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轻一点啊撞到那里了 她和死对头亲密接触

“学长,你轻一点啊,就是撞到那里了,你轻点!”程雨柔小声的反抗,早知道就算二次受伤也自己来了。

她没想到,自己还能有和学长这个死对头在户外来一次“亲密接触”,真的是失策、失策。

当清晨的阳光折射在玻璃窗上的时候,程雨柔皱着眉闭着眼,懊恼地伸手去摸桌子上的闹钟。

“该死的,今天周末竟然忘记关闹钟了!”

一把摁停闹钟,程雨柔又继续呼呼大睡去了,睡着睡着却突然听见有人在喊自己:

“雨柔!你在家吗?开开门啊!要来不及啦!雨柔!程雨柔!你听见没有?”

“咦?谁喊我?还有谁能不能告诉我一个女声为什么这么具有穿透力?”程雨柔满脑黑线地默默吐槽,四肢却依旧懒懒地不想动。

“程雨柔,你要是再不出来,秋游就不带你参加了!那么你的团队活动参与度就肯定不合格了!那么你就进不了学生会了!”晓菲继续焦急地喊道。

“让我来。”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程雨柔同学,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要把你昨天在办公室趁机偷看你们班主任试卷的事情说出去了!”

有道是“士可杀,不可被要挟”,一听到老班的名字,程雨柔惊得猛然坐起,这一惊之下顿时睡意全无。

麻利的掀起被子后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下了床,直奔二楼阳台,推开窗户一看原来是晓菲和罗然正站在楼下。

程雨柔顿时想起今天虽然是周末,但也是学校组织秋游的日子,这下坏了,亏得他们过来喊自己了,要不按照自己的周末常态,不得睡到秋游结束啊!

“等我一下,马上下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洗漱好之后,程雨柔匆匆踏了双鞋子便下了楼。

等到他们三人到学校的时候其他同学都已经上了车,司机师傅正在催,看样子是在等他们一行。

“下次不要再迟到了,知道吗?这样耽误整车人的时间是非常不对的!”老班训道。

“是是是,下次不会了!求老班您高抬贵手啊!”程雨柔现在已经摸清楚老班的脾气了,认错态度好得不要不要的!

清晨的囧事很快就被秋游的热闹气氛所替代,同学们叽叽喳喳地说了一路,都在期盼这次的秋游。

车子平稳地使出市区,上了高架,约摸又过了1个小时,便到了目的地——黄金森林。

跟着老班和导游的步伐,步行几百米后便看见了一片树林。

一棵棵的梧桐树尽收眼底,一眼望去,金灿灿的梧桐叶在风中翩翩起舞,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梧桐叶地毯,温暖雅致,美不胜收。

“各位同学们,大家可以在这里稍作歇息,顺便解决午餐问题,我们下午1点钟在这里集合。”

都是正直青春期的孩子,听闻导游的话立马该吃的吃,该玩的玩,该拍照的拍照。

“程雨柔,我们去那边拍好不好?那边的落叶更多,颜色更好看。”晓菲一边询问一边不由分说地拽着程雨柔的手就走。

“啊!停一下!”程雨柔瞬间皱了眉。

“怎么了?雨柔,你没事吧?”

“没事,刚刚走得太急,撞到石头了。”

“那你赶紧坐下来,我看看。”晓菲赶紧扶着程雨柔坐了下来,帮她卷起裤脚。

“额…雨柔,那个…就是…我突然想起来,其实我也不会看跌打损伤……”

“……”程雨柔无语,只得作扶额状。

“怎么了?不是喊着要拍照吗?怎么?知道自己适合蒙面,后悔没有带口罩了?”

罗然作为学生会会长,负责此次活动的安全工作,巡视的时候见她们俩一脸愁容地坐在这里,便忍不住打趣。

“……”你丫的每天不损我一次就不舒服是吧?程雨柔暗自恼怒。

“是这样的学长,刚刚我不小心把程雨柔的脚扭伤了!”晓菲急切的声音带着满满的歉意。

“我看看。”罗然弯下腰,伸手握住程雨柔的脚踝。

“啊!疼!疼!”程雨柔条件反射地拍开他的手。

“看样子蛮严重的,已经肿了一圈了。”看到程雨柔疼成这样的罗然也失了笑容,“继续爬山是肯定不行了,我去找点药膏,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会。”

没有一会儿他便急匆匆取了药膏回来,只见他蹲下身子,打开瓶盖就要给程雨柔抹。

“学长,还是我自己来吧!”程雨柔吓得连忙伸出手。

“不行,你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力道把控不到位,可能适得其反,为了避免你二次受伤影响进度,还是我来得好。”罗然仔细地将药膏倒在掌心,合掌、揉搓,化开药膏,覆了上去。

不知是因为药膏太凉,还是男子的掌心温度太热,肌肤相触的那一刹那程雨柔的心房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那感觉快到稍纵即逝,轻得似是幻觉。

正午的太阳直射大地,地上的影子又矮又粗,可是,她却突然觉得此时的罗然可爱极了!

她难得如此安静地看着面前的他,此时的他没了往日的揶揄嘲笑,没有往日的别扭傲娇,却多了一分细腻与三分温柔。

程雨柔双手不自觉地伸向他的额头,覆盖在扭曲成毛毛虫形状的眉宇之上。

他诧异地抬起头来,纤长的睫毛微微一挑,乌黑透彻的双眸直视程雨柔,像认真探索寻求真理的孩子,一动不动,程雨柔却似忽然被火烧了一般慌乱起来!

“好了学长,谢谢你!我先回去了,秋游你们玩得开心。”程雨柔忍痛站起来,转身欲走。

“晓菲,帮我和老班告个假。”

咦?是谁这么大胆竟敢抓本小姐的手?拉出去剁了!可是手指很修长,手心很温暖,手掌很厚实,就这样拉着也很舒服。

“晓菲,我送她回去,你顺便帮我一起请个假吧!”沉浸在要不要剁手的选择中的程雨柔同学只见眼前的会长袖章一闪,而后便到了某人的背上。

她被惊得一时间忘记了言语,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走出了十多米远。

伏在罗然的背上,程雨柔恍若身在云层,山路并不好走,一颠一颠的,像是随时都可能从云端掉下来一样,她想赶紧摔个清醒。

可是云朵太软太轻,她又舍不得立即离开这片首次造访的天地,低下头,泛红的耳朵紧贴着他的侧脸,耳边轻微的呼吸声慢慢地变成急促的喘息。

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本就羞红的脸上,她觉得,她好像快喜欢上眼前的这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学长了。

编辑 分享 2021-01-05 16:53:42

1个评论

学长可能也喜欢你哦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