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室一边上课一边做题 他怀疑这就是一场梦

老师和学生在教室一边上课一边做题,小赵也在奋笔疾书,看起来很努力,但是他却没有什么目标。父母总是说,“不上大学就永远和我们一样,你愿意吗?”

小赵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上大学意味着更好的生活,和现在不一样的生活。

他跟着父母回到了老家上学,托了亲戚的关系进了重点高中,那个时候,小赵还不能领会母亲的用心良苦,只觉得学校里的氛围严重压抑他。

高考是以分数论英雄,有时少一分,就是重点线与普通高校的区别。在这个学校里,每个人都在争分夺秒学习,仿佛少读一分钟便误终生。

小赵曾经反抗过,但是现实却把他击倒了,父亲外出打工被拖欠了工资,他的小拇指也没了。从那之后,小赵突然就“听话”了,然后他开始了刻苦学习。

从那个时候,他感觉扛上了整个家庭未来的重担,第一次决心要考上重点大学,觉得那才是摆脱山城的牢靠门票。于是,他开始了没日没夜地刷题,到头来才发现,在高考的规则里,分能补拙。

最终,小赵把自己训练成做题专家,成绩也从百名开外,跃到了全年级二三十名。在那个夏天,小赵分数过了一本线,从所有能够得着的985大学里,选择了最近的大学。

他以为自己真的改变了命运,但是现实却给了他无情的一击。大学四年,他靠着大大小小的考试证明自己,成为了本专业保研的有力竞争者,但临毕业,他开始害怕本专业读研。

于是,他选择了跨专业考验,但是却得了抑郁症,精神状况正逐渐失控,他的自制力越来越差,到最后日夜颠倒,吃不下饭,体重在几天内骤降8斤。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跟着父母回家了,那些毕业的同学都有了前程,只有他,就算毕业,似乎还是一个废人。

他也想找工作,但是给大批互联网企业投去简历,没有得到过回复,最后只能选择了一家小的公司。想到这里,他心疼父母,为他们劳心劳力培养他,到头来儿子变成这副模样而感到可怜。

但是,他又有什么资格俯视父母?他是一个失败者,就算是失败了,也回不到农村了。

编辑 分享 2021-01-13 15:12:06

1个评论

这说的不就是我吗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