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爱撒娇是正常表现吗 生病让他像是变了个人

等苏瑜洗完澡再出来的时候,房间里也已经没人了,看来王姨是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苏瑜一边擦头发一边把电脑关上,然后上床睡觉。

只不过第二天一早她是被手机铃声叫起来的。

苏瑜闭着眼在枕头旁边摸到了手机,然后接通放在耳边。

“喂?”

“姐姐。”男生略微有些异样的声音传到苏瑜耳朵里,只是她没睁开眼。

“怎么了?有什么事?”她语气慵懒的说到,因为没睡醒,声音有些低。

那边的任陌言握着手机的手一紧,然后声音软软的说:“姐姐,我有些难受。”

他的嗓音有些哑,苏瑜这下算是清醒了些,能听出他有些变音。

她刚想关心两句问他怎么了,可是一想到两个人现在是金主和小情人的关系,开口就变了味道。

“跟我有关系吗?”

不行,这话实在太无情了、太冷漠了,说完后她算是彻底没了睡意。

可是那边的男生丝毫生气的感觉也没有,只是再次软软的喊了一声:“姐姐...”

很显然,这次的话很像是撒娇,苏瑜听的挑眉,心里有些意外。

要知道他们虽然是金主和小情人的关系,可是任陌言本身的性格就有些冷漠。

只有在她有要求的时候才会软一些,温顺乖巧一些,可是今天...

他的撒娇似乎是在寻求安慰,想让苏瑜多疼疼他一样。

生病有这么奇妙的功能吗?苏瑜在心里默默想。

“姐姐,我想去找你,我可以不打扰你,只是想陪在你身边...”任陌言继续用沙哑的声音撒娇。

听到这句话,苏瑜终于坐起身揉了揉额头,她很想开口说:小宝贝,快到我怀里来!

可是不行,她是女霸总,而且他们现在可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

“我不在家,你要是生病了就自己买些药吃,这种事情就不用给我打电话了。”

“你也不小了,要是自己都不会照顾自己,那要怎么照顾我?”

说真的,苏瑜觉得,上辈子她要是有这张脸这副身材,她还当什么女强人,直接进击演艺圈了。

她这番话说的实在是太渣了,但凡他们的身份要是互换,苏瑜都得伤心的痛哭流涕,然后痛诉对方的无情。

电话那边,任陌言拿着手机的紧了又松,他半靠在床头上,另一只手在柔软的被子上抓了抓。

然后看看窗外的大雨,静了几秒,他抿抿唇,还是开口,“抱歉,姐姐。”

苏瑜听的心头一跳,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给你添麻烦了,我就不打扰了。”男生慢慢说到。

完了,苏瑜觉得自己完了。

男生的这两句话彻底把她整破防了,她一个老阿姨真的听不得这种美强惨又堕落的话。

于是在电话挂断的前一秒,她说话了:“等一下。”

那边的任陌言眼神重燃希冀,静静的没有说话,等着苏瑜开口。

“那个...”苏瑜还是第一次干这种自己打自己脸的事情。

“你昨天淋雨了?”

“嗯。”男生乖乖回答。

“感冒发烧了?有测过体温吗?”她继续问。

“好像没发烧,就是有些难受。”男生回答。

“......”

“算了,今天家里有人,等下午我给你发个地址,你去那里等我吧。”

苏瑜算是彻底放弃了挣扎,她觉得自己身为金主,应该给小情人一些“关怀”。

任陌言眼睛亮了亮,然后嗯了一声。

挂断电话后没几分钟,他便在床上又睡了一觉,再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半左右。

手机上有苏瑜发来的消息,看见那个地点的名称,他轻轻笑了。

酒店啊...果然姐姐还是喜欢刺激的感觉。

他起床收拾了一下,没多久便拿着一把伞出了门。

走在路上看着瓢泼大雨,其实他不喜欢下雨天,每次下雨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因为阴冷又麻烦。

可现在他走在路上,心情却非常的好,若是仔细看,还能看见他微微扬起的唇角。

想到即将能见到的那个人,他的脚步不由的加快了些。

而苏瑜忙完之后也开车去了自己订的酒店。

她一踏进酒店的房间,就看到男生从套房自带的小厨房里探出脑袋看她,“姐姐来了。”

苏瑜换了拖鞋,把包放在门口的柜子上,然后挑眉走过去看他。

“你这是在干什么?”

