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材好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百分百回头率不在话下

当苏瑜说出这句话后,王碧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她连忙摆手说:“误会了!误会了!我怎么敢这样呢...”

即便她有想当苏家老宅主人的心思,她现在也不敢表现出来,只能慌忙否认。

苏瑜看着她这副口不对心的样子,嗤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随即开车去了商场,都说喜欢逛街是女人的天性,苏瑜也不例外。

尤其是她现在还是个女霸总,不差钱,想买什么买什么。

于是她故意买了许多东西,全丢给后面的王姨提着。

此时王碧云心里恨得要死,她跟着苏瑜转了这大半天,一点休息的空都没有。

再加上手里越来越多的东西,她累的气都喘不匀。

苏瑜明明穿的是高跟鞋,走路却不慢,她在后面竟然差点都跟不上。

其实王碧云平时在苏家也算养尊处优,很少干活儿,自然就没了当佣人的力气。

现在被当成真正的佣人使唤,顿时累得不行,心里生气但又不能表现出来。

毕竟苏瑜现在还是苏家的大小姐。

“那个...大小姐...我、我们休息一会儿吧,这东西太多了...”

王姨实在是走不动了,只能气喘吁吁的拎着东西上前开口。

苏瑜瞥她一眼,笑着说:“王姨,这才走了几步路啊,你就累成这样了?”

“你在家难道不工作吗?还是说身体不行,要到了回家养老的地步了?”

苏瑜故意这样说着,也是在暗示她,她这样随时有让她离开苏家的理由。

“怎么会呢?我身体还行、还行。”王碧云尴尬的笑笑。

她怎么可能承认自己的身体不行!

苏瑜见对方脸上笑容满面,心里指不定在怎么骂人,就觉得好玩又好笑。

于是她故意又多在商场转了几圈,直到太阳快落山了,才心满意足地回到车上。

而身后的中年女人已经累到虚脱,手臂上挂着大包小包的东西,都勒出了几道深红的痕迹。

苏瑜并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开着车来到了一家餐厅。

“我饿了,去吃点东西。”苏瑜淡淡的说,王碧云连忙应一声。

她心里想:你还知道带我来吃点东西!等回到苏家,我一定在你爸妈面前告你一状!

王姨一边想着,一边准备下车,却瞧见女孩自顾自下了车,随后回身瞥了她一眼。

“你留在这里看着东西,我去吃点东西。”

“.......!”

看东西?她又不是狗!让她看东西?

王碧云的脸色顿时青白相加,差点不能维持表面的和谐。

她微微咬着牙,挤出难看的笑:“小姐,这车是有车锁的,应该不需要看吧...”

“你最近没看新闻吗?那些砸破车窗偷东西的人还少吗?”苏瑜不耐烦的说。

“再说我买的那些东西又不便宜,让你看一下怎么了?你是佣人又不是主人,怎么这么多话?”

王碧云顿时一口气堵在心口,羞辱和气愤涌在心间,差点气出心脏病。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只能皮笑肉不笑地说:“大小姐说得对,您进去用餐,我在这里看东西。”

苏瑜这才笑笑,似乎很满意的关上了车门,顺手按下了车锁,自己转身慢悠悠走进餐厅。

王碧云觉得自己气的头顶快冒烟了。

她陪了半天又累又饿,这会儿却被留下看东西,不是把她当狗是什么?

这就是赤裸裸的羞辱。

可是她也只能把不满放在心里,实际上她之所以这样,还是把自己当主子了。

而苏瑜才不管王姨什么想法,她慢悠悠吃了晚餐,好不惬意。

这家餐厅的格调比较好,大堂还有人在拉小提琴。

能出来展示的人一定琴技非常好,所以苏瑜吃完饭后还坐在原位听了半天的小提琴。

心满意足之后,才走出餐厅来到车边。

而王姨已经饿得有气无力了。

苏瑜锁了车门,王姨出不去,只能在车厢等待,等了很久才终于等到对方出来。

她现在连发脾气破口大骂的力气都没有,更何况也没那个胆子。

只好在心里把对方骂了一遍又一遍。

苏瑜开锁上了车,忽然抬头,挑起眉梢笑着问:“王姨,你在心里不会对我有意见吧?”

