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惊悚破案故事 背后刻字的尸体

“举起手来!别动!都老实一点!”破门而入后,十几名装备齐全的警察快速把屋子里面的五个人全部都按在地上。

可靠近窗户的一个男人不想被抓去坐牢,冒着危险推开窗户从楼上一跃而下,梁栋过去的时候他已经跳了下去,不过下面是绿化带,他没摔伤,只是崴了一下,一瘸一拐的往外跑。

梁栋没有多想,也跟着跳了下去,不过他身手好,落地后接着追上去,那个人连鞋子都没穿,自然跑不快,没几分钟梁栋就把人扑在地上扣上手铐。

“杜飞杜飞,人抓到了,过来把人带回去。”梁栋打开对讲机叫人,等杜飞过来的时候他的手机又响了。

“喂,张局,我出现场呢。”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赶过去。”

挂断电话后,梁栋把犯人交给杜飞:“你把人交给徐海,让他带回去审问,你跟我去另外一个现场。”

杜飞点点头先带着人去了,梁栋去开车在路口接上回来的杜飞后赶往最新现场,虽然还没到,但梁栋的心情并不放松,因为能惊动张局的,除了命案也不会找他。

半小时后,两人抵达现场,这次的现场在一个人不多的小花园里,四周都是开阔的草地,本来人是不多,可现在因为死了人,围观的人就多了起来。

警戒线一直拉了百米远,把人群隔绝在外面,法医科和痕检科的人已经到了,梁栋看着地上的被蒙上白布的尸体,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他接过痕检科拍照取证的相机,看了眼原本现场的样子,随后蹲在尸体旁边问陈一凡:“他背后上面被刻了字?是字吗?”

陈一凡点头:“是的,还是用刀刻上去的,不过并不深,刀口只有不到一厘米的深度,会流血,但不致死,所以看上去有些恐怖。”

“他真正的致命伤,是在胸口的这一刀,一刀插进心脏,没有活着的余地,具体的细节,我还要等回去做尸检才能告诉你,我就先撤了,你忙吧。”陈一凡摘下手套,没一会儿便离开了现场。

梁栋想起刚才他看见的照片上,“报应”两个鲜血淋漓的大字刻在死者的背上,好像在章示着死者的死好像是罪有应得,不过具体情况还要等查清楚再说。

“梁队长,死者的身份已经查清了,是一家餐饮公司的总经理,名王志,今年三十八岁,有妻有子,但是根据他的员工反映,他的私生活好像还挺混乱的。”

“王志的收入不错,再加上长的也还行,所以在外面招蜂引蝶很容易,他的老婆也不是不知道,只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太过分,她都不在乎,因为他只要往家里拿钱就行。”

“王志换女人的频率很高,通常在员工还记不住人名的时候就有了新的。”杜飞这句话是员工自己的原话,虽是调侃,但却足以证明他的风流。

“最近跟着王志的女人有多少,都查查身份,不排除这是情杀,另外花园那里可能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去查查看王志在外面有没有别的房子,有就都去看一看。”梁栋吩咐。

杜飞应声后便去调查,梁栋则去法医科找陈一凡,看看尸检情况,到法医科的时候,陈一凡刚刚摘下手套,坐在椅子上休息,等着咖啡机里的咖啡。

“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梁栋坐在另一个椅子上,帮着陈一凡把咖啡倒出来放在他面前。

“死者在死前饮了白酒,不过没有其他药物的成分,另外他的手臂和后背的一部分也形成了尸僵,应该是死前和人搏斗过。”陈一凡解释,喝了口咖啡。

“还有,根据尸僵颜色推断,他生前发生的搏斗弄出的动静应该不小,如果是在房子里面,那么他应该有一个类似于独栋别墅的房子,你们可以查一查。”

一小时后,杜飞来电话说查到王志有一个位于江边的独栋别墅,他们正在赶过去,如果是案发现场,就会把监控带回来排查。

很幸运的是,杜飞查到的那个王志的独栋别墅,就是第一案发现场,客厅到处都是血迹,两个人的痕迹也很明显。

根据现场的指纹和别墅门口的监控我,成功锁定了嫌疑人,经过调查嫌疑人名刘天明,是王志上一个情人的男朋友。

当时那个女人为了傍上王志把他给甩了,刘天明怀恨在心,用了几天的时间摸清楚王志的路线,便跟去他的别墅把人杀了,还在他背后刻了字。

爱使人疯狂,也使人失去理智。

编辑 分享 2021-07-05 13:39:54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