只见男生修长的身形上围着一个粉色的、看起来比较可爱的围裙。

他右手执筷,动作缓慢的在灶火上的小锅里搅了搅,然后仔细的关上火。

这才回头看苏瑜,“我给姐姐煮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可以吃一些暖暖胃。”

说完后,他又重新转过身从旁边的拿过一个略大的碗,把锅里的面捞出来,再浇上一些汤汁。

苏瑜惊讶的目光落在那个冒着热气的碗上,下意识问:“你不是不会做饭吗?”

“这段时间刚刚学的。”男生语气平淡回答,抬起漂亮眼睛望着她。

苏瑜这才点点头没说话,走过去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男生就那样乖乖的让她摸。

掌心传来略有些高的温度,苏瑜皱眉:“有些发烧,吃药了吗?”

任陌言乖乖点头,“姐姐快坐下来尝尝吧。”他边说边把面端到外面的桌子上。

“都生病了,就别折腾了,还做饭。”苏瑜语气略叹息。

男生笑了笑,“姐姐冒雨来看我,我只是想谢...”

“行了,别多想,去休息吧。”

还没等任陌言的话说完,苏瑜就打断了他,然后看了眼桌子上的面,来之前确实没来得及吃东西,现在有些饿。

她走到桌子面前坐下,然后开始吃面。

男生看了她两眼,然后轻声说:“那...我去给姐姐暖床...”

说完后便去了卧室,而苏瑜则差点被呛到,不行了,这小奶狗太会了,她刚才差点破功。

等苏瑜刷了牙回到房间,就看到男生独自坐在床头看书。

低垂的长睫毛显得温顺,台灯的光照亮他侧脸,因为年轻显得白嫩嫩的。

苏瑜不禁看了几眼,才走过去摸他前额。

任陌言把手里的书合上,微微仰头给她摸。

掌心传来正常的温度,她才放心然后松开手。

苏瑜想从另一侧上床,但还没来得及动作,腰间便被男生伸手揽住。

虽然没用多大力,但还是搂着腰把她抱进怀里贴住。

苏瑜因为没啥防备,便整个人伏在他怀里,手臂撑着床看着身下的男生。

任陌言先亲了一下她的下巴,又软软糯糯的想去亲她唇角。

不过被苏瑜率先一步面无表情的抬手捂住了嘴,“我不想感冒,别传染给我。”

可以,冷酷无情。

任陌言也没觉得多伤心,既然不让亲,他就退而求其次的亲了亲苏瑜的掌心。

苏瑜只觉得手心好像羽毛在挠,她立刻把手收回来搭在他肩上。

然后低头望着男生因为生病不怎么清醒的眼睛。

“闭上眼,睡觉。”苏瑜淡淡的命令着。

任陌言这才乖乖的躺在床上,而苏瑜也在旁边躺下。

只是她刚刚躺好,男生又一个翻身抱住了苏瑜,苏瑜挑眉看他。

“姐姐,我病好了就可以亲了吗?”任陌言对亲她这件事情很有执念。

“嗯。”苏瑜简单回答。

“那我现在好了。”男生立马说。

苏瑜被他的话逗笑了,无奈的说:“别闹了,赶紧睡吧。”

“明天不要去上学了,请个假休息一下。”她伸出手把少年重新按了回去。

“我真的好了......”男生软软的嗓音磨得苏瑜心痒难耐。

她叹了一口气,抬手摸了摸男生的头发,语气温柔,“乖,睡吧,明天你就好了。”

看她这样,任陌言眼睛里才露出笑意,然后安静的躺下。

果然,生病会让人心里变的柔软。

编辑 分享 2021-08-28 17:04:19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