王姨条件反射心口一跳,矢口否认,“哪有?怎么可能?您是小姐,我是佣人,不会的。”

苏瑜笑着看了看她,“那看来你今天来陪我逛街很开心喽?”

“那是自然的,怎么会不开心呢?”王姨心里几乎一口老血喷出来。

对方做了这么多过分事不说,居然还逼着她嘴上服软,这还是人吗?

难怪前些天女儿秀雅给自己打电话,哭诉说苏瑜折腾她,今天她算是自己体会到了。

以前都是她小看这个苏瑜了,这人可不是个容易对付的。

王姨脸上挂着讨好的笑,苏瑜才转过身发动车子。

“果然是我们家的老人,对苏家就是忠心。”

“应该的、应该的。”

苏瑜从后视镜看了眼满脸假笑的中年女人,勾起唇角,懒得再说什么,开车回了苏家。

只是走到半路上,她看了眼时间,忽然又想起什么,在路边停下车,没有回头。

“这个时间秀雅要放学了,我得去接她,你先自己回苏家吧。”

苏瑜的声音没什么情绪,但落在王姨耳朵里却如同魔鬼之音。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外面,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没有出租车经过,她怎么回去?

难道走回去吗?走回去要将近一个多小时呢!

关键是她劳累半天,饭也没吃,这会儿却要她再走一个小时?

王姨艰难地挤出笑容,“大小姐,秀雅放学让她自己回家就是了,怎么还劳烦您亲自去接呢?”

“秀雅一个小姑娘怎么能走夜路呢?我肯定是要去接她的呀!”苏瑜一脸惊讶又控诉的看着她。

“再有,秀雅可是你的女儿啊,难道你这当妈的能放心吗?”

王碧云顿时没办法反驳了。

“赶紧吧,再不去就接不上秀雅了。”苏瑜笑着催促。

“对了,把后面我给爸妈我买的东西也带回去,要小心哦,不要弄丢了。”

这最后一句话,如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王姨心里崩溃至极。

可即便她再崩溃,最终还是下车,身边大包小包的东西,眼睁睁的望着轿车扬长而去。

苏瑜开着车心情异常的好,这样做也算是给原本的她出了口气。

当然,她并不是故意找借口离开的,她说去接秀雅,也不开玩笑。

等她把车子停在停车位里时,离下课还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于是她便慢悠悠走去教学楼。

苏瑜在校园悠闲转了一圈,经过操场的时候,看见操场上有高中生在夜跑。

十七八岁的男生女生一圈一圈的喘着气绕过去,偶尔有几个看见她,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甚至有个小男生边看边回头,差点撞到前面的人身上去。

苏瑜挑挑眉,低头看了看自己。

行,她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百分百回头率”。

果然身材好、有气质就是吸引人啊。

她并没有在操场多停留,走进教学楼时,刚好听见下课铃叮铃铃响起。

原本安静的教室里微微喧闹起来,她慢悠悠沿着楼梯上去,到了高三所在的楼层。

一路目不转睛的走到最后那个班级,站在门口看了看,然后抬步走进去。

同样喧闹的高三六班此时却寂静了一瞬。

班上其实有不少人认识苏瑜。

毕竟前几天的运动会上,他们也是一睹过苏瑜风采的。

那之后不知道多少男生私下讨论过苏瑜。

眼下她出现在班里,青春期的男孩子们纷纷躁动起来,腼腆地低下头,慢慢收拾着东西。

而正被几个女同学围在中心的秀雅,原本笑着的神色却瞬间变了。

她怎么来学校了?

编辑 分享 2021-08-25 17:01:47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