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友误会了怎么解释 原来这都是她的小心机

虽然是在酒店,但是这一觉苏瑜睡的也很舒服,大概是因为...小情人太黏人了吧。

她第二天还有工作,要去公司处理事情,所以醒的有些早。

而她旁边小情人还睡得香甜。

骨节分明的手指勾着一缕她的长发,苏瑜轻轻抬头把头发抽出来,又看了眼床上的少年。

因为昨天晚上发烧的缘故,他的脸现在看起来微微红着。

她伸手去摸他的额头,已经完全退烧了。

苏瑜刚想起身,却突然顿了顿,低头去看他。

男生精致的面容,从哪个角度都很好看,睡着的时候显得睡颜香甜。

没有平时的冷漠和锋利,整个人像是只无害的、软软的小动物。

苏瑜觉得他这也太可爱了,让她这老阿姨的心都快化了。

她坐在床上欣赏了会儿美色,才不紧不慢起床。

化完妆收拾好之后,她再次回到卧室看了眼男生,男生已经由侧卧的睡姿变成了仰躺。

苏瑜觉得这个姿势正好可以让她干一些“坏事”。

于是她单手撩起长发,低头在他的侧脸上留下一个红红的清晰唇印,才挑眉直起身子。

她突然想起,这就是现在流行的“盖章”,她点点头对自己这个盖章表示非常满意。

拿出口红给自己重新补了妆,随后又从包里抽出笔,顺手写了张便条贴在台灯上,然后潇洒离去。

大概半个小时以后,任陌言人没醒手先动了动,没摸到旁边温热的身体,他才睁开眼坐起身。

他伸手揉了揉有些痛的太阳穴,茫然的看着这个空空的房间。

看来苏瑜已经走了有一段时间了,他忽然觉得,这恐怕是自己以后的常态,随叫随到,陪完金主后自己被抛下。

不过任陌言心里倒也没多么难受,只是笑了笑。

他侧过身子准备下床,但眼神却扫到台灯上的便条。

任陌言顿了下,抬手拿过来,上面的笔迹雅致又大气,都说字如其人,他觉得说的也没错。

“八点会有人来送早餐,如果因为没醒没吃上,就自己解决。”

字里行间似乎透露出冷漠的气息,但任陌言并没有在意,反而把便条工工整整的折了起来。

他刚起身的时候,外面就传来轻微的敲门声。

男生转过头,看了眼床边的电子闹钟,正好是八点。

他走过去开门。

“先生你好,这是你的早餐...”服务员礼貌鞠躬,刚一抬头就愣住了,不知是因为男生的脸还是其他东西。

“额...这是您的早餐。”服务员快速反应过来,又礼貌一笑。

任陌言伸手接过,“谢谢。”

“不客气,请您慢用。”服务员眼神有点八卦。

刚才点早餐的服务的可是个大美女,而现在房间里却有个美少年...

关键是脸上还有唇印,这两者的关系怎么能不让人遐想连篇。

任陌言并不是没有察觉服务员的眼神,只是等对方离开后,他才放下早餐去洗漱。

他垂眸走到洗漱台前,正准备拆开一次性杯子和牙刷时,却忽然看到镜子里的自己。

他把脸往镜子前凑了凑,然后低头笑了。

他一笑,镜子中脸上的唇印也跟着动了动,怪不得...

怪不得刚才服务员用那种暧昧的眼神看他,原来是姐姐给自己盖了章。

......

