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趴好待会就来疼你 我刺伤了未来的丈夫

“你过去趴好,我待会儿再回来,要是乱动的话,别怪我没有提醒你的伤口会疼死你。”我冷漠的指着一块石头,让他过去趴好。

但是他不为所动,好像要把我看穿一样,我虽面上冷漠,可是心里早就已经有了动摇,我想,最后我还是会放他走的。

一个时辰前,我在绿荫葱葱的山林里寻到了他,我苦苦哀求他跟我回族里,他不肯,他说他已经找到了属于他的自由之路。

我不懂,我不懂的他的路是什么样的,甚至如果说只是为了他心中所追求的那条路从而忤逆了族长的意思,不行、也绝对不允许。

族长是我们村子百年来的长者,他断定他是村子唯一的希望,那我就要把希望给保存下来,不能因为他的自私而破坏了村子里百年大计。

虽然我根本不知道族长在谋划什么,但是我相信族长。

族长那天对我说,他是唯一可以取代族长位置的人,如果他在外迷失了方向,那么村子族长的位置就会一直空着。

只有若干年后才有可能再次出现类似他们那样具有强大天赋的人,并且吩咐我无论如何都要把他带回村子。

族长已经老了,他也必须要回来,不是我的私愿,而且村子需要他,正如我也需要他,村子还要在他的带领下继续生存。

我对他动了剑,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躲,当剑一剑刺向他的胸口时,他不躲,像是没有感觉似的一动不动,甚至是木桩也要轻轻颤抖,而他却盯着我看,不顾剑身的血越流越多。

我恍然失措,问他为什么不躲,他说他不愿与我争斗,甚至根本没有与我争斗的打算,他甚至觉得我一剑刺向他的喉咙,他都可以不动。

我不懂他是为了我还是为了自己心中那份意念,就这样我替他简单的包扎了一下,除了鼻息稍微有些起伏之外,我丝毫感觉不出他的异样。

“我刺痛你了么?”我盯着他的眼睛轻轻问他,仿佛要看透这个我早已不熟悉的男人。

“你应该比我还痛吧?”他微笑着轻轻低语。

我蓦然,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曾经的我虽然根本没时间去想那些关于情情爱爱的事情,但是自族长把我许配给他的那一刻,我承认我幻想过与他生儿育女。

我们一起游玩村边那条熟悉却又不再熟悉的溪畔,甚至,甚至连未来孩子的名字我都已经取好了。

然而离结婚大典还有一个月的时候他走了,悄无声息,村里人没有嘲笑我,至少表面没有,可能我根本也不在乎吧。

然而那个让我千思万想的男人出现在我眼前时,我竟一剑刺了他,或许他根本就不喜欢我吧,那为什么还要答应族长呢?

“你走吧,去寻找你的路去吧,是我没有能力把你带回去。”我背过身,手指不自觉的用力,仿佛指甲插进的不是自己掌心,即便这样,我也丝毫不觉得痛。

“族里你怎么交代!”他似乎料到我会放走他似的,一点也不觉得奇怪,还在斜着身子看我。

“我自有办法,用不着你管。”手指微微用力把扶在旁边的树上留下一道指痕,心中百感交集。

“哦?我到挺想听听。”他似乎挺想让我难堪,非要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笑道。

“如果再不走,我就改变我的想法了。”我威胁他道。

他默默地看了下我手中的东西,不说话,拿起自己的东西准备要走。

悉悉索索的声音,我有好几次想拦下他的冲动,甚至有好几百种方式觉得他会跟我回去,但是过了良久,背后早已没了他的踪影,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他的一声叹息。

我颓然倒地,看着蓝天白云,与我的心情格格不入,我到底为了什么而活?风吹过了地,吹过了青草绿叶,闻着身边的泥土味,我决定明天又是一段开始。

编辑 分享 2020-12-23 17:11:0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