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半夜对自己女儿下手 他的精神出了问题

“啊!啊啊啊!父亲!父亲!你清醒一点,父亲!你这是要干什么?你放手啊!”凌晨十二点半,梁静本来正在熟睡,却突然感到头皮一阵疼痛。

她猛然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被父亲揪着头发拉下床,她疯狂的大喊大叫,可梁康就像没听见一样,也不顾女儿的挣扎把她慢慢的拖出门。

梁静挣扎之余看向他去的方向,顿时惊恐的睁大眼睛,“父亲,我求求你了,不要去小黑屋!不要去小黑屋!父亲!你清醒一点!”

她用力的拍打着父亲的手臂,可仍旧摆脱不了控制,就这样,她被一步步的拖到了二楼尽头那个黑色的房间。

“砰”的一声,梁静整个人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还没来得及等她起身,梁康便面无表情的把门关上上锁,随后脚步稳健的离开了。

梁静爬到门口疯狂的排在着门板,但是她也听见了梁康离去的脚步声,她绝望的大叫了一声,然后慢慢的靠在门上,双手抱膝。

这已经不是梁康第一次这样了,一年前自从梁静母亲意外去世后,梁康就好像得了这种梦游的怪病。

他总是在半夜对自己的女儿下手,把她拖进那个一片漆黑的、没有丝毫亮光的屋子里,一待就是一整夜。

而他第二天早上醒来后,又会着急忙慌的把梁静放出来,和她抱头痛哭,说他不是故意的,他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

这一年的时间里,每个月至少会发生那么一两次,梁静说不恨是假的,可是她又不知道该如何去恨,因为她知道父亲病了,他没办法。

梁静现在只能在小黑屋里静静的等待着,等待她父亲天亮之后清醒过来,可在这之前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而梁康把女儿拖到小黑屋之后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如果能仔细看的话,能发现此时他眼里是没什么焦距的。

他面无表情的回到卧室然后安静的躺下,把被子的一角盖在肚子上,呼吸逐渐平稳,看似一点异样都没有。

五六个小时过去后,梁康被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惊醒,他立刻起身,一脸的慌张,地上的拖鞋都没来得及穿,便冲向门外。

一直靠在房门上不敢乱动的梁静,此时已经瘫倒在门口,梁康打开门看到的便是梁静紧紧皱着眉头的样子,脸色苍白。

“静静!静静!”梁康赶紧蹲下把人扶起来,拍了拍她的脸,梁静这才悠悠转醒,她看着眼前的亮光,流下了害怕的泪水。

“对不起静静,真的对不起,爸爸真不是故意的。”梁康慌忙道歉,但是梁静边哭边自己支撑着站起来,她现在还没办法面对父亲。

梁康也不敢动她,只能跟在她身后,看着她慢慢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梁康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似乎在恨自己为什么控制不住。

一个小时后,梁静终于平复了情绪,下楼走向餐厅,每天早上七点半一起吃早饭也是他们家的习惯,只是她自从坐到饭桌前,就没开过口。

“那个……静静,爸爸、爸爸昨天晚上……”梁康有些犹豫的开口,“父亲,没事了,先吃饭吧。”梁静开口打断了父亲的话,不让他再说下去,她不想再回忆昨天晚上的事情。

梁康也没有强求,只是安静的吃饭,没有多久,梁静便放下手中的粥碗,走向客厅,梁康看见她的动作,眼神闪了闪。

在梁静拿过药盒转过身的时候,他又重新低下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梁静则拿着东西走到了梁康的面前,“父亲,吃药。”

这是精神病药,梁康心里很清楚,医生说他只有吃药,自己的症状才能缓解,不然只会恶化的越来越严重。

“好。”梁康神色平静的接过药物,然后就着手边的牛奶把药放在嘴里,吞咽了一下,在他吃药的时候,梁静一直在旁边站着,她放在身后的手不由得悄悄攥紧。

“父亲,我先上楼了,您慢吃。”梁静拿过药盒后不再看他,径直上了楼,梁康点点头,在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之后,梁康突然抬起手放在嘴边。

那原本应该已经被他咽下去的药,却突然出现在他的手掌心里,他根本就没打算吃药,从一开始就是这样。

而另一边的梁静走回房间后,把那个药盒放在桌子上,她看着那个药盒忽然哭了起来,她一边哭一边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黄色标志的药瓶。

药瓶上明确写着:维生素C……

编辑 分享 2021-08-26 15:17:42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