哄女朋友睡觉的鬼故事短篇 工地上的活死人

“老板!不好了!咱们城南的那块工地又出事了!这次砸死了两个!这可怎么办啊!”电话那便包工头的话让王志心里一惊。

他连忙说:“赶快安抚家属,尽量以最少的钱平息这件事情,然后绝对不能让这件事情传出去,知道吗?我马上就来!”王志挂断电话后便匆匆从情人的床上下来,然后穿戴整齐坐上车直奔城南工地。

城南工地这个月已经是第二次出事了,第一次死了一个人重伤一个人,王志花了不少的钱才把这件事压下来,可现在又死了两个人,就算花再多钱也不一定能压下来。

毕竟那些媒体记者就靠这种新闻在大众面前露脸,而且王志在工地的安全措施上确实有猫腻,他可经不起调查。

王志一直很奇怪,城南的这块地就好像故意在和他作对一样,自从买下来后就接二连三的出事,从一开始的地基问题到现在工地发生人命,一件比一件严重。

更何况他前几天找大师来算过,大师也说他已经作法给去除邪祟了,怎么还是出事了?这不明摆着骗人吗?他可是付了十万块的报酬呢!

来不及细想,到工地后,王志赶紧去了案发现场,现在工地已经暂时性停工了,工人们因为死人的问题都闹着要走,包工头正在安抚。

看这样子除了加钱恐怕没有其他方法能解决了。

突然,王志就像中了邪一样,身体突然僵直,脸色麻木的缓步走向工地上的升降机,他的动作把周围人都看愣了,没有一个上前阻止的。

王志把自己升到了今天死人的那个楼层,包工头终于意识到不对劲,连忙大喊,可是王志就像没有听见一样,半只脚已经悬空。

就在他快要掉下去那一瞬间,他胸前的玉佩传来破碎的声音,他也清醒过来,看清楚自己身处何种环境后立马瘫软倒地。

浑身冷汗的他心有余悸的摸着自己脖子上仅剩的那根红绳,旁边就是已经碎掉的玉佩,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惹到什么东西了。

从工地出来的他,连忙拨通了一个电话。

“霍老板!您要救救我啊!”这一句话,便让那头的人成功停下手中的笔。

第二天下午,王志在火车站接到了那个霍老板口中有名的大师,只是王志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因为这大师也...也太年轻了些,看样貌怕是连二十五岁都没有。

“您...您就是霍老板口中的秦大师吗?”虽然年轻但王志也不敢小觑,毕竟这样的人想要整他简直太容易了。

“啊,秦大师是我师父,我是他徒弟,我师父最近在潜心研究新的符咒,让我来代劳,我姓白,叫我小白就好了!”白嵘说着便露出来自己的小虎牙,端着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

“原来如此,那小白兄弟我先带您去酒店吧,您休息一下...”王志笑着说。

“不用了,直接带我去工地吧,早干完早完事,我还想进城玩一会儿呢!”白嵘兴奋的说。

王志只好哈哈笑着点头,他想这小白兄弟年龄不大,倒是挺敬业,于是便让司机带着他和白嵘赶往工地。

因为火车站在城北,所以距离工地有些远,到工地时已经快天黑了,王志赶紧领着白嵘去了发生事故的那栋楼前面。

看着已经完全漆黑的天色和周围乌泱泱的工人,白嵘让王志把周围人驱散,只留他和包工头,没一会儿,空旷的工地上,只剩下三个人。

“一会儿无论看见什么,都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白嵘回头叮嘱他们,王志和包工头练练点头。

接着,他们就看见白嵘从身后的虚空中抽出一道长鞭,长鞭通体泛着金光,近距离看竟然还有符文在周围流动。

白嵘闭上眼屏气凝神,再睁开眼时,眼角有金光留出,在他眼里,那个在工地上作祟的邪物便暴露在他眼前。

只见不远处的一块土地上,一个面目狰狞的白衣男鬼,正趴在地上恶狠狠的盯着面前的三人,尤其是王志,王志只能感到身上越来越冷,看不见那个男鬼。

“你说说你死后安安稳稳的去投胎不就好了,干嘛在这里徒增杀孽,最后只能是灰飞烟灭的下场。”白嵘有些无奈的说。

“你懂什么!若不是这个丧尽天良的人强拆我的房子,我一家老小又怎会丧命于此!”男鬼声音沙哑,说出来的话让人心惊。

“可是我不相信你看不出来这件事情的因果不在他身上,而你为了一己私利杀了这么多无辜的人,和那些丧尽天良的人有什么区别?”白嵘毫不客气的说。

“你闭嘴!今天你也走不了!”男鬼恼羞成怒不客气的朝白嵘袭来,白嵘一挥鞭,打在男鬼的手臂上。

男鬼凄惨的叫着,被鞭子触及的地方冒着黑烟,他惊恐的看着面前的年轻人,终于意识到自己碰上了硬茬,转身就想跑。

可白嵘也没有放过他,继续挥动鞭子打在男鬼的后背上,直到他整个魂体消散在空气中,他才收手。

他看着远处随风飘散的灰烬,不由的摇摇头,小声低喃: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编辑 分享 2021-03-22 15:41:0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