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顶着桌子让我写作业 他奉命监督我学习

当教授顶着桌子让我写作业的时候,我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我抬头不明所以的看着他,那眼神是问他这动作是什么意思。

“你哥说了,作业不写完,不能回家。”他头也不抬的看着手中的文件,就说出来这么一句话。

“教授,别人的家事不要管这个道理你不明白吗?”我有些好笑的问他。

“首先,你是我的学生,其次,你哥是我朋友,再有,写作业本来就是你分内之事,以前不管你是我没有时间,现在好了,我有时间了,你哥也叮嘱我了,你就老实写作业吧。”

我还是头一次在讲课之外听见他一口气说这么多话。

“教授,这样吧,我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作业我今天晚上一定会写,明天给你怎么样?”我忍住心里的不耐烦,好声好气的问他。

“你要是想被你哥亲自监督的话,我倒也不介意,正好还节省了我的时间。”他挑眉看着我,说出的话却戳住了我的软肋,我可不想面对我哥那张冷脸。

“行,教授,算你狠,我写,我这就写。”说着,我用力的点点头,然后打开课本,开始写作业。

全程教授一直站在我面前,但他的眼神一直没离开过自己手中的文件,我心里憋着一股火,不到一个小时,便把本子拍在桌子上。

“行了,我写完了,现在可以走了吧?”我站起来看着他,他这才给我让开一个道,我连忙走出去,和朋友约好的篮球比赛已经到时间了。

酣畅淋漓的一场篮球赛后,我带着满身的臭汗回到家,刚准备换鞋,就看见旁边静静放着一双锃亮的皮鞋,我瞬间意识到,我哥回来了。

果然,我刚走到客厅,准备从冰箱里面拿冰水的时候就被他叫住了:“今天又去哪里疯玩去了?”

我没回答,直到把冰水灌到肚子里面舒服了才开口回答:“当然是去打篮球了,反正不会在自习室温习功课,你看看弟弟我像是那样的人吗?”

我瘫在沙发上,挑眉看着他瞬间拉下来的脸色,心情顿时好起来了,让他害我迟到,我可是快跑了十多分钟才赶到的,都快累死了。

“让你写作业是为了你好,你看看你平时作业的完成率,还不到百分之五十,这样下去怎么能毕业?”他走到我对面的沙发坐下。

“我的哥啊,你说你公司的事情处理完了吗?怎么想起来管我了,还和我们教授是同学,看不出来啊。”我打趣般的说。

“...”他似乎是不想再看见我,一转身上楼了,我就在客厅看电视笑笑不说话。

其实我和我哥的感情并没有外人说的那样剑拔弩张,只是那年爸妈走了以后他就把自己伪装起来,变得喜怒不形于色。

不过我那时候不懂,还以为他是针对我,于是处处给他找麻烦,和他对着干,我们的关系在外人看来就是异常的不和谐。

不过自从上大学以后我也渐渐明白他的意思,但长久的对立让我不知道该怎么服软,还是下意识的会顶撞他,不过我发誓,自己可没有什么坏心思。

又是一个美好的周末,早上我起来的时候,都已经十点多了,按照我哥工作狂的属性,肯定又去上班了,他一天天就没有给自己放松的时候。

和朋友约好十一点在商场见面,我简单收拾一下便骑着我拉风的山地车出去了,其实我有驾照,但是我哥怎么也不肯给我买车,无奈,我只能继续骑自行车了。

可我刚到商业街附近的一个街口,就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一个我哥的,一个我教授的。

这俩今天怎么出来吃饭了?难道商量着怎么对付我?我心里想了无数个理由,觉得他们在一起商量怎么对付我这个理由最合适。

于是没一会儿我也去了那家餐厅,坐在他们看不见我的地方,偷听他们说话。

“你还没打算和你弟弟说开吗?”教授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想听的,于是我竖起耳朵专心致志。

“怎么说?难道硬说吗?再说他现在不是小孩子了,就算说了也不一定会听。”

“你们现在关系比以前好多了吧?”

“在我看来还行,就是不知道他怎么想的,现在的孩子心思太难猜,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他哥,他自己心里也有分寸的。”

“好吧。”

关于我的交谈到底为止,他们又说了其他的事情,不过我已经没心思听了,想到我哥的那句“我永远是他哥”,我下意识的笑了笑,然后起身离开。

年少最叛逆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很高兴这世上还有我哥陪着我。

编辑 分享 2021-04-06 15:18:40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