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结束时总是往前顶一下 这一顶意外顶来了亲儿子

“今天就这样吧,该走了。”刘梅自言自语般收拾着车上的东西,然后把车把往前顶一顶,方面车上的东西整齐一些,可是这一顶,车上的零钱哗啦啦的都响了起来。

在她没注意到的时候,身后悄悄跟着一个黑影...

在一个稍显富贵的小区附近,此时天还是朦朦亮的状态,一个卖早餐的摊子已经摆好了,笼屉里冒着热气,等着顾客的上门。

而正在摊子上忙活的是一个有四十多岁的妇人,她叫刘梅,丈夫是个公司的小职员,但是家里有老人孩子都得养,所以刘梅也出来摆摆摊挣点小钱。

每天的早上和晚上,她都在这里,早上早早地来,晚上特别晚的离开,她住的小区是老式的破小区,这里人流量大点,所以刘梅宁愿多跑点路也到这来卖。

刘梅家里有着两个老人,是她的公公婆婆,她自己的父母已经去世多年了,还有两个孩子,一个女儿,一个儿子,是姐弟。

而果不是因为当年的事,现在也或许是兄妹,而这件事,也一直是刘梅夫妇心中的痛,不过这么些年过去了,也没有人敢提起来了。

这天,都已经晚上快12点了,刘梅这里的夜宵摊子也基本没有了人流量,刘梅就收拾了摊子,快结束时她总是习惯把车子往前顶一顶,然后骑着三轮车回家了。

走到一个小道,不知怎么的,车子不走了,也不是没电了,刘梅下车想看看是怎么回事,刚下车准备在车兜里拿手电筒看看,就有一把刀子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别动,我只要钱,把你的钱都给我,快!都给我我就不伤害你,给我钱!”

刘梅一下子也是吓到了,不过听声音,刘梅听得出来这只是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青年,不过,被刀抵在脖子上,刘梅肯定是特别害怕的:“你别激动!别激动!小伙子,我、我给你拿钱、给你拿钱。”

“快、快点!把钱给我!把钱都给我!”

“好、好。”刘梅慢慢地从包里掏着钱:“小伙子啊,你能先把刀放下来吗?你放在我脖子上我,我害怕啊,我拿钱也慢啊!”

“那,那你别想着耍花样啊,快点给我钱!”小伙子把刀从刘梅脖子上拿了下来,不过手却是一抖一抖的,刘梅也发现了,想着这青年肯定也是刚开始学人打劫。

她趁着青年把刀从脖子上拿了下去,一下子从车里抽出来一个擀面杖,青年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棍子打在了脑门上,接着又是好几棍子打了过来,青年昏了过去。

刘梅上前看了一眼,看到青年是真的昏过去了,才扔下擀面杖大口喘着气,过了一会儿,她坐了起来,她准备直接把这个青年送到警察局。

她走到青年面前,拉起青年的胳膊,准备把他拉起来,可是这一拉,刘梅却是愣住了,这青年的胳膊上,有着一道疤痕,像是一个蜈蚣一样,而对于这道疤痕,刘梅是再熟悉不过了,但是她不敢确定,不过她没有再想着把青年送到警察局了,她找了一个绳子,绑住了青年的胳膊,把他弄上了车,带着他回了家。

回到家里,孩子和公婆都睡着了,丈夫还在等着她,却发现一个她的车上有个青年:“这是谁啊?怎么还绑着呢?怎么回事啊到底?”

“你可别解开,他呀,是路上打劫我的一个人,不过看样子是第一次,被我打晕了。”

“那快送警察局啊,怎么带家来了?”

“你先别问了,快帮我把他弄下来。”

刘梅和丈夫一起把青年弄到了屋里,两个人坐了下来,丈夫又问她:“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你看看这个。”刘梅走到青年面前把青年的袖子撸了上去,而丈夫看到那到疤痕,也是愣住了:“这、这、这不是……”

“对,所以我把他带回家了,我要确定他到底是不是我们的儿子。”

过了一会儿,青年醒了,刘梅夫妇看着他,他却是害怕了:“叔叔阿姨,别把我送警察局,我知道错了,我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我的朋友病了,没钱治,我只能这样干,要把我送警察局就没人照顾他了。”

刘梅说话了:“你的父母在哪?”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很小的时候我就成了个乞丐,被人逼着要饭,要不到就被打,后来那些人被抓了,而我和那个朋友还是只能乞讨。”

“虽然没人打我们了,但是我们还是过的很惨,现在他生病了,我没钱,我就只能抢了,求你们,别把我送警察局。”

“你为什么会打劫我啊?我只是一个小商贩。”

“我听到你车里零钱晃动的声音了,我是真的很需要钱。”刘梅没想到她这一顶,竟然意外的把亲儿子“顶”出来了。

“那你还记得你胳膊上的伤疤是怎么来的吗?”

“我很小就有了,我不太清楚了,好像是被这样一个形状的东西烫伤的。”

“小飞,我的儿子,小飞,是你吗?”

“你怎么知道我以前的名字?”

“小飞,真的是你!我的儿子啊!”刘梅一把抱住了青年,眼前的这个打劫她的青年正是她朝思暮想的儿子啊!

“妈妈?你是我的妈妈?”

“是我,小飞,我是妈妈!这是爸爸,还有爷爷,奶奶,你都还记得吗?”

小飞没有说话。

后来,刘梅带着小飞去做了亲子鉴定,结果出来的时候,刘梅哭成了一个泪人,小飞,就是她的亲儿子,就是她十三年前从手里丢失的亲儿子。

这事儿,在她心里已经装了十三年了。

后来,刘梅把小飞带回了家,而他的那个朋友,刘梅夫妇也拿钱给他治了病,去警察局立了案,也暂时留在了家里。

虽然负担更大了,但是刘梅却特别高兴,因为她的一家人终于团圆了。

编辑 分享 2020-12-25 16:58:22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