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好痛可不可以拔出来 我被学长强制医疗

“呼...呼...”

“学长,我的手好痛啊,你能不能轻一点!”

“大男人的喊什么痛,忍着!”

“你可不可以快点拔出来!你被针一直扎着试试痛不痛!”我面色狰狞的对着面前的学长吼到。

“你再忍一忍,马上就好了。”

“我都说了,不用弄、不用弄,你非要弄,都这半天了,还没拔出来!”我生气的看着认真给我拔刺的学长。

“闭嘴,好了。”学长的话音刚落,他就放开了我的手指,我连忙对着我的手指吹气,针扎的疼痛感还在。

接着我按了按手指,发现没有那种痛感了,知道手里的刺已经被拔出来了,于是看着蹲在我面前的学长,小声的说了句:“谢谢。”

他见我没事了,便拿着针回到自己的床位,我看着他的身影,不知是感激还是什么别的。

其实我的手只是在下午上体育课的时候打排球不小心扎到了一根刺,我一开始没在意,结果越扎越深。

上完课回到寝室的时候,我就一直坐在床上摆弄着自己的手指,发现我确实没有办法把那根刺弄出来,于是就放弃了。

可是学长回来后发现我的动作有些不对劲,知道我手指扎了刺之后就强制性的给我“医疗”,不过还好,刺总算拔出来了。

至于我身为一个大一新生,为什么和一个大二的学长住在一个寝室,就要问我们学校的安排了。

怎么就这么巧,我们班男生寝室就余出来我一个人,迫于无奈,老师在征得学长的同意之后,把我安排在了学长的寝室。

虽然我们是四人间,但是现在只有我和学长在住,至于学长为什么能自己单独住一个寝室,那就要仰仗他那有钱的爹了,不过关于他的消息我都是道听途说。

和他一起住了这几个月,我也没发现他多有钱,可能是有钱人都不喜欢露富吧,不过我平时和他私底下的交流也不多。

这一天我照常自己一个人去上公开课,这种公开课是大一和大二的一起上的,因为寝室的原因,我一直都是独来独往。

不是说班级里的人孤立我,而是我确实感觉到自己和他们走不到一起去,因为他们才是朝夕相处的人。

但是我们的关系还是不错的,经常一起下课去吃饭什么的,不过像今天这样的大课,我都是自己一个人坐。

到了报告厅之后,我发现右侧还有一片位置没有人坐,于是就走过去挑了一个没有人注意的角落坐了下去。

随后进来的人越来越多,大多数都是三两成对的,或者就是一宿舍人坐在一起,我这个角落因为位置不太好,反而人不多,我想这样也好,反正自己一个人安静的听课还更有效率。

突然,报告厅热闹了起来,就像是那种窃窃私语的声音,可是所有人都窃窃私语,声音可就不小了,我抬起头看向人群的焦点,发现是学长。

果然能引起轰动的也就是他了,他四处环视了一下,似乎在看哪里有位置,而左侧和中间旁边有位置的女生都小小的激动了一下。

似乎在期待他能过去坐,我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好戏呢,突然他的目光就看向了我,我突然和他对视了,心里冒出不好的预感。

我连忙低下头,可是我又觉得这个动作有些别扭,我在害怕什么?我不应该害怕,都是同学,有什么好害怕的?

但我还是从口袋里掏出了口罩,麻利的戴在了脸上,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我抬头一看,旁边正站着一个人,我吓了一跳。

没想到他真的坐到我旁边来了,他看见我鬼鬼祟祟的样子,可能是觉得好笑,伸手摸了一下我的头顶,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他摸我的动作很隐蔽,远处的人看不清,但是我前面还有人啊,我觉得不出一个小时,全报告厅的人都知道有钱学长和一蒙面男子“亲密接触”了。

我多冤啊!

他落座的那一刻,报告厅响起了不少的叹息声,似乎在为学长没有坐到她们身边而失落。

原本我选择的这个角落,就是想安安稳稳的听个课,没想到这两个小时的课,全场三分之二的目光都落在我身边的这个人身上,就连老师都好奇了。

看见是他后,老师都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看来学长比我想象中的要出名的多,不过还好,我在他身边就是一个陪衬的人,没有人会注意到。

现在我只祈祷:赶紧下课吧!

编辑 分享 2021-01-05 14:16:10

1个评论

呕吼,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