自从两人在酒店分开后,苏瑜有段时间没见到小情人了,因为最近公司忙了起来,每天大大小小的会一大堆,她也分身乏术。

正巧过两天有个宴会,她准备忙完之后再去找任陌言。

她可是花了钱包养的,怎么能这么长时间不见面呢?再说她也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小情人啊。

这个宴会的举办者,是商界的一个大佬级人物,也算是私人聚会了,而且在宴会结束后,还会进行公益性质的募捐。

所以这次有很多商业人士都接到了邀请,可见这次宴会的重要性。

不过在宴会开始前一天,李昊天给苏瑜打电话说想和她一起出席,互为对方的男伴或女伴。

苏瑜也知道这种场合基本上都需要带着男伴或者女伴出席,但是她不一样,她只打算独自出席,所以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李昊天。

挂断电话后她随手把电话号拉黑,叮嘱身边的秘书:“以后但凡是李昊天的电话,都不要接。”

“好的,总裁。”秘书答应。

苏瑜看了眼电话笑了笑,她猜李昊天这会儿肯定暴跳如雷,不过无所谓,她又不在乎。

虽然这个宴会比较重要,但是也没有到让她紧张的地步,临近宴会的时候,苏瑜才不紧不慢去换礼服,由商务车送到宴会现场。

她今天穿的是件墨绿色的刺绣旗袍,脚蹬一双黑色的高跟鞋,民国复古的装扮在一众西式礼服中倒显得个格外有个性,像是典雅而张扬的大小姐。

因此她刚一出现,立刻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不少商界的青年才俊都朝她看过来,举着红酒杯,不知道该不该上前搭讪。

毕竟人家不仅长得好看,还是一家上市大公司的总裁,身家比起他们都高出不少。

只有几家长辈级的董事长,笑着对苏瑜举了举杯,而她也微笑着点点头。

苏瑜进入宴会后便找了个角落坐下,虽然当女霸总的感觉很爽,但是时时刻刻的踩着高跟鞋真的很累。

再说就她现在这个身份,也没什么必要去应酬,索性坐下偷个懒。

但天不如人愿,总有人在她想安静的时候来捣个乱。

苏瑜刚坐下没几分钟,就看见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人朝自己走来,正是李昊天。

她就装作没看见,只是有些无聊地靠在座椅上,端起面前的香槟喝了口,直到她的面前笼罩下一个黑影。

李昊天看见她这副悠闲的样子就生气。

有些恨恨道:“为什么拒绝我的邀请,你还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

苏瑜这才抬头看他,然后礼貌一笑,“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们很熟吗?”

听到她的话,李昊天更生气了,他气的咬牙切齿:“苏瑜!我警告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得罪我没什么好下场!”

说真的,他一个男人对女人说出这种话,真的很没有风度,而且他的眼神更称不上君子。

李昊天心里虽然生气,但不得不承认苏瑜这人真的美的不可方物。

他的视线从她小腿往上,看到墨绿色旗袍下苏瑜雪白的肤色,这对比让他的视觉受到强烈的冲击。

他不禁咽了咽口水,沙发上坐着的苏瑜实在是太性感了。

他只感觉身上被勾起了阵阵欲火,恨不得把她拉到没人的角落,然后把她这身旗袍撕成碎片。

李昊天的眼神太过直白,苏瑜觉得这种人真的就是欠教训。

不过她并没有显露出什么,只是漫不经心的看着他:“是吗?原来李少爷这么厉害。”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知道知道,得罪你到底是什么下场了。”

苏瑜的语气带着讽刺,这话也是丝毫不把李昊天放在眼里。

“苏瑜!”李昊天接连被下面子,脸色有些不能维持了。

只是不知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又露出一抹阴狠的笑,“行啊,到时候你不要哭着求我就好。”

苏瑜又瞥了他一眼,再次端起香槟,小饮一口,连话都懒得说。

李昊天没有再多停留,转身要走,苏瑜看到后冷笑了一声,原本并拢斜放的双腿的突然抬起一只。

快准狠又面不改色地踹了一脚对方的腿弯。

众目睽睽之下,李昊天忽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这一下动静可不小,周围不少人都看过来。

于是宾客们就惊讶的看见李家那个纨绔公子居然跪在地上,铁青着一张脸。

编辑 分享 2021-08-29 16:48:16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