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嫂你是我的恩人 为了你我愿意篡位

“皇嫂,你要知道你是我的恩人,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助你逃离这里的,只要你出去了,外面天高任鸟飞,你想去哪里都不会有人阻拦你的!”我焦急的劝着眼前这个神情麻木的女人。

“逃出去,就算逃出去又怎么样?这天下是你皇兄的天下,我去哪里他都能把我抓回来,我又何必给自己希望呢?倒不如就这样这里活着。”沈音面无表情的说。

她对自由的向往已经被那个残忍的男人消磨的一点都不剩了,每次只要她有逃离的想法,只要被他知道,她身边就会少一个面熟的人。

时至今日,她已经脸身边伺候的人都叫不出名字来了,因为换的太快,她也害怕,害怕自己记住了,可人却没了。

我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形同枯槁的女人,实在难以把她和心中那个笑容明媚,活泼自由的女孩联想起来。

这才进宫三年,就被折磨成这个样子,任谁也不相信,这就是当朝的皇后,这就是皇上的皇后。

此刻的我心里异常难受,觉得自己要是再不做些什么,她就真的要死在这皇宫里面了,这是我的恩人我不能袖手旁观。

四年前我被皇兄派去边疆平叛,在沙场上浴血奋战半年才取得胜利,身上也有了大大小小的伤口,边疆战报传回京城的时候,皇兄龙颜大悦说要我班师回朝,给我开宴犒劳我。

可就在我回朝的途中,有人假扮侍卫暗杀我,身上被捅了一剑,掉下山崖被水流冲走,幸亏我命大,遇见在外游玩的沈家小姐沈音,她救了我。

我本想着如果她愿意的话我可以把她娶回家,一辈子对她好,可谁知我刚回京安稳了没有一个月,就被告知皇上即将大婚。

我这才知道,救我的那个女人是丞相府的千金,而她现在是我的皇嫂,即便我心有不甘,我还是没把这件事情和皇上道明。

我知道皇兄一直在忌惮我的势力,毕竟他的江山还没有坐稳,在他的眼里,现在我就是他心中最大的威胁,只要除掉我,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可是他不明白,他做了这么多年的皇上,把心思都放在如何制衡朝堂上去了,父皇在世时叮嘱的“胸怀万民”的道理他一点都没记住。

杀戮、苛政、猜忌,为君五年的时间不到,他已经被天下人指责,最要命的是他自己却一点不知道反省。

当年他把皇嫂娶回去之后,我本以为他们之间虽然没有爱情,但至少会相敬如宾,可现在在这后宫,就连一个贵人都敢不把皇后放在眼里,这样的生活又何必继续下去。

为了皇嫂,为了百姓,我决定篡位,我不知道以后世人怎么看我,但现在事已至此,如果不做改变,将来必将造成大祸。

我以出兵南境平叛为由,率领五万兵马在城外埋伏,御林军虽直属皇兄,但人数不多,不足为惧,禁军的头领我是好友,他不会轻举妄动。

而历经三朝的老丞相,就是我此次起兵的军师,这场谋划,我势在必得。

起兵的那天晚上,皇宫内火光冲天,看着我从小生活的地方如此狼狈,我的心一时间不知是何滋味,我带着兵一步步走进了金銮殿,我的皇兄此时正坐在他的龙椅上。

“你到底还是反了,我防备了你这么多年,终究还是做了无用功。”皇兄表情宁静,像是想到了自己的后果。

“皇兄,你做的不是无用功,如果你没有那么猜忌我的话,我还是会安安稳稳当我的闲散王爷。”我如实回答。

我的脸上沾满了血迹,没有丝毫犹豫,下一秒皇兄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今天是我登基大典的日子,两个时辰前天刚蒙蒙亮,我便把皇嫂带到了马车上,让人带着她出城,从今往后,她自由了。

让她自由的在这大千世界里面无拘无束的生活,或许是我能为她做的最后一点事情,看着远去的马车,我想,这辈子或许就此别过了。

当我坐上龙椅的那一刻,朝中大臣跪地高喊万岁,这感觉很奇妙,最早以前的我作为臣子也作为儿子站在下面对着我的父亲喊万岁。

再然后我作为兄弟站在下面对着我的哥哥喊万岁,可现如今,他们都不在了,没有一个人真的能活到万岁,甚至连一个安稳的晚年都没有。

我想,这万岁是假的吧,是一种安慰一种奉承一种虚伪,我不想活到万岁,于是我大手一挥说:“以后只需道‘安’即可。”

这才是最重要的,安,平安,希望我平安,希望皇嫂平安,亦希望这天下也安。

编辑 分享 2021-05-28 15:18:15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