黑化前特别傻白甜的自己绣了一个送给原身的,但是他却在无意中看见原身把手帕送给了别人,这让男主很是愤怒。

其实原身送人的那个手帕是他自己的,男主给他绣的的那个一直被他藏在自己的盒子里,从未见过天日。

果然男主一听到这两个字就想发作,但是手上的人脸真的太烫了,发烧的程度不轻,男主便咬牙切齿的让人把原身送回了他的寝室。

我趁此机会也小睡了一会儿,一睁眼就是熟悉的床铺,我强撑着靠在床头,就这样看着床帘发起了呆,这是原身的习惯。

其实原身只是身居高位太孤独了,没有人敢亲近他,久而久之就养成了孤僻的性格,在男主亲近他的时候他只会一味的逃避。

对男主严厉到残忍也是希望他在将来能继承他的衣钵,可是这些事情这男主眼里慢慢就演变成了原身的自私自利和冷漠无情。

现在我能给角色带来的,只有帮他解开误会,让他能好好的在这个世界生活下去,但是马上就要没有时间了。

原本的我活到原身按照剧情死去就行,可是现在剧情改变了,我不能在这个世界多留,于是我要改变套路,不能等着男主去发现真相了,我要自己说出来,说完之后是死是活听天由命吧!

我按照记忆把那块手帕找出来,然后紧紧的攥在手里面,一炷香时间后男主进来了,我径直把手里的手帕扔到他脸上,冷冷的说:“还给你,你的温暖我承受不起。”

他看到这块手帕还愣了愣,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他问我不是把这东西送给别人了吗?我装作生气的说:“这手帕自到我手中之后,从未假手于人,反倒是你...”

他看我不说话了,连忙追问,我“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把真相告诉他,他当场愣在原地,他的心情我能理解,任谁也接受不了这样的反差。

在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秒,我替原身向男主说了一声:“对不起。”下一秒我就在自己的位面了,也不知道男主最后会怎么对待他的师尊。

不过现在也想不了这么多了,下一个世界,我来了!

编辑 分享 2020-12-22 14:07:27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