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想跟你做夫妻到死 我爱老婆爱到骨子里

“老婆,真想跟你做夫妻到死,我真的好爱你。”我紧紧的抱着病床上躺着的老婆,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慢慢说道。

认识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一个典型的“耙耳朵”,他们有时候会嘲笑我怕老婆,可是我知道,我以这个称号为自豪。

在我看来,所谓的“耙耳朵”,只是爱老婆,疼惜老婆的解释,而不是说这个男友在某些方面多么的没有面子,这东西和男人的面子没有关系,男人的面子也不用在老婆身上找。

我和老婆结婚三十年,我爱她爱到骨子里面,我年轻的时候就知道在我决定娶她的那一刻,她将是我一辈子的牵挂。

我和老婆相识于我们最美好的年纪,说不上一见钟情,只是在时间的长河里面,我们用了两年的时间把对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

没有铭心刻骨的追爱,也没有撕心裂肺的分离,我们的结合就好像是水到渠成,但是我们的感情却是比任何人都要坚定。

从步入结婚殿堂到有了孩子,再到孩子长大成人,我们经历了无数个日日夜夜,这些日日夜夜里也有数不尽的欢喜和伤悲。

我犹记得老婆生儿子的那天,我还在单位上班,但是我妈打电话跟我说我老婆的羊水破了,要生了,送去医院了。

我发誓,那天我用了这辈子最快的速度奔向了医院,后来我还调侃自己,说要是用我那时的速度参加世界短跑比赛,中国一定是冠军。

到医院后,老婆已经进了产房,我妈正在门外等着,我岳母岳父很快也到了,可是这产房一进,就是四个小时。

等到三个小时的时候我已经在心里想好了保大还是保小的问题,但庆幸的是,一切都是我庸人自扰,我老婆儿子都是安全的。

但有了这一次的经历,无论我妈在我耳边再怎么念叨,我也没同意再要第二个孩子,因为我忘不了老婆在产房里面那痛苦的叫声和那时我心如刀割的感觉。

我们就这样相互扶持的走过了三十个春秋冬夏,我们也相继送走了我的爸爸妈妈和她的爸爸妈妈。

仍记得最后她妈妈去世时,她说:“现在,我就是真正的妈妈了,我永远失去了女儿的身份。”

我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就安安静静的待在她的身边,让她能感受到我的存在,让她明白还有我的存在。

可能人这一辈子就是不能一直顺遂吧,所以现在的我们才那么痛苦,时间给了我们成长,也给了我们孩子的成长。

我的老婆突然病了,她得了一种忘记我的病,在她用陌生的眼神看向我时,我突然觉得我的前半生好像都白活了。

她的记忆里面不再有我,而我此时的世界里只有她,我只想永远的陪伴着她,直到我们的肉体连同灵魂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我常常在想,如果有一天,我老的忘记了你,我又该如何的记起你?我只祈求,你不要忘记我,你要记得,我永远是最爱你的那个人。

编辑 分享 2021-01-14 17:08:08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