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我们在办公室做游戏 老板的孩子真不好哄

“宝宝,我们在办公室做游戏等爸爸回来好不好?乖乖听话很快就能见到爸爸啦!”我满头大汗的哄着坐在沙发上的小孩子,可面上却还要保持笑容。

事实证明,老板的孩子真的不好哄,太能闹腾了,即便现在只有五岁,但就和一个小大人一样反驳我。

“漂亮姐姐,你这话我已经听过的无数遍了,家里的阿姨都是这样说的,每次我都很听话,可我依旧见不到爸爸。”他口齿清晰的说。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哦,现在爸爸离你很近,马上就能见到了。”我温柔的说,实际上我现在心里很忐忑,因为听说这孩子好像很调皮。

“姐姐,我饿了,能不能给我找点吃的?”他跳过那个话题,看着我。

我立马点头说:“有,你在这里乖乖等一下,我去给你拿。”然后快步走出去,从我包里拿出新买的面包饼干和旺仔牛奶,这可都是我这两天的存货。

我把东西放在他面前,然后帮他拆开包装,让他想吃什么吃什么,随后退到老板办公室门口,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可能是他真的有些饿了,老实又安静的吃了一会儿,我一直在旁边眼观鼻鼻观心,默念:老板快来!老板快来!

但我等来的又是小少爷的声音:“姐姐,有卫生纸吗?我想擦擦嘴。”我又应声,然后把纸巾盒给他拿过去,但是看他一副等我给擦的样子,我只好默默凑过去。

可是我千万没想到,他居然能顽劣到这种地步,我刚凑过去想给他擦嘴,他就把嘴里早就准备好饼干渣吐了我一脸,我连忙后退,震惊的看着他。

他却一脸开心,甚至还笑了出来,更过分的是,他拿起没喝完的牛奶对着我一捏,牛奶喷了我一身。

我彻底愣在原地,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身后传来声响,想也不用想是老板来了,可我现在委屈的只想哭,我一个年轻小姑娘上班容易吗?为什么要被这样对待?

没时间思考,我的肩膀被老板身边的特助拍了一下,我知道现在就是社死现场,但是也没有办法不转身。

于是我看到了老板紧皱的眉头和特助惊讶的眼神,“你这是怎么弄的?”特助边问边脱下身上的西装盖在我身上,因为现在是夏天,我只穿了一个短袖。

那牛奶都撒在我身上,衣服下的轮廓下显现出来,我没有说话,低着头走出去了,也不管他们怎么看我。

我感觉这份工作算是干到头了,自从来到公司之后,老板和特助对我确实很好,但是我听说以后小少爷会经常来,今天的事情我经历一次就够了,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最后还好同事丽姐给了我一件她备用的衬衫,我才不至于那么丢人,把西装还给特助的时候,他安慰我不要放在心上,他和老板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也不知道抱着什么希望,突然问了一句:“然后呢?”道歉呢?难道小孩子就可以理直气壮的把食物残渣和牛奶撒到别人身上吗?难道小孩子就不用道歉吗?

特助愣了一下,随后低下头想了一会儿,他大概是明白我的意思,张了张口还是没说出什么来,他知道现在所有的话都显得苍白无力。

“我们是下属,能忍就忍忍吧。”最后,特助说出了这句话,我能从他脸上看出他说这话时那为难的心情,可我的心里就只剩下悲哀。

我愣愣的坐在自己的工位上,脑海里突然冒出来很多想法,有关于老板的、关于小少爷的、关于特助的,还有关于自己的。

可是没有一个想法支持我有勇气冲进老板的办公室让他的熊孩子给我道歉,这可能就是我心里最大的悲哀吧。

但我自始至终都知道,我现在在这里工作,公司给我的工资是我用劳动换来了,并不代表这些钱可以用来换我的尊严。

人一旦有一次妥协,等待的不是别人的理解而是更多的得寸进尺,人就是这么奇怪,欺软怕硬。

所以在第二天我递交了辞呈,特助说我这样非常的不理智,可我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是来工作,不是来丢失自己尊严的。

可能更多的人觉得我是大题小做,觉得我完全没必要为这点小事辞职,可石头没砸在你身上你永远都不知道什么叫疼。

你们没有被的侮辱,永远的体会不到那种滋味,所以啊,人类的悲喜并不相同,坚持做自己比什么都重要。

编辑 分享 2021-04-14 15:48:07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