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民间灵异事件 书房呼喊的小鬼

“爹爹,昨夜睡梦间,我好像梦见了我的小娘,你看她当时死得多惨啊!我昨晚上梦见她,她一直朝我伸着手,像是要说着什么。”殊音跪在谢同面前,泪眼婆娑的说着。

“那你小娘说什么了?”谢同毫不在意的说,眼睛一刻没离开过手中的书籍,可见他对这个三女儿的话一点都不上心。

“就是因为我小娘什么也没说,我才害怕啊!爹爹,我想在家里给我小娘做一场法事,以告慰我小娘的在天之灵,行吗?”殊音期待的看着谢同。

“你有这份孝心,也是应该的,做法事需要的银钱东西,你去大娘子那里支取就是,我会和她说明的。”谢同淡淡的说。

“爹爹,我还想求您一件事情。”

“你说。”

“爹爹,您看我小娘当初死的那么惨,一尸两命,现在在地府肯定过的不好,您是朝廷官员,阳气又重,我想让您滴两滴指尖血在画符用的朱砂里面。”

“到时候把那符纸压在我小娘的牌位下面,定能震慑那些小鬼,我小娘也能在下面过的好一些,您说是不是?”殊音继续说着,她期待父亲能同意,但她注定要失望了。

“我最近事务繁多,朝堂又多有动荡,我怎么能损伤自己的身体呢?再说了,古人云,敬鬼神而远之,你怎么还想镇压呢?做场法事就算了吧。”

谢同说完之后,便出去了,不再理会三女儿的话,昏暗的房间里,殊音一改委屈的面容,平静的擦擦脸上的泪痕,因为跪的时间有些久,她站起身来的时候踉跄了一下。

不一会儿,屋里便没人了,而书房的房梁上,一个身穿淡雅蓝色妇人装的女人正坐在那里晃晃悠悠的,只不过她披头散发,本来干净的衣裙,下摆却沾着血迹的赃物。

最吓人的是,她手边还牵着一个小孩子,看起来也就一岁大,但是眼里的机灵却与常人无异。

女人摸着男孩的头,轻轻的笑了,可笑着笑着,眼里的泪出来了,只不过她的眼泪还没落下来,便消失在空气中,但这眼泪,竟是血色的。

三天后亥时一到,谢府后院的清雪轩里,一场告慰殊音小娘的法事开始了,殊音在贴身婢女的跟随下,跪在地上,她心里虽恨,但是在小娘的冤魂面前,她还要保持冷静。

忽然,一阵阴风吹过,做法事的灯火闪了闪,最终还是没有灭,殊音小声的问:“小娘,是您回来了吗?小娘,音儿好想你啊!”她的声音逐渐哽咽,不远处站着的妇人也默默流泪,她身边的娃娃则面色狠厉。

这妇人便是殊音死去的小娘,而那娃娃正是那个胎大难产死去的孩子,他一出生,便成了小鬼,但他身上的戾气远比他小娘身上的强多了。

突然,娃娃挣开妇人的手,跑了出去,妇人也连忙追了出去,清雪轩的法事正在进行,而前院书房里的谢同,却突然像是被惊吓了一样,手中的书掉在地上。

此时,一直小鬼正坐在他的书案上,咧着嘴叫:“爹爹!爹爹!”可是这无论怎么看,都觉得诡异,谢同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说不出话来。

他一大把年纪了,想往外跑,可是刚跑了没两步就被绊倒了,这下他便直接摔在了书房的正中间,四周没一个遮挡。

就在这时,一个高挑的身影缓缓走过来,谢同以为是有人来帮自己了,他刚想开口呼救,可那女子蹲下身后,谢同看见那女人容貌的时候,恍惚间好像回到了以前。

但是他心里清楚,这女人早在十几年前就死了,现在出现在这里的,不可能是人,他连忙往后退,大喊:“你走开!如果你有什么心愿未了,我可以帮你,你现在是什么意思!你的性命不是我害的,当时我并不在家!”

谢同慌张的说,他实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个死了十几年的妾室会出现在这里。

“和你没关系?若不是当初你宠妾灭妻,让一个小娘管家,掌管后院,我又如何会在生产的时候因为胎大难产而死!”

“你知不知道看诊的大夫都说了,如果我安稳的过,我的孩子是可以平安落地的,可你那小娘拼命的用山珍海味塞给我,我这才没能活下来,你敢说不是你的错!”

想到当年的事情,妇人心里的恨意也生出来了,她那时也是最好的年纪,可生生就被断送了,怎能不恨。

事已至此,谢同终于意识到害怕了,可再后悔已经晚了,她们娘俩,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编辑 分享 2021-05-21 13:27:39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