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看镜子怎么爱你的 为了美丽我不择手段

当我再次躺上手术台的时候,我的心情没有紧张与忐忑,也没有手术会不会失败的担忧,我只有脸蛋越来越美丽的期待。

为了让自己变得更美丽,我变得不择手段。

我的不择手段是用在我自己的身上,而不是用在别人身上,女人要舍得对自己下手,才能赢得别人的关注,要不然就成为路人甲或者路人乙。

我自小就对自己有一种迷之自信,我认为只要我想做到的事情,就没有我做不到的,无论是成绩还是交朋友。

可是现实却像一定要和我作对一样,把我变成一个不同于普通女生的女生,可是我无能为力,只能任由别人掌控我的生活。

我从小就是一个胖子,三年级之前还好,但是自从四年级开始,我就像吃了激素一样,越长越胖,越长越胖。

我的学校生活里,我记忆中我就是班上最胖的那个女生,你能体会到那种因为胖把裤子磨坏的感受吗?

每次班级定班服或者校服,我关心的从来都不是样式好不好看,而是这个款式的我能不能穿上,要是能穿上我应该定多大码的,是不是班级上最大码的。

还要应对班委过来询问你体重时的窘迫,撒谎和不撒谎就在一瞬间,我后来仔细想想,我好像每次都是撒谎的,因为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真实体重。

如果你遇上一个贴心的班委,她或许会偷偷的问你,保留你的面子,可要是遇上那种故意奚落你,想看你出丑的班委,她就会当着班里所有人的面大声的问你。

好巧不巧,我都遇见过,前一种还好,第二种人就比较可恨,当她问我的时候,全班人都在那里哈哈大笑,甚至还有人“好心”的替我回答体重。

有一种感受叫做“我恨不得钻进地缝里面”,而我当时恨不得立马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然后消除他们脑子里面所有关于我的记忆。

可是不能,我依然要面对现实。

我几乎每天都能接受到同学的嘲讽和奚落,他们或许不是故意的,但是用体重攻击我已经成为了他们下意识的反应,这才是最可悲的。

我发现不能改变,或者是不能堵住他们的嘴之后,我就在心里告诉自己,没关系,这些话你都已经听习惯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我就把他们的那些刺耳的话照单全收,有的时候还能用来自黑,然后和他们一起嘻嘻哈哈,其实我知道,我是笑不出来的。

而最让我接受不了的,就是来自我最亲的人的攻击,就是我的妈妈,说实话,我很爱很爱我的妈妈。

但是我有的时候又忍不住埋怨,我一直认为家是我最温暖的的港湾,可是我忘了,港湾也有黑暗的时候。

当妈妈用学校里的那些人一样的话来说我的时候,我真的有些崩溃,为什么?为什么连你也要伤害我?

你知不知道你的女儿在学校受的伤害已经够了,为什么你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往我的伤口上撒盐?

你知不知道你的一句“你都快胖成猪了”抵得上外人的千百句最难听的讽刺,你说你是开玩笑,可是你看看女儿我,能笑得出来吗?

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减肥?

我想说,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减肥?可是这世界上偏偏有些人就是那种喝一口水就能胖十斤的易胖体质,减肥如果真的很容易的话,世界上就没有胖子了。

所以成年后的我选择用外力改变我的形象,我去整容医院做了全身的抽脂,还对我的脸做了一些小改变。

看着镜子里面越来越漂亮的我,我想起来整形医生的那句喃喃低语:宝贝,现在看看镜子,多美丽,别人怎么爱你都爱不够。

我知道他的话不可信,他的话对我来说就如同魔鬼的呼唤,我应该抵制的,可还是无法自拔的沉迷于此。

整容有错吗?大多数人都会斩钉截铁的说一句:有错。

可是,长的丑有错吗?你的良心会让你说:没有错,外貌只是外在的东西,不必太过计较。

可是如果长得丑没有错,那么为什么有人就像恶魔一样指责那个人长得太丑了,让她这辈子别出来吓唬人。

既然没有错,为什么要接受这世间最多、最大的恶意,这就是你们口中说的没有错吗?那什么是错的,想变美是错的吗?

我只想说,我们生来就是独立的个体,如果做的事情不伤及别人,那么别人就没有权利来评价你的对错,所以说,做自己,才重要。

编辑 分享 2021-01-07 14:48:58

1个评论

都是世俗的眼光啊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