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惊悚破案故事 喷满血迹的主卧室

深夜,别墅周围的住户早已经熄灯休息,一个黑衣人影偷偷摸摸的来到了小区西南角那栋独立别墅门口,他东张西望发现了一个没有监控的死角,于是翻窗户进去了。

他这几天在周围蹲点,早就盯上这栋别墅了,因为整整三天都没有主人进出,一看就是没有人常住。

但是里面的东西肯定不会少,毕竟能在这个小区买的起别墅的,也不差在这一个别墅里面摆几样名贵的东西,他的目的就是这些名贵的东西。

毕竟作为一个小偷,他不偷点值钱的东西,又何必冒这么大的险,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最后会是自己报的警。

因为他翻窗进去,面对的就是一滩已经凝固的血迹,而卧室的床上,一个死人正直勾勾的盯着他,他差点被吓得尿裤子。

他也顾不上报警后自己的下场了,直接拨通了自己以前认为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拨打的报警电话。

警察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了,因为小区内都是独栋别墅,所以并没有引起很大的影响,一切都是悄悄进行。

梁栋和徐海赶到的时候,别墅周围已经围起来了,那个小偷也已经审问完被带到警局去了,虽然是首次且没有成功,但该有的批评教育还是要有的。

别墅的大门也早已经被打开,物业正站在门外联系房主,但是电话没有人接通,梁栋让人跟着他去调监控了。

徐海一走到主卧门口,就顿住了脚部,因为里面的场景确实有些惨烈。

只见卧室的床上、墙壁上、窗帘上、地上等都沾上了血迹,看起来像是经过了激烈的斗争,死者趴在床上,脸朝窗户,后背插着一把匕首。

徐海等痕迹科的取完证才进去,这期间他和梁栋一直在别墅内观察,奇怪的是别墅内一张照片都没有,也没有任何有身份信息的东西在。

三个小时后,警局内灯火通明,办公室的人都在围着这个案子展开追查,经过辨认,死者就是房主。

忙碌了一整夜,几人轮替查看监控,终于在天刚擦亮的时候看到了重要的人物,六天前房主带了另一个男人去了房子,可最后只有那男人一个人出来了,他具有重大的嫌疑。

经过调查那个男人名叫王志,是死者在公司的秘书,但公司里面的人都说他在半个月前就离职了,那以后再也没见过他。

也就是说从死者家里出来是他最后一次的露面,他身边的朋友也表示最近和他都没有联系,这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但是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只要这个人存在,就一定有痕迹,警方联系银行冻结了他所有的存款,但是他早在半个月前就分别从不同的营业厅提取了大量的现金。

一时间这个人又消失在茫茫人海里,三立市虽然不算大,但是一个人想要隐藏起来也确实很容易。

“尸检报告也出来了的,死者身中六刀,致命伤是他背后的这最后一刀,直接插进了心脏,房间里面的那些血迹都是他在挣扎的过程中弄上的,说实话,就算凶手最后不插这一刀,他也必死无疑,因为他的出血量太大了。”

徐海摇摇头合上报告,等着梁栋吩咐,但是他现在只是在想一件事情,那就是王志到底住在哪里?

他的身份证一直被监控着,根本就不可能去酒店或者宾馆开房,唯一有可能的是他住在自己家里或者一个不需要身份证明的地方。

他突然想到三立市城南有一个的地方,那里人流量复杂,很多小宾馆为了省事都不会要身份证明,也许凶手就藏在那里!

他想通后立马就带人过去,身穿便衣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混迹在人群中一家宾馆一家宾馆慢慢搜查,最终在西南角的衣架宾馆里面抓到了他。

被带回警局的一路上,王志都没有挣扎,情绪毫无波澜,似乎早就料到了有这么一天,直接被带到了审讯室。

他对自己所犯的杀人罪行供认不讳,但当问到杀人动机的时候,他就像发了疯一样,恨恨的说:“我自从毕业后就一直跟着他工作,整整十年啊!”

“这十年来我从来没多请过一天假期,我为了工作鞠躬尽瘁,帮着他解决了多少事情,可他呢?他给我的报酬是很丰厚,可他不该用我来当替死鬼。”

“他居然想用我当替死鬼,我怎么会放过他,那就让他去当真正的死鬼好了,于是我就把他杀了。”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眼里没有一丝悔意。

事实证明,老实人一旦发起疯来,比什么都可怕。

编辑 分享 2021-04-12 13:39:5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