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想要的话就自己动手做 卑鄙奴才落井下石

“公主,你既然这么想要吃的话,就自己动手做饭吧!奴婢可伺候不好你了!您那么娇贵,免得我做的粗茶淡饭拉坏您的嗓子!”

破败的宫殿里,一个灰衣打扮的宫女不耐烦的把手中的食盒扔在秦清沐面前,虽然她知晓面前这是公主,可她依旧不把她放在眼里,现在连皇帝都换了,谁还会管这个前朝的公主!

而秦清沐也不生气,就那样低着头听着,一点也没有以前骄傲的样子,身上那身她最喜欢的华服也因为身居这破败的宫殿而失去了色彩。

宫女又说了两句落井下石的话,大体意思就是让她别不识抬举,现在有吃的就不错了,等新皇登基,她恐怕就没命了。

现在还有心思嫌弃饭菜不好吃,真是以前娇养惯了,不知道人间疾苦等这种说她不识抬举的话。

但是秦清沐就是没有反应,宫女大概是说够了,也算是出了一口气,于是就大摇大摆的走了,就留下一个损坏的食盒和一个一言不发的公主。

等宫殿彻底没声之后,秦清沐才缓缓抬起头来,散落的头发阻碍了她的视线,她只好伸手把头发往两边拨了拨,露出那一双狡黠的双眸。

从面容看,这一点也不像是国破家亡的公主的样子,秦清沐四处看了看,随后从自己身上这繁琐的衣服撕了一块布条下来,随意的把头发绑了起来,马尾形状,还给自己打了一个蝴蝶结。

种种迹象表明,这具公主的身体换了芯子,一个属于现代拥有自由灵魂的芯子,刚才她之所以不说话,就是因为她正在接收这具身体的记忆。

事实证明,确实有些悲惨,从小最宠爱自己的父皇被从小最疼爱自己的皇叔杀了,皇位也被夺走了。

一时之间她从宫里最受宠的公主变成了如今随意一个宫女都能出言讽刺的废人,待遇可谓天差地别。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是现代的秦清沐在掌管这具身体,她自然不会一辈子活在伤痛中,而现在想要活下来就要填饱肚子!

刚才那个宫女让她自己动手,她也算说对了一句话,秦清沐还真的打算自己动手,她刚才看了一下宫女带来食盒里的饭菜,说实话,她觉得这东西还没有她养的乖乖吃的好,她又怎么能吃得下去。

可是现在她住在这破败的宫殿里面,也没有什么所谓的小食堂,她也只能想办法自己搞吃的,从原主的记忆里搜了一下,她好像知道了食材的来源。

想定注意,秦清沐便悄悄的出了宫殿,往御花园旁边的玉清池走去,她记得玉清池里面可是养了好多肥美的鲤鱼,原主以前还经常去喂。

此时天已经微微昏暗,宫里面刚经历了一场大乱,四处的守卫还不怎么森严,秦清沐很快就来到玉清池边。

她非常庆幸这池子修的并不高,于是她趴在地上伸直双手在玉清池里面抓鱼,可她手都够到底了,鱼还是没抓到。

秦清沐一生气,也不管不顾了,直接脱了鞋和袜迈入了玉清池,然后弯腰摸鱼,幸亏原主以前把它们喂得胖胖的,现在非常好抓。

秦清沐抓到一条后就往岸上扔,连扔了四五条她才住手,可是等她上岸之后发现,自己抓上来的鱼竟然都没了!没了?

秦清沐真的要生气了,她也顾不得许多了,直接站在原地闭着眼喊:“谁拿了我的鱼!你好意思吗?相吃自己去抓不行吗?把我的鱼还给我!”

等她再一睁眼的时候,面前站了一个面带笑容的男人,一身玄色衣袍雍容华贵,他身后站了一个侍卫打扮的人,手里提着一个筐子,里面装着鱼。

秦清沐看见他的第一眼,便下意识的往后推了一步,男人看见她的动作,脸上的笑容淡了许多,“你怕我?”男人问。

“哈哈,现在谁不怕皇叔,既然皇叔想要这鱼,那侄女就送给您了,侄女告退。”秦清沐说着便想离开,但被人拦住了。

“你抓这鱼干什么?”秦啸问她。

“当然是用来吃,总不能养在盆里看吧。”秦清沐低着头小声说,她知道此时不应该这么任性的说话,但她现在饿得烦躁,什么话都能说出来。

她意识到自己说出话了,便趁着皇叔怔愣的时候赶紧跑了,废话,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她可知道自己这位皇叔是个喜怒无常的人,一不小心是要掉脑袋的!

她可是还想好好的活着!

编辑 分享 2021-06-07 14:27:29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