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太会撩怎么办 他的举动让我没有安全感

任陌言的话还没说完,身子已经诚实的往前凑了,苏瑜看着男生滚动的喉结,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只是没想到男生平时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提出这种要求也这么直接。

苏瑜笑了笑,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男生软而薄的红唇,随后又把视线慢慢往上移,和他对视。

“亲亲可以,但是只能亲一下,我还有工作。”

“大晚上的不要这么黏人,来日方长。”苏瑜浅浅的笑着。

男生第一次听见有人对他作出黏人的评价,微顿了下,才低低嗯了声。

任陌言缓缓低下头,慢慢贴近苏瑜的唇角,对着她那个软软的嘟唇亲了一口。

只是轻微的一下,小心翼翼的落在嘴角,亲完就往后退了退,单手遮住唇。

苏瑜感觉唇边有软软的东西轻触了一下,随即立刻离开,于是抬眸看他一眼。

“姐姐的嘴唇好软。”任陌言单手遮住嘴唇,软软糯糯的说出自己的感受。

苏瑜笑了笑,现在的小男生实在是太会撩人了,她这个老阿姨也差点露出真面目。

“好了,去睡吧。”苏瑜从他怀里往外退了退说道。

她把笔记本重新放好,一副即将要开始工作的样子。

不过在正式开始之前她看了眼男生,“我刚才说了,有个叫秀雅的女生和你同班,而我和她有点关系。”

“所以以后我去学校见她的话,有机会也去看看你。”

男生眨眨眼,“那要是没什么机会呢?不见了吗?”

苏瑜笑笑:“每周周末来这里和我见面。”

“还有,我希望你能学会做饭,我们家没有保姆,我需要有人做饭给我吃。”

“当然,如果你原本就会做那就更好。”

她望了眼少年白皙修长的手,觉得他可能属于“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那类人。

做饭?

任陌言显然没料到做情人还需要这种技能,想了想,点点头,“好。”

看他这么乖,苏瑜表示非常满意。

正当她刚要摸电脑的时候,突然又想起来什么,从旁边的床头柜里拿出一张银行卡。

“给,拿去随便花。”她把卡递给男生

任陌言神色微怔了怔,接过卡,低头看了看。

“这张卡是我的副卡,你想着怎么用都可以,每个月的十五号我会定期再往里面存钱。”

苏瑜淡淡的说到。

实际上她心里却有一只小花蝴蝶在飞啊飞。

原来这就是随随便便甩卡的感觉。

果然女霸总就是女霸总,生活就是这么朴实无华!

男生双手拿着卡,翻了翻,抬眸略微无辜地望着她,没什么特别大的反应,“谢谢。”

苏瑜只拍了拍他的肩膀:“要听话哟,好好表现。”

“......”

苏瑜觉得自己这人设立的实在太稳了,不由的在心里自豪起来,但她面上不显。

“好了,去睡吧。”

她眼神示意了一下,男生乖乖的“嗯”了一声,然后走出去了。

第二天一早,苏瑜开车送任陌言去学校,清晨的学校还很寂静,路上行人也不多。

她把车停在路边后便开了轿车的锁,抬眸看了眼学校大门。

现在人不是很多,只有一两个学生快步的走进学校。

她只看了眼就收回视线,没说话,等着男生下车。

任陌言刚刚解开安全带,拿上书包,正当他要开门下车时,忽然又顿住了动作。

苏瑜转过头去看他,下一秒任陌言整个人就欺身而来。

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被男生软软的唇又亲了一口。

亲完后男生才退回去,声音微有些低哑,“姐姐开车小心,注意安全。”

苏瑜眨眨眼,莫名被小朋友贴过来偷亲了,她愣了愣才有反应。

就这样看着男生抱着单肩包下车,长腿格外引人注目,他关上车门,然后走到苏瑜那一侧微微低下头看她。

苏瑜觉得自己莫名被他撩了,顿了几秒,才摆出大人淡定的样子,从车窗递过去一张纸巾。“擦擦嘴唇吧,姐姐可是有口红的,你这样也不怕被同学们看见。”

任陌言乖乖接过纸。

苏瑜这才拿出小镜子和口红,看了看唇角被蹭掉的小部分,动作平静的准备补妆。

只是她的口红还没拧出来,窗外的男生忽然离得更近了。

苏瑜转头看他,紧接着她的后脑勺就被男生的手捧住了。

任陌言压下来又张唇软软亲了亲,每一处都充满诱惑意味。

苏瑜微微睁大眼睛,就这样被糯糯地亲,对方松开手,单手拉了拉身后微微斜下来的单肩包。

他这才用纸巾擦在薄唇上,低声:“好了,这下姐姐可以补妆了。”

苏瑜:“......”

