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冰块一个一个挤出去 偷喝冰酒让老爸逮住

我小心的把手里的冰块一个一个挤出去,尽量不发出冰块撞击杯壁的声音,在黑夜中暗自期待着自己即将品尝的美酒。

下一秒,客厅里的灯突然亮了起来,突如其来刺眼的灯光把我的动作暴露在光明之中,我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

缓了一分钟左右,我慢慢的放下手中的冰袋,然后僵硬的转身看向正双手抱胸倚在客厅影壁墙的男人。

“爸,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啊!”我尴尬的说。

“好小子啊,竟然敢偷喝我的酒了。”我爸似笑非笑的说。

“哎?这是酒吗?哎呀!我拿错了!我要拿的是水啊!”我假装惊讶的看着吧台上那瓶还未拆封的酒,还假装好奇的多看了两眼。

我精湛的演技让老爸完全看不出这瓶酒其实是我刚才精挑细选过的。

“是吗?那你把冰袋拿出来干什么?挺会享受的啊,还知道喝这个酒要放冰,跟谁学的?”老爸扬声问道。

“哎呀!都是误会老爸,我这不是大晚上的热醒了,口渴,拿水拿错了,然后顺便拿出冰袋给自己降降温,哈哈。”我奉承着打死不认的方法就是不松口,反正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不是我。

“那看来我在你屋里装一个空调还不够啊,难道我还要再装一个吗?”老爸说着突然往我这里走来,看见他的动作,我吓得把酒赶紧放回去,然后抱着冰袋就从另一个方向溜回了自己的卧室。

真是失策,想要偷喝冰酒,结果被老爸逮个正着,就是可惜了,我还是没有尝到酒的味道,我坐在床上咂咂嘴,只好在梦中尝尝老爸的酒到底是什么味道的了。

我之所以想喝酒,就是想知道就到底有什么魔力,让老爸对它爱不释手,每天都要饮上两口,甚至有的时候会喝的酩酊大醉。

其实我也知道老爸喝酒肯定和老妈有关,我以为那件事情在老爸已经过去了,可是直到有一次我照顾喝醉的他,在他嘴里听见妈妈的名字时,才知道他一直活在愧疚里面,也知道他喝酒是想麻痹自己。

六年前,我十二岁,那时候刚刚上初中的我开始住校,我记得很清楚,那是我初中住校后第一次回家,是妈妈打车来接我的。

那天的天空灰蒙蒙的,厚重的云层把阳光遮挡的严严实实,没有一缕阳光能穿破层层迷雾照耀在大地上。

妈妈接到我时,天空中就飘起了细细的小雨,虽然我不喜欢这种天气,但是见到妈妈的喜悦冲淡了这种感觉。

妈妈还是照样打车把我带回家里去,可能是因为附近的学校都放假,所以路上难免有些堵,不到半个小时,原本的毛毛细雨变成了瓢泼大雨。

路上到处都是车鸣声,我靠在妈妈的怀里看着雾蒙蒙的窗外,心里有些不舒服,妈妈叮嘱了司机师傅好几遍,说速度不重要,安全最重要。

司机师傅自然也知道,可是我们明白,有些司机就不明白,在过一个四岔路口的时候,一辆大货车因为雨天路滑,刹车失灵,径直的冲向我们。

我仍能记得妈妈脸上惊恐的表情和她下意识把我护住的动作,整个出租车直接被撞翻,当时我就觉得眼前的东西动的好慢、好慢。

再醒过来时,已经是一星期以后了,我在医院整整昏迷了一个星期,而我,再也见不到妈妈了。

那场车祸,不仅带走了妈妈,也带走了司机师傅和后面车辆的几个人,可谓惨烈,而我因为妈妈的死命相护,活了下来。

你说我恨吗?可是我应该恨吗?我说不上来,因为这种事情是谁都不想看见的,可它就是发生了。

后来我在爸爸喝醉之后明白了他愧疚的原因,原来那天他原本是可以开车带着妈妈来接我的,但是因为公司临时有事,他让妈妈打车去,因此耽误了半个多小时。

我清晰的记得当时爸爸的喃喃自语:“如果我当时按时带着你妈妈去接你,是不是就能在下大雨之前赶回来?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时的爸爸满脸清泪,一脸希冀的望着我,希望我能给他一个答案,但我只是沉默不语,没有说话,因为我们都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逝者已矣,生者如斯,再去追忆,带给自己的只有无穷无尽的痛苦,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意义,活在当下,才是真正的对得起。

编辑 分享 2021-01-14 16:23:15

1个评论

我的天,我今天的第二个沙发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