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喜我要进去了好紧张 谁都会有第一次

“小喜,我要进去了,好紧张。”我不由自主的捏住了衣角,随即又将衣角抚平整。眼前是一扇紧紧关闭的大门,只要进入这扇大门,我就可以实现阶级跨越了。

这户人家很有钱,她们家的女儿看上了我,说只要我入赘,家里的公司就交给我打理。说实话,我觉得这种做法很没有尊严,像是出卖了我自己,但是我还是来到了这里。同乡小喜陪着我一起来的,他并不知道我是来当上门女婿的,他以为我是来这里当家教来面试的。

我给自己打气,这没有什么的,谁都有第一次,就算是入赘又怎么了?以后我有钱了,别人还不是要仰头看我?

小喜还在安慰我,我却已经开始畅想起了以后的美好生活,我敷衍的含糊了几句,就进去了。一切都很顺利,除了她们家的女儿长得很丑之外,没有什么问题。

婚礼到来的很快。这家人决定办两场婚礼,一场婚礼是低调的办,邀请几个朋友来这里,另一场婚礼则是去大城市办,风风光光的办。

我家里没有人了,所以我这一边就来了几个朋友,到了晚上,趁着黑灯瞎火,我把事办了,然后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周围的一切都变了。

院子里没有一个人,我身上的现金和旁边的礼金都没了,我的卡还有我脖子上的一块玉也没了。我开始慌了,却发现我的手机也没了。我慌里慌张的跑到大路上,借了一个人的手机,给媳妇打电话,却打不通,然后我又给小喜打了电话,对面居然说这是个空号!

我终于意识到自己被骗了。或许这本来就是一个骗局,也许从小喜带我见到这户人家的时候,我就已经入套了。

编辑 分享 2020-12-24 14:54:41

1个评论

人心不足蛇吞象。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