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的刀好大好长 我被迫成为他的传人

“师傅,你的刀好大好长好威武啊!”小小的我蹲在地上,捧着脸看着耍刀结束的刀客,我给了他毫不吝啬的夸奖。

“娃娃,你也想要成为像我一样厉害的刀客吗?”刀客师傅走过来看着我问。

“当然想了,但是我不会啊!”小时候谁不想当大英雄,年少的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下意识的回答将改变自己的一生。

“好,那就把‘师傅’改称‘师父’吧!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无极刀唯一的传人了!”刀客听见我稚嫩的回答,开怀大笑,我就这样被迫成为了他的传人。

刀客带我辞别父母之后,便把我带去了一处深山老林,那时的我不知道即将陪伴我度过整个童年的,就只有满山遍野的野物和一个疯癫的刀客。

都说少年不知愁滋味,可我从离家那日起我就担心自己能不能安安稳稳的活下来,因为我这师父虽然刀法厉害,但是在生活这方面简直就是一个白痴。

这在山中十余年间,我靠着自小帮母亲做活的记忆,养活了我和师父,而师父每日就只有教我练刀。

刚开始年幼的我不懂为什么这比划来比划去的几个招式叫“无极刀”于是便诚心的向师父发问。

他却告诉我,等我再练几年就知道了,于是又练了几年,我对这几个招式已经练烦,这时他告诉我:无极刀,练时稳扎稳打,用时随手而起,无论做什么事情,只要抬起手就能想到刀法,所谓刀法,贵在无极。

那个时候的我正是青春年少时,最听不得师父在我耳边唠叨这些繁文儒词,我想,你一个生活都不能自理,还想每日喝酒的老头,能明白些什么道理。

虽然我的心里这样想,但是我一直把这句话记在心里,这一记,就是半辈子。

在我二十岁那年,老头突然让我下山了,其实关于下山这件事情,我已经求他好久了,但是他一直不同意,我也曾偷偷的跑过,但是每次还没到山脚,就被他抓回来了。

现在让我下山,我一时间还有些不舍,临行前,我背着师父赠予我的刀,跪在他身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师父,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到时候给你带好酒!”我眼含不舍的看着他。

他只挥了挥手,示意我可以走了,“徒儿,一定要记住为师的话,切记切记啊!”

我大声的应声,转身离去,那时我竟不知,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师父。

下山后,我首先就奔向家里,算起来我都已经整整十六年没有见过父母亲了,不知他们能否认出我来。

我满心欢喜的按照记忆中的路线走向归家的路,可是记忆中沿途建立的村庄现在竟然早已破败不堪,这实属不应该。

离我家所在的村子更近了,可是我的心也越来越忐忑,直到我看见村头那血腥惨乱的一幕。

我发疯一般的奔向家中,可是一开门就看见了年老的父母亲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已经没有了气息。

我抱着他们的尸体仰天长啸,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报仇!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编辑 分享 2021-01-14 17:07:15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