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经典民间鬼故事大全 能结阴亲的尸体

夜幕降临,到了饭点,清远村家家户户的烟囱接二连三的冒起了炊烟,在外面玩野的熊孩子也被自家或粗鲁或温柔的娘亲叫回家里吃饭。

村西头的两间土胚房内,只见正中间摆着一张灵桌,后面是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盖着白布的人,分不清男女。

另一间屋子里面,李清双眼红肿的坐在自己的小桌子面前,上面都是一些书籍,还有在村里并不常见的笔墨纸砚,这些都是家里花大价钱砸锅卖铁给他买的,就为了让他念书考功名出人头地。

屋里正中间,两个人正悄悄说些什么。

“你们这个在家里停多长时间了?”

“也就三天,现在天凉了,也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完整的。”李大山说。

“怎么没的?”

“去河边洗衣服,没注意,掉进去淹死的,打捞的很及时,没泡。”

“那我先看看。”

“行。”说着,李大山就带着人的把那块白布掀开了,赫然露出一张发白的女人脸,看起来很年轻,长的也不错。

那人点点头说:“镇上有一户人家正打听,你们家这样的能给五贯钱,如果同意的话,明天夜里我就让人来拉走,到时候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同意、同意,当然同意,真是谢谢你了。”李大山一听五贯钱,没有犹豫立马答应,反而是一直在旁边听着的李刘氏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没说出来,跑到外边偷偷抹眼泪去了。

“不行!我不同意!爹你不能把阿姐的尸体卖了!你这样做太让人寒心了!”突然,从另一间屋子冲出来的李清大声阻止这桩不寻常的交易。

“人都死了,寒谁的心!小兔崽子你给我回去!这样做不都是为了你!你姐在天之灵会理解的!”李大山不耐烦的说,看见儿子还想说什么,立马上前捂住他的嘴,然后用布塞起来再把他绑起来拽到他屋里。

那个外人对于这样的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看李大山解决后和他说好,他便走了,他还得去镇上那个人家回话。

他走了之后,李大山一家的也离开那个停放尸体的屋子,谁都没有看见,一阵微风吹过,盖着尸体的白布被吹气一角,露出里面的尸体,随后又缓缓落下。

尸体的旁边,赫然站着的一只湿漉漉的女鬼,双眼通红的望着一墙之隔的地方,她心里虽然恨,但懦弱的性格还是让她没有什么动静。

直到她的尸体被抬进镇上那户吴姓人家,这户人家刚死了大儿子,二十八岁却一个老婆也没娶过,于是他爹娘就相出了买一个姑娘尸体和他一块下葬结阴亲的想法。

刚到了府里,李秀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放在了一口凤棺里面,旁边那口棺材里面躺着的是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她嫌恶的撇过头不再看。

可她想起来既然自己能变成鬼,那么这个男人也能变成鬼,可她在吴府寻了半天,没有看见除她之外的任何鬼。

就当她准备回去的时候,却找不到路了,误打误撞进了一个小院子,她刚要出去,但里面人的谈话声吸引了她。

“听说你爹娘给你那死去的兄长寻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娘子?你不去看看吗?”一个轻佻的声音响起,李秀一听,这不就是自己吗?于是慢慢的飘进房间,看清了房间里面的景象。

只见三四个身着富贵的公子哥着围坐在饭桌上喝着酒嘴里调侃着李秀和吴家死去的那个大儿子。

“什么年轻貌美的小娘子,都被家里拿来结阴亲了能是什么好货?说不定早就不是完璧之身了,我看正好配我那个蠢哥哥。”吴家小儿子嘴里的话可谓肮脏至极。

李秀站在她身边大声的反驳,可是根本就没有人理会她,一时间,另外几人为了附和他的话,说的越来越过分,把李秀一个黄花大闺女硬生生污蔑成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那一瞬间,李秀心里所有挤压的怨气全都爆发出来,她不明白的,难道自己天生就是贱命吗?在家里的父亲重男轻女不待见她,被卖到这里还要被这些人污蔑。

她不甘心!身上的怨气化为实体的那一瞬间,她一把掐住了吴家小儿子的脖子,周边人被这景象吓坏了,屁滚尿流的爬出去大喊:“杀人了!杀人了!”

而李秀就这样一直卡住他的脖子不松手,直到他面色发青,即将窒息而死才松开手,因为她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弟弟,那个一直很乖很听话的弟弟,她不能连累他。

因为意识的改变,她身上的怨气也随之消散,她看着这陌生又熟悉的世界,灵魂飘向了远方。

编辑 分享 2021-04-22 13:24:22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