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摆脱相亲对象的纠缠 一句话让他记住教训

李昊天猝不及防被踹倒后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不过没几秒还是飞速爬起来。

他脸色青红交加地咬牙看向身后那个正在一脸惬意品尝着香槟的女人。

李昊天很想现在立刻就把苏瑜拖到别的地方好好教训教训。

可是他到底还是存有一丝理智的,这个场合看过来的人太多,他也不能拿苏瑜怎么样。

大庭广众之下出了丑,偏偏又不能拿罪魁祸首怎么样,李昊天只觉得怒火中烧,怒气冲冲地甩袖离席,留下身后一众茫然的看客。

苏瑜保持着脸上的淡笑,放下手中的高脚杯,拿着包包起身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关于李昊天放的狠话,她一点都不在意,就他那个纨绔的样子,想来也只是和原著里一样,用商业间谍的名义给她泼脏水罢了。

她微微笑了笑,想到自己留给王姨的假消息,便饶有兴致的期待起来。

她神情自然的走着,心里却等着看将来他的笑话。

苏瑜眼神自然的四处看了看,然后走到洗手间的拐角,停住了前进的脚步,身子靠着墙微微站住,目光朝自己座位看去。

她刚才没看错的话,就在她刚刚这一路走过来,至少有三四个男人都盯着她,她装作漫不经意的看过去,他们便快速移开目光。

这显然是有鬼的,所以她才站在这里观察起来。

果然,宴会里那几个黑色西装的男人看苏瑜进去洗手间后,立刻行动起来。

他们蹑手蹑脚的往她的座位走去,一边走一边警惕的看着洗手间的方向。

于是苏瑜往里退缩,脸上挂着笑,再看过去的时候,他们正好经过了苏瑜那杯香槟的位置。

偏偏就那么巧,苏瑜清晰看到那人把什么东西丢进了她的茶杯里。

她这才重新转过身,嘲讽的笑了笑,果然下三滥的人能干出这种下三滥的事情。

按照她的猜想,那东西无非就是迷药或者春药之类的,总之不是什么好东西。

如果这就是李昊天的招数,她还真有点失望。

苏瑜没再管他们,若无其事的走进了洗手间,过了会儿,才从洗手间走出,慢悠悠回到自己的座位。

她回到座位先是假装不经意的看了周围两眼,确定好那些西装男人的位置之后,她才把视线放在面前的香槟杯子上。

她笑了笑,然后轻轻的端起杯子摇了摇,场内那几个西装男顿时紧绷,频繁看向她。

但是他们又不能表现太明显,怕被人发现不对劲。

于是只好尽力装作没在意她的样子,频频状似无意地看过来。

苏瑜觉得这些人都要斜视了,她故意把杯子放在嘴边,那几个人更紧张了。

但她又故意皱着眉头放下杯子,几个人默默放松了身体。

于是她又端起杯子......

像逗他们玩一样,她来来来来回回放了几次。

到了最后,苏瑜重新端起高脚杯放在嘴边。

她让香槟触碰到了自己的嘴唇,然后故意吞咽了一下,其实她并没有喝,只是嘴皮子外面沾了一点点。

不过子在那些西装男人看来她就像是喝了,几人长松口气。

他们中立刻有人走出会场,应该是去向李昊天汇报成果了。

苏瑜也没急着走,就坐在原地等着,估计一会儿还有一场好戏要上演呢。

她看到李昊天回了会场,她才站起身,故意扶了一下额头,好像有些体力不支似的,往会场外走去。

而她身后的李昊天果然露出笑容,迅速跟上。

苏瑜挑眉一笑,先是去找了宴会的服务员说自己身体不怎么舒服,让对方代理公益募捐。

服务员应下后,她才慢悠悠拎着包上楼,去宴会附带的楼上的套房休息。

路上她故意走得很慢,看见周围没了人,她还特意踉跄了几下,才扶着额头,用房卡开了房门。

只是她刚刚进去,准备关门,门却一下被抵住了。

苏瑜抬起头,看到面前李昊天扭曲的笑容,心里快要笑出来了,这人是真不知道什么叫“自投罗网”啊。

但她面上装作一副惊讶又害怕的样子,故意甩甩头不怎么清醒的问:“李昊天?你...你怎么跟过来了?”

