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不可以塞人插队 必须一个一个来

“医生,这不可以塞人插队哈!我都已经等了这么长时间了,马上就要到我了,必须一个一个来!”我带着黑口罩、黑帽子对医生吼道。

他像看神经病一样看我,似乎没想到来做亲子鉴定还有大声叫唤的,但是现在的我顾不了这么多了,我现在只想马上做亲子鉴定,然后看结果,即便我的心里已经有了结果。

我们家有姐弟两个,我姐姐长得漂亮,嫁的也好,姐夫是个单位的部门领导,虽然职位不大,但是权力不小。

姐姐跟了姐夫是不愁吃不愁喝,一直没有上班,专心在家做全职太太,而全家说到我无不摇头,我快三十岁了,还是光棍一条。

不是我眼光高,是实在没有女孩愿意跟我谈,我的职业是殡葬师,这种职业真的很难找老婆,因为人家一听我的职业就不想理我了。

我的婚事可把全家愁死了,特别是我妈,天天吵着要抱孙子。

不过我有个好姐夫,看着全家人为我的终身大事操心,姐夫也跟着着急,这不,亲自给我介绍了个女孩。

见面的时候我看着她好漂亮,心想这事估计又没戏,哪知道两天后姐夫告诉我,女孩答应做我老婆了,这个消息让全家高兴坏了,当晚还下馆子庆祝。

老婆挺识大体,没有问我家要多少彩礼就愿意跟我结婚,所以在她嫁过来后,我们全家对她特别好,什么事都不要她做,连衣服都是我妈帮她洗。

我妈说只要你能为我家传宗接代,别说洗衣服,就是累死也愿意,别说老婆肚子挺争气,刚嫁过来第二个月就说怀上了,这个消息让我们全家又都兴奋了一把。

几个月后老婆给我生了儿子,虽说是早产个把月,但是孩子看着挺健康的,我每天上班就盼着下班,一会看不到儿子就想得慌。

一晃孩子满月了,我们家决定大办一下,让亲戚朋友看看我家也添男丁了,客人们七嘴八舌的,有的说儿子鼻子像我,也有的说眼睛像老婆,其实我觉得不管他像谁,只要孩子健康就行。

大家都给了孩子满月礼,特别是我姐和姐夫,包了一个两万八的大红包,我把钱交给老婆,心里特别感激姐夫。

我姐这么多年不上班,吃他的、喝他的,姐夫不仅不生气,还给我找老婆、给大红包,这份恩情我会永远记得。

酒席上大家都像我道贺,我一高兴就喝多了,最后还是姐夫把我扶回去的,我妈和我姐留在饭店结账,打包剩菜,姐夫开车带着我跟老婆孩子先回来了。

一进门我就冲进卫生间吐了,出来后感到头重脚轻,倒在客厅沙发上就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在说话。

“丽丽,委屈你了,你嫁给他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你看现在多好,我以后来看我们的儿子可以名正言顺的来了。”

“还说呢,都是你的馊主意,天天跟这样的人睡在一起,别提多膈应了。”我能听出来这声音是姐夫和老婆,我再蠢,也能听出这段对话的意思。

我想爬起来,可手脚不听使唤,动弹不得,这时候我听到姐夫走出卧室的声音,我赶紧又把眼睛闭上装睡,我现在浑身没有一丝力气,我这个时候跟他正面冲突不占巧。

我心里觉得这个孩子不是我的,可是又抱着侥幸心理觉得这孩子万一要是我的呢?于是我便带着我和孩子的头发去了医院,做亲子鉴定。

现在就等鉴定结果出来了,如果真的不是我的儿子,我一定不会让他们好过!

编辑 分享 2020-12-22 16:22:36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