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将手放到我裤子里掏出一根烟 这是最后一次见面

再次见面的时候,他说,“有烟吗?”我说没有,同桌将手放到我裤子里掏出一根烟,然后点上了,“我就知道你看着老实,其实一肚子坏水。”

我没有多说什么,在他眼里,我是他的小学同学,那个时候我的确很老实,但是现在我已经辍学了,在家成了一名标准的无业流民。

我念完初中,由于少不经事,性格叛逆,高中读了一年我就离家出走,被社会一顿教训,后回家,父母故意将我闲置,我整天没有事。有的时候,趁父亲不在家,偷偷的拿他几根烟,悄悄从后门溜出去散心。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遇到了他,王强,一个被生活捉弄的同桌。

王强有小儿麻痹,腿脚不方便,后来家里出事了,比我还要早就不上学了。我看着他,他的样貌没什么大的变化,就是眼窝更深邃了一些,下巴和嘴唇上有几根胡子,薄薄红红的嘴唇跟女孩子似的。

我们闲聊了几句,他开玩笑说,“大才子,今天又不是礼拜天,还没放暑假呢,你怎么没在学校?”我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在我父母面前,我一直都在硬扛着,不肯服软,可在他面前,我心里突生一种惭愧。

我不上学是因为叛逆,他不上学,一方面是因为身体,也因为他不成器的哥哥。

王强虽然身体有残疾,但是性格很温和,他的哥哥是村里有名的混混。曾经,他们家在我们村也是有名的发达人。

他的哥哥看起来就是一个狠人,因为打架被开除,后来学着做早餐,结果跟别的混混吵起来,直接泼了人家一身热油。不仅如此,他还闹出了很多事情,本来是富裕的家庭,因为这么一个不成器的儿子,渐渐没落了。

用我爸的话来说,王强的父亲心气没了,他父亲我曾经见过,干净利落的一个人,那几年再见的时候,变成了一个邋里邋遢的平平凡凡的老头子。

看着眼前这个熟悉有陌生的玩伴,不知怎么的,我和他说了很多,他说父亲答应他,攒够了钱,就带着他去做手术,看着他眼睛里闪闪发光的样子,我似乎也有了改变。

我没有想到,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我从此脱胎换骨,重新回了学校,去了外地读书,而他,则自杀了。

他的哥哥犯事,父亲只能拿出全部积蓄来赔偿,王强没有办法做手术了,想不开自杀了,他的父亲又生气又内疚,也走了。

这个家里,就剩下了他哥哥一个人。

编辑 分享 2021-01-12 13:22:51

1个评论

心疼王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