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鬼故事胆小勿入 吊灯上的一双眼睛

半夜两点,小雪再次从噩梦中惊醒,她抚摸着自己的脖子大口大口的呼吸,脸上的冷汗随着动作滴落在被子上面。

梦中的她被一双散发着腐烂味道的手紧紧的掐住脖子,任凭她怎么挣扎也逃不开,若不是小雪还能醒来,她都要以为这不是梦,而是现实。

她下床来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用冷水洗了把脸,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可当她一抬头,便惊恐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她用手搓了搓脖子上那青青紫紫的痕迹,可是无论用多大劲都丝毫没有改变,她突然意识到,刚才的梦,有些不对劲...

早上六点,三立市最普通的一个小巷子里面,一个身穿大裤衩,白色老汉背心的年轻人嘴里叼着一根自己卷的烟卷坐在门槛上。

他看着西南方向的那一缕黑气,烦躁的把烟嘴扔在地上狠狠踩上一脚,嘴里嘀咕着:“丫的也不知道让老子多休息一天,天天净事儿!”

说完便起身走进自家的小平房里面。

小雪迷迷糊糊的在床上醒过来已经是早上八点,昨天晚上她意识到家里可能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于是开着灯在床上坐着,没一会儿便睡过去。

她看见自己脖子上的青紫还没有消失,只好拿了一件套脖的遮阳口罩把自己紧紧围起来,

别人看来也只说她怕晒黑。

她一早就和公司请了假,打算去最近的寺庙里面拜一拜,虽然她不想相信这些东西,但是秉承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理念,她还是要去求一张的平安符之类的东西。

她坐上城际之间的公交车后,便一直靠在床边思考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现在的房子是她一个月之前租的。

此前并没有听说这房子有什么问题,否则房东也不会用正常价格出租,而且这一个月她住的好好,从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

直到三天前她开始做噩梦,才会有奇怪的事情发生,小雪一直在脑海里面回想三天前发生的事情,都没有注意到她身边坐了一个人。

“嗨!美女!”杨轩转头对小雪打招呼,而小雪这才发现自己身边坐了一个人,她回应般的点点头,虽然不知道他为啥这么热情,但自己的礼貌是不能少的。

“美女,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要不要小道给你算一算啊?”杨轩毛遂自荐,而小雪则怀疑的看着他,看着年纪比她大不了多少,该不会是个的骗子吧?

“不用了,谢谢。”小雪的摇摇头拒绝。

“美女,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又做噩梦了?你这脖子上,是不是有些痕迹啊?”杨轩一句话成功吸引了小雪的注意力。

“这样吧,美女,你要是相信我,等会儿我们在下一站下车,我先替你把脖子上的痕迹消除了怎么样?这大热天的我看着都热。”杨轩提了一个折中的建议。

小雪思量半天,答应了。

半个小时后,小雪看着手机里面自己雪白的脖颈,终于相信这个年轻人不是骗子了,她有些的忐忑的问:“这位小哥,怎么称呼啊?”

“小道名杨字轩,器宇轩昂的轩。”说着还臭屁的摆了一个造型。

“那杨道士,能不能去我家帮我看看,我怀疑我家好像出问题了,你放心,我一定会给报酬的。”小雪心有余悸的说。

“没问题,小道此次出门就是为了这件事情,事不宜迟,带路吧!”杨轩面带笑意的说。

“好!”

一个小时后,两人出现在小雪的出租屋里面,一进去,杨轩脸上的笑意就消失了,他转头问小雪:“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要不然怎么用这么恶毒的法子对付你。”

小雪听的一脸疑惑,但还没等她问出声,就被杨轩推到门外面去了,并叮嘱:“无论里面有什么动静,都不要进来,你在门口守着就好。”

杨轩关上门,伸手在虚空中划了一道符咒,屋里常人看不见的东西渐渐显现出来,他看着吊灯上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一下子笑了:“你趴在上面跟我这装卡姿兰大眼睛呢!”

说着一挥手从虚空中掏出一把通体漆黑的长鞭,隐约中还带点金光,他眼也不眨便抽向吊顶。

上边那个一直伪装的长发女鬼被打下来,她意识到自己打不过面前的这个人,于是连忙求饶:“我错了我错了!是别人让我这么干的啊!不管我的事情啊!饶了我吧!”

杨轩收回鞭子没和她废话,把她受到了锁魂囊里面,打算带回去好好问问,他再次画出符咒把房间里面的鬼气都打散了才打开门,让小雪进来的。

接过小雪的报酬,杨轩挥挥手潇洒的走了,还说:“有生意下次再来找我啊!”小雪看着他的背影一阵无语...

编辑 分享 2021-03-21 13:39:37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