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学长提出无理的要求 只为试探我在他心中的地位

“学长!我想吃你手里拿的荔枝味的棒棒糖!行吗?”我面上兴高采烈,实则心里非常紧张的问着面前的学长,因为我想试探我在学长心中的地位。

我明知道学长手里的棒棒糖是给他心仪的女孩准备的,还偏偏要“自取其辱”的张口,可我就是不甘心。

“不行哦!这可是给诗岚的,她最喜欢吃这个荔枝味的棒棒糖了!”学长的一句话彻底将我打向深渊。

“可是学长,我也喜欢吃荔枝味的棒棒糖啊!你可以先给我吗?”我还是不死心的开口,我不相信我把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他还是无动于衷。

但是事实证明,一个人若是眼里没有你,即便你在他面前再活跃,他还是看不见你的存在。

我还没等来答案,就看见学长高兴的跑向另外一个方向,然后把手里的荔枝味棒棒糖献宝一样的递到了我那个室友诗岚的手里。

而诗岚却一脸不高兴的看着他手里的棒棒糖,娇气的说:“我不想吃棒棒糖,太甜了,会长胖的,我想和水,你给我买一瓶水吧!”

我就看着学长立马把棒棒糖随手递给了身边的一个人,然后又接过那人手里的水说:“你看,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诗岚这才高兴起来。

我站在一旁看完了全程,我没有关注学长脸上的欣喜和诗岚脸上的娇羞,我只盯着那人手里的棒棒糖,只觉得一切都太讽刺了。

难道人生就是这样吗?你想要的怎么样都得不到,而现在却被别人随随便便的抛弃在一旁,没有人正眼相待。

我突然觉得眼前的那一幕有些讽刺,便不自觉地移开自己的目光,看向天上的太阳,那太阳刺得我睁不开眼睛,而我也有了理由擦掉眼角的那一滴泪水。

没有继续留在原地看他们恩爱的场景,我转身离开了操场,漫步走在校园的小道里面,我有一瞬间觉得回到了刚来到这个学校的时候。

那时候是我第一次见学长,他穿着干干净净的白内衬,下摆扎在西装裤里面,右手勾着西装外套搭在肩膀手,一路走一路和同行的人说说笑笑。

当时我就觉得我的理想型好像在现实中出现了,因为他那时的形象和我的理想型分毫不差,于是在无意间得知他是辩论社的社长时,我毫不犹豫的就报名了。

即便我从小就是个内敛的人,甚至自己可能在这方面并不擅长,但我还是鼓足勇气加入了辩论社。

后面的事情就和我想象的一样顺利,我成为了辩论社的新鲜血液,每次出活动的时候都能看见学长的身影,而他也渐渐的注意到我。

我们很快就成为了经常联系的好朋友,当然他根本就不知道我心里的真实想法,他是真的在拿我当好朋友看待。

我本以为就这样和他相处着,然后找个机会表白也挺好的,直到他和我的室友诗岚见了面。

见完面的第二天,他兴奋的跟说我他对诗岚一见钟情了,而我就坐在他的对面听他诉说岁诗岚的感觉,我在心里大喊:“我对你也是一见钟情啊!”

可惜他永远也听不到,接下来就是他求我帮忙,让我给他和诗岚牵线搭桥,我本来应该拒绝的,但是看见他眼底乞求的样子,我还是没忍心。

于是我就这样全程参与了他和诗岚相识、相知、相恋的全过程,我觉得我现在还能和他们是好朋友,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所以我也要跳出这个舒适圈,我的朋友不能只有他们,而我也要换换心情,他们现在正如胶似漆,我不想打扰他们。

我开始慢慢的退出辩论社的一些活动,不过重要的一些场合我还是会去,毕竟现在我也是学姐了,学弟学妹们还需要我的帮助。

可能是我的变化引起了学长的注意,他来找我,问我现在出活动的频率怎么这么低,我只好说自己现在在准备别的事情。

我总不可能直接说我不想在他身边待了,那样的话会变得非常的莫名其妙,我还不至于那么的傻。

不过很奇怪的,他提到了那个棒棒糖的事情,他觉得我是因为那个棒棒糖才生气的,而我的反应就是哭笑不得,没想到他还记得这件事情。

我只笑着摇摇头,没再说什么便走了,那个棒棒糖只是万千事件里面一个小小的缩影,而这一个小小的缩影便足以让我认清现实。

他永远都不懂我的心,就像云不懂风为什么走的那样快,不是所有人都有义务留在原地等你回头的。

编辑 分享 2021-02-02 15:45:32

1个评论

暗恋真的是一场悲剧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