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引起自己喜欢的男生的注意 外表不是最重要的

美少男上了苏瑜的车后,便一直没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窗外。

苏瑜透过后视镜看了眼他,心里说不出的兴奋,要知道她可是很少看见这么漂亮的男孩子。

“你在育才中学上高几?”她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来什么情绪,似乎只是随意一问。

美少男低着头,长长的睫毛遮住眼睛,往下只有高挺的鼻梁,略显薄情的唇。

苏瑜觉得神奇,一个男孩子怎么可以有这么长的睫毛,简直就像是...“睫毛精”。

少年低着头抱着自己的书包,轻声回答:“上高三。”

看见他这副样子,苏瑜在心里尖叫,这男孩子实在是太乖了,她太喜欢了,不过她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点点头。

“很快就可以上大学了。”苏瑜回答。

“对了,你今年成年了吗?”

她忽然想到这个问题,要是个未成人,她可就...

“已经过完十八岁生日了。”男孩没什么表情的回答。

“恭喜你,已经成为大人了。”

苏瑜这才露出笑容,她再次伸手推了一下鼻梁上的墨镜,纤长的手指放在精致的脸旁边,独成一道风景。

“你在几班?”苏瑜想起秀雅也在读高三,于是顺口问了句。

“六班。”

男孩再次给出简短的回答。

苏瑜觉得,美少男虽然有些冷漠但也有点乖巧,问什么答什么。

她再次从后视镜看他一眼,虽然比她小几岁,但身高修长,气质也淡定沉稳。

打量了两眼收回视线,心想这么巧,和秀雅是一个班的。

这难道就是女主角的待遇?

每天能看到这么漂亮的男孩子,一天的心情都会变好。

她想了想,再次问:“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任陌言。”男生答。

苏瑜点点头,“不错,好听。”和他周身气质也蛮搭。

说了这半天,苏瑜开的车并没有停下,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学校。

这个时间学生们都在上课,外面没人,她停了车,又取出高跟鞋换上。

倾身下去的时候微卷的长发滑落,衣领也顺着动作往下滑了一些。

露出精致的锁骨,银色的细链子上只缀着一颗闪闪发光的小巧的钻石。

纤细的长腿踏出跑车,高跟的衬托下腿型更加漂亮。

她从车里拿出包包,关了车门,顺手摘了墨镜。

她拎着包转身时,意外瞧见少年还没有离开,不禁挑了挑眉。

任陌言则用漆黑好看的眼睛默默望着她,说了句:“我还没有问姐姐的名字。”

苏瑜愣了一下,一声姐姐虽然语气平淡,但却莫名的乖巧。

她随即反应过来眨眨眼,不可否认,被小男生乖乖叫姐姐实在舒坦。

于是她笑吟吟回答他:“苏瑜。”

任陌言得到回答后并没有直接离开,此时一缕阳光从他的头顶打下来,把他的头发照应成金色。

他单手握住黑包的带子,另一只手插在校服裤兜里,用一双漆黑的眼眸看着苏瑜。

忽然,他的长睫毛眨了眨,继续问:“姐姐是学生家长吗?”

苏瑜这才踩着高跟鞋提着包走近少年,走到他身边才发现少年比她高不少。

果然,大长腿不是白长的。

碍于身高差,她只能抬头看他,一抬眼便撞进了对方清冷的双眸中。

看见少年眼神期待但表情淡漠的样子,莫名觉得可爱。

“不是学生家长,我只是来和你们校长谈运动会赞助的事情。”

苏瑜笑笑回答,随即又看了看周围差不多样子的教学楼。

“校长办公室在教学楼吗?”她实在分辨不出来,只能问他。

任陌言得到回答后并没有表现出什么。

听见她的问题,他抬起修长的手臂给她指另一个方向:“校长办公室在办公楼里。”

苏瑜重新戴起墨镜,“好的,那姐姐就走喽,你快去上课吧!再见!”

说完后,她利落的转身离开,似乎没看见少年微微张开,想要说些什么的嘴。

这个年纪的女性似乎对学校里的男生没有什么兴趣,任陌言觉得。

至少他每次在学校还未受过这么冷淡的待遇。

他站在原地停了两秒,垂下的睫毛半遮住漆黑瞳孔,停顿一下后迈步,薄唇微张。

“姐姐,等一下。”

苏瑜走了几步路,听见后面少年平淡叫她,不过只是脚步放缓,并没有停下。

其实她现在也说不上来什么心情,虽说喜欢,但也不至于让她失去了自我。

任陌言的大长腿不费力就追上来,他表情淡漠嗓音微低,盯着她。

“可以要姐姐的联系方式么?我想请姐姐吃晚饭,算是感谢刚才的搭车。”

苏瑜惊讶于他的要求,按照她的观察,这少年可不是这么主动的性格。

想起他的秀雅是一个班级的,她笑了笑。

她低头从包里拿出一张定制的名片,黑底烫金边,显得高贵又神秘。

但是再神秘高贵,也只是一张用来交际的名片。

她两指夹着名片淡淡递过去,“可以打这上面的电话。”

名片上的电话号码一般是工作用,和私人号是区分开的。

对方给工作号码明显是不想有私交的意思。

任陌言抬手接过名片,微微垂眸,白皙修长的手拿着名片看了看,又抿唇。

“好。”

苏瑜没有在意他表现出来的不高兴,只是再次挥挥手,转身不紧不慢离开。

任陌言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手中的名片,这才往教室走去。

他到教室的时候,老师正在上课,他在门口喊了报告,讲课的老师连忙停下让他进来。

这可是他们学校的保送生,说什么也要态度好一点。

任陌言一进来,本来安静的教室便有些喧闹,后排有些女生连忙低头照镜子。

而秀雅也假装不经意的理了理头发,确定形象没什么问题后,才故作端庄地挺直了腰板。

只是她的视线和后边那些女生没什么区别,都是黏在那人身上。

任陌言垂着眸从过道穿过去,谁也没看一眼,走到窗边的空位坐下来,把包随手放在桌上。

他好不容易来一次学校,班里有些女生已经开始兴奋。

都在想着该怎么样让他注意到自己,只是他性格高冷,完全是生人勿近。

班里没哪个人和他相熟,平时的搭讪通常也被无视或者冷淡处理掉。

不得不说这学霸真是一朵高岭之花,谁都摘不下,全校公认的冷漠。

秀雅悄悄往后看了一眼,看见少年撑着下巴低着头,侧脸白皙而精致。

他另一只手执着张小小的卡片,垂下的视线微微专注。

虽然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但那专注的神色却让她有点羡慕。

要知道以前他只有在做题或者看书的时候才这么的专注。

秀雅开始羡慕起他手中的那张卡片起来,她在想,要是自己能得到少年如此专注的目光该多好。

到了那时,她肯定是全学校女生最羡慕嫉妒的女生。

如果哪一天任陌言和一个女生肩并肩走在一起,不出一个小时,这件事情便能传遍整个学校。

要知道他实在太吸引人了,学习成绩暂且不说,只那一张脸,便足以让小姑娘们三观跟着五官跑。

以前高一高二的学妹也有不少来堵他的。

只是那时候小学妹们还不了解任陌言有多冷漠。

有人还敢递情书,结果被彻底无视后,就没多少人敢自讨没趣了。

处在教室视线中心的少年放下手中的名片,让它静静的躺在书桌上。

他抬眼看向窗外,一眼就在外面的中心广场上看见了刚刚和他分开的那个人。

编辑 分享 2021-08-18 17:28:04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