所以这是要在补妆之前亲个够?

苏瑜眨眨眼,觉得有点好笑,瞥他一眼没回答。

少年直起身子雪白长指把纸巾放进口袋,抬起眸子对苏瑜道别:“拜拜。”

“再见。”苏瑜举手示意了一下。

等男生修长的身影踏入学校,苏瑜才想起来补妆,拿起小镜子照了照唇角,口红被蹭掉了一点。

她微微抿了下唇,才单手打开口红,默默在唇上涂好。

她补完后才把口红放进包包,随手撩了一下肩侧的栗色卷发。

正当她要开车离去的时候,孙秘书的电话忽然打过来,苏瑜拿起接听。

电话那头,孙秘书低声报告:“总裁,我们竞争公司天宇的总裁李昊天来了,他说和您相过亲,要见您一面。”

李昊天?

苏瑜若有所思,随后又凉凉的笑了笑。

她也想起来了,李昊天这个名字在原著中到底是个什么角色。

怎么说呢?就是...有点恶心。

他明明是苏瑜的相亲对象,却又和秀雅私下暧昧不清、勾勾搭搭。

后来作为女主的秀雅把他给甩了,他居然又找上了苏瑜。

对她百般纠缠,说什么当初都是秀雅勾引他,他只是一时没想明白等等。

但苏瑜那个性格的人怎么可能原谅他,于是彻底拒绝了他。

李昊天这人睚眦必报,开始在商业上疯狂打压苏瑜。

甚至还用钱买通了王姨,让她窃取公司的机密,再把这个脏水泼在苏瑜的身上。

因为李昊天准备的足够充分,所以苏瑜的辩解根本没人相信,苏父苏母自然也不信。

苏瑜百口莫辩,因为所有人都认为她是因为喜欢李昊天才这样做的。

苏父苏母也寒了心,自己亲生女儿,居然帮着竞争公司搞垮自家公司,任谁能不心寒?

于是他们停了苏瑜总裁的职位,她辛苦栽培的高层管理也被撤职。

付出了无数心血的事业就这么被污蔑毁掉,苏瑜又恨又无可奈何,因为这都是她父母的决定。

而她对外再怎么强硬,也不忍心违逆父母的意思。

最恶心的是,苏瑜被他害的这么惨之后,他还腆着脸上门。

说如果她愿意不再抛头露面做女强人,乖乖嫁给他,做个“好女人”,就可以考虑给她个名分,让她做他的太太。

说这个人厚颜无耻,都侮辱了厚颜无耻这个词。

想到这里,苏瑜微微撇唇,对电话里随口道:“我知道了,你让他在办公室外面等着,我一会儿就到了。”

“好的。”孙秘书答应。

苏瑜挂了后并没有很着急的开车,而是在车里找了一首抒情的歌,才听着音乐发动车子,缓缓朝公司驶去。

二十分钟后,她才把车停在车库,然后踩着高跟鞋不紧不慢上楼。

今天的苏瑜照样是职场打扮,白色内衬外搭黑色披肩西装,下面是包身裙,她的身材被完美的衬托出来。

栗色卷发随着步伐微晃,发间亮晶晶的耳坠异常耀眼,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皮质包包。

这般气场外露的年轻总裁,一出现在公司就引起了无数注意。

她面不改色戴着墨镜走过,按下专用电梯,到了顶楼办公室。

旁边的秘书处和助理齐齐站起来鞠躬,“总裁早。”

“早。”

苏瑜笑了笑。

在一旁等了将近半个多小时的李昊天,见到她之后顿时眼前一亮,目光露出惊艳。

编辑 分享 2021-08-24 17:02:27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