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醒来床前飘过身影 继女的行为让我愤怒

“我要你睁开眼看看,我是怎么用破坏你的化妆品的!你这个坏女人!”

我正在睡梦中,就隐隐约约的听见了杨妮的声音,由于她的动静并不小,我还是睁开了眼。

“你在干什么?”我惊讶的看着坐在我梳妆台旁的杨妮,因为屋里有些暗,我并没有看清她的动作,可是我的开灯之后看见她手里的东西,心里的火瞬间就起来了,她这样做真的惹到我了。

其实,杨妮是我的继女,当年与杨毅结婚的时候,我多少有些下嫁的感觉。

那时我自持貌美如花,在成群结队的追求者中挑挑拣拣,一不小心就把自己扔进了剩女的行列。

杨毅是离异男,带着一个年幼的女儿,也就是杨妮,他经济条件虽然差不多,却跟大富大贵差着十万八千里,眼见围在我身边男人的“质量”江河日下,我一咬牙就答应了杨毅的求婚。

杨毅是二手婚姻,大概吸取了前一次婚姻失败的经验,他确实比我更会经营夫妻关系,他对我包容礼让,对我的家人谦卑孝顺。

作为回报,我对他的女儿也视为己出,虽然是重组家庭,但我与杨毅的婚姻,也算是幸福的。

我像所有的妈妈一样,含辛茹苦拉扯着杨毅的女儿,直到她读中学住校了,我才打算生个孩子。

我是个缺乏安全感的人,总觉得半路夫妻无论相处得多好,如果没有一个孩子牵着,总觉得随时都可能散伙似的。

再说,作为女人不生孩子,好像人生就不完整似的,就这样,我生下了儿子小飞。

我承认,有了自己的孩子后,我对杨妮的爱,确实淡了不少,大龄产子,身体机能恢复很缓慢,再加上不分白天黑夜带宝宝,精力有限的我实在分身无术。

我与杨毅的婚姻,因此而渐渐出现了嫌隙,杨毅的家人开始在他耳边说我这个后娘的坏话,我一手拉扯大的杨妮,也在他家人的挑唆下,与我渐渐生分。

一晃时间过了好几年,杨妮读了大学,小飞也上小学了,供两个孩子读书,杨毅的压力一下子大了许多。

再加上生意越来越难做,他的心思都用在了赚钱养家上,对我也没有原来好了,想想他的不容易,我也竭力说服自己不和他计较。

然而,平静的生活,却因为继女杨妮一个过分的举动,被彻底打乱了。

那是个暑假,杨毅出差了,我正在熟睡,却感觉身边有人正小声的说话,好像还嘀咕着什么,我睁开眼,打开昏黄的台灯,我清楚地看到杨妮正在浪费我的护肤品。

她大概是被我突然的动作吓住了,站在原地不敢动,也没有进一步动作,睡在隔壁的小飞也被惊醒了,他进来打开了卧室的大灯,明亮的灯光下,杨妮仓皇而逃。

我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当成没看到一样一笑而过,要知道那瓶护肤水可是花了我一千多块钱!我自己平时用的时候都舍不得,这一下子被她浪费了这么多,我又如何能释怀。

可是杨毅知道这件事情后不仅没责怪他女儿的任性,还说我的小家子气,没有一点大度的样子,我当场就气炸了,和他大吵了一架。

我就不明白了,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一个两个的要这样对我?

编辑 分享 2021-02-05 17:11:34

1个评论

确实不能原谅,一千块啊!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