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长时间不理我怎么办 她的解释让我心疼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就来到了周四的游轮酒会。

苏瑜来到游轮上后就一直待在属于自己的休息室里面。

只是在酒会开始的时候才换上礼服出去露个脸,让别人知道自己来参加这场酒会了。

更重要的是,要把自己的身影暴露在李昊天的眼皮子底下,让他觉得有机可乘。

从酒会举办地点出来后她又回到了休息室,换了平常的衣服。

直到夜幕降临,苏瑜才起身出门,去甲板上透气。

偌大的游轮甲板上,人影交错,服务员端着盘子穿梭在人群中,时不时有人拦住他们从盘子上拿下一杯酒。

甲板的周围护栏上都被挂上了一串串散发着昏黄色光的小灯,在这海风习习的大海上,别有一番感觉。

苏瑜慢悠悠走过去,顺手从服务生手里的托盘拿过一杯酒,走到甲板旁边的栏杆处。

她年轻漂亮,又管着一家上市的公司,一出现自然就成了主角,游轮上不少目光都朝她看来。

她并没有理会这些目光,只是站在原地摇了摇酒杯,低头抿了口酒,视线瞥向人群尽头。

那边有几个黑色西装男人一直注视着她的动静,在甲板上人群边缘徘徊,看样子是在寻找下手的机会。

苏瑜看到这伙人熟悉的打扮,只觉得果然小说里的纨绔子弟是