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殿下慢一点风太大了 太子妃受不住他的力道

“太子殿下!慢一点!风太大了,奴才快要跟不上了!”马车外王公公的声音响起来,看样子是太子殿下又在策马奔腾。

这是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出宫游玩的第三日,再过三日,他们就要回去了,太子性情一向桀骜不羁,好不容易出来怎么会安安稳稳的坐在马车里面。

马车一旁的车帘被一双玉手缓缓掀起,太子妃看着远处那个正肆意洒脱的人,脸庞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意,好似在替眼前的人开心。

这时远处的人突然调转马头,朝着她的方向跑过来,太子妃愣了一下,放下车帘当做刚才的一切都没发生。

不一会儿,正在行驶的马车停住了,车外响起太子的声音:“太子妃,本宫带着你转转吧。”

马车的前帘被宫女掀开,太子妃小心翼翼的走出开,下了马车立足于黑马面前,似乎在考虑怎么上去。

这时太子翻身下了马,走过来抱住太子妃的腰身把她架到马上,太子妃惊呼了一声,有些承受不住太子的力道。

太子又翻身上马,坐在太子妃的身后,小声的说:“坐稳了!”然后一抽鞭子,马便跑起来。

马越跑越快,快到把身后的宫人都甩的远远的,直到这苍茫天地间只剩下两人一马驰骋在广阔的草原上。

太子妃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微风和身后人宽阔的胸怀,心里的郁结好像一瞬间就消失了,即便她知道太子并不爱她,但此刻能与他共乘一马,足以让她欢喜。

他们在山坡顶停下,从此处放眼望去,皆是茫茫的草原和无垠的原野,这都是当今圣上的天下,将来也会是太子的天下。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太子太子妃不得不启程回宫,不然皇帝又要怪罪下来,即便只是不痛不痒的惩罚,但是在这诡谲云涌的朝堂,任何一件事情都有可能引来言官的口诛笔伐。

回到东宫之后,太子便去了御书房,而太子妃回了自己的寝殿,还没坐稳,便有宫人来报说是太子侧妃求见。

太子妃深呼一口气,忍着满心的不快见了侧妃,本来她是有权力不见这些让她心堵的人,可她偏偏是太子最喜爱的人,她不得不见。

果然一见面,侧妃就用酸溜溜的语气好一番打趣太子妃,她本来就身体有些不适,能见侧妃已是容忍。

从小就备受宠爱的她何时这样受过气,不等侧妃把话说完就让人把她请了出去,也不管太子会不会不高兴。

太子妃一直歇息到傍晚时分才醒过来,贴身宫女见她醒来,连忙端上一直热着的白粥,让她垫垫肚子。

“主子,听说太子今天晚上又去了侧妃那里。”宫女小心翼翼的说。

太子妃喝粥的手一顿,听到这话便没什么胃口的挥挥手,让她端下去,宫女自知多嘴惹主子不高兴了,连忙退出去。

太子妃依靠在床头上,想着那天和太子同乘一马驰骋草原的场景,心里的难受又多了一分。

原来,她还是抵不上他心爱的女子,一回来便迫不及待的去了侧妃那里,太子妃捂着心口咳嗽两声,感觉脑子昏昏沉沉,没一会儿又睡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窗外还是黑的,不过已经不是昨夜,她竟睡了一天一夜,宫女告诉她是因为回来时受了风寒又发了热,才会昏睡许久。

她不关心她的身体怎么样了,只关心太子有没有来看过她,可是宫女闪躲的眼神和吞吞吐吐的语气,已让她了然于心。

这一病竟然病了半月有余,太子期间只来看过一次太子妃,却被她以身子不适恐传染给他的理由拒绝了。

太子在她这里碰了壁,自然就不愿意过来了,到是侧妃假惺惺的过来看过好几次,只不过一样没有见到太子妃的人影就是了。

又过了半月,太子妃警觉自己的母亲已经好久没有给她来信了,于是便让人去打听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若无事便让她母亲进宫陪陪她。

隔天太子妃的母亲就到了东宫,太子妃看见她的时候就忍不住起身奔向她,就像小时候见到她的那样,或是她现在见到希望时的样子。

她向母亲诉说在这宫闱里的苦闷和郁结,但是母亲只能轻声的安慰她,并不能像小时候一样,女儿受了委屈还能不管不顾的寻回面子。

自进入东宫之后,这是太子妃第一次在母亲面前露出脆弱的面容,以前的她即便是再难过,也不会表露出来。

而现在,或许真的被太子伤了心吧,总觉得有些不一样了。

编辑 分享 2021-01-11 15:33:19

1个评论

古代的婚姻总是逃不过权势二字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