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大巴车最后一排被轮流问好 我被迫成为了大嫂

“大嫂好!”

“大嫂好!”

“……”

三分钟后,我坐在大巴车的最后一排愣愣的还没反应过来,旁边的小雪率先反应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这才回过神来。

“文雅!他们为什么叫你大嫂啊!还轮流过来给你问好!”小雪惊讶的看着我,我也是没明白,只好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搞错了?”

“你快去问问!为什么要给你叫大嫂啊?肯定是他们认错人了,不然为什么要给你喊大嫂?他们的老大不是杨毅吗?杨毅肯定不知道这件事情,他们是乱叫的!”

小雪催促着我赶紧去找人问问,看见她一副着急又不甘心的样子,我疑惑的看着她,就算这只是一个误会,小雪干嘛要反应这么大?这和她又没有什么关系。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我要弄清楚我为什么会在大型大巴车的最后一排被前面的人轮流问好,这件事情不搞清楚我还真挺恐慌的,要知道我们现在在的这个地方可不是闹着玩的。

此时车大巴车已经停下了,刚刚前面那些人问好之后就下去了,我看着窗外他们脚步不停地向一个方向走去,想了想,还是也跟着下了车。

“你好?你好!”我小跑两步,喊了两声前面的那个男人,他一转头我就被吓了一跳,因为他的一只眼睛被一道刀伤划伤了,虽然看起来眼睛没有问题,可是乍一看,他脸上的疤痕还是很吓人。

下一秒,那人就扬起笑容,有些恭敬的问:“大嫂有什么吩咐吗?”他这个样子和刚才一点也不一样,我愣了一下,然后连忙摆手。

“那个,我不是你们的大嫂!你们是不是认错人的?我不是你们的大嫂!”我连忙解释,让他不要误会,谁知他想也不想的说:“没搞错,你就是我们的大嫂,是我们老大亲口说的,见到你叫大嫂就好了。”

他笑了笑,此时我是真的惊讶了,我不确定的看着他问:“你们老大是杨毅吗?”他点点头,“那能带我去见他吗?我有话想和他说。”

刀疤脸大汉犹豫了一下,随后说:“没问题,大嫂跟我来。”说着他就走在前面,似乎是在为我带路,我回头看了看在车里趴在窗户上看着我的小雪,然后跟了上去。

刀疤脸带着我走了大概有五六分钟,我们才来到一个房子面前,他按了两下门铃,里面有人给他开门,我们这才进去。

“刀疤,你怎么把女人带进来了?老大早知道了肯定会骂你,赶紧把人送走!”我们刚一进去,一个寸头男人就不耐烦的看着我,手里还把玩着一把短匕首。

“切!你懂什么?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这可是我们的大嫂!大嫂你懂吗?是不是瞎了你?”刀疤脸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然后又继续带着我往里面走,不过我并没有错过那个寸头男脸上惊讶的表情。

三分钟后,我现在一道深灰色的房门前有些犹豫,刚才刀疤脸说杨毅就在里面,让我自己敲门进去,我心里有些忐忑,毕竟自从五年前他离开后,这还是我们第一次重逢。

我抬起手敲了两下房间门,门有些硬,敲得我手疼,“进。”不过还好,里面的人听见了,于是我低着头推开门走进去。

我一眼就看见了坐在中间的杨毅,几年的时间不见,他比以前成熟了很多,也有了男人味,周身的气势更是让我不敢抬头。

他可能以为来的是手下,便没有抬头,我忽然有些委屈,低着头紧紧的绞着手指,“有什么事,快说。”他的语气有些不耐烦。

我吓了一跳,忽然就没有勇气问他为什么了,只能小声的回答:“对、对不起,打扰了。”说完后我就低着头转身离开房间。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泪失禁体质的原因,一出房门我的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我擦擦脸想按照原来的路线出去,可是下一秒,我就被人用力的抓住了手腕。

三秒之后,我又重新回到了刚才的那个房间,我看着近在咫尺的杨毅,不由得低下头,刚才那一眼,我才真正的确定,他真的变了,不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小绵羊了。

他忽然伸出手把我抱在怀里,摸着我的头发叹了一口气:“我终于再次见到了你,我好想你啊。”他的嗓音低沉,可是我却听出了心酸的感觉,我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

“想我你为什么不来找我?”我喃喃道。

“我这不是来了,以后,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他坚定道,我也伸手抱住他。

有些人,即便分开已久,可那种熟悉,是刻在骨子里的,不会陌生。

编辑 分享 2021-08-20 15:06:42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