李昊天一脸阴狠的看着苏瑜,脸上露出了恶毒的笑容。

“我刚才警告过你,别给脸不要脸,可你就是不听啊,偏偏要招惹我,怎么?现在后悔了吗?”

“是不是觉得自己浑身燥热啊?呵呵呵...你马上就要我哭着求我了!”

李昊天一边邪笑一边走进来把门关上,还顺手反锁,他看着面前的苏瑜,眼里满是兴奋。

而苏瑜则苏瑜瞥了眼被锁住的门,这才慢悠悠的站直了身体。

行了,不装了,摊牌了。

“苏瑜,你现在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了...”李昊天的眼神像在看自己的猎物,那样子让人恶心。

“切,你能不能不要侮辱这种台词?你接下来是不是还想说,‘你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能不能有点新意?”

“......”

李昊天的笑容莫名僵在脸上,因为面前的苏瑜完全没有被下药的表现,只是懒懒的双手抱胸看着他,似乎在看一个傻子。

下一秒,苏瑜便慢慢的把高跟鞋脱下来,然后弯腰把鞋提在手中,动作优雅却又令人心惊。

她挑眉讽刺的看向李昊天,然后慢悠悠的问:“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随后她又故作懊恼的点了一下头,“哎呀,不管你说什么了,反正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的眼神落在了李昊天的身上,轻慢的语气像是魔鬼,“你猜我要是打了你,警察会不会抓我啊?”

“万一我要是被抓了,该怎么解释好呢?是说你下药未遂,还是说我正当防卫啊?”

话音刚落,李昊天已经意识到什么了,他脸色刷白,那一瞬间的反应,竟然不是抢先制服她,而是转身往门外逃跑。

苏瑜正儿八经地叹口气,“你说说你怎么不长记性呢?还敢把后背露给我?”

她嘴上轻飘飘的说着,但是在李昊天转身跑向房门时,快速抬脚踹他,踹得对方重重扑向房门。

“砰”的一声,李昊天的头部砸在门板上,顷刻就流血了,不过还没到昏迷的地步。

而苏瑜则假装一脸惊讶的看着他,“哎呀呀,怎么就流血了?这也太不小心了。”

她没有放下手中的高跟鞋,慢慢走过去蹲下,然后手轻轻抚上了李昊天的伤口。

“李少爷,你这是在给我表演不撞南墙不回头吗?这也太卖力了,这都流血了,不然...我帮你洗洗吧?”

明明是很温柔的语气,但是李昊天只觉得恐怖。

他张开嘴想大叫,但苏瑜用高跟鞋在他的伤口处比划了两下,他就立刻不敢发出声音了。

下一秒,李昊天就被揪着领子拖进了卫生间。

而苏瑜则转身出门,顺手拿走了毛巾和浴巾,站在门口把门关上。

她想了想,露出一个笑容,然后慢慢冲着里面的人道:“李公子,里面肯定很热吧?那就麻烦你把衣服脱了吧。”

“......”

李昊天没敢说话,但是也没动作。

苏瑜不耐烦道:“要我再说第二遍吗?”

里面立刻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李昊天抖着手把衣服脱完了。

“把衣服扔出来。”

说完后没几秒钟,苏瑜就看见一只手把门开了一点缝隙,然后颤颤巍巍把衣服都丢出来。

她低头看了看,便把门关上,从外面锁好,转身往外走。

边走边说:“我没时间教你怎么做人,你就自己在里面待着吧,千万不要乱跑哦~”

李昊天在里面听着,身子一抖,但却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编辑 分享 2021-08-29 16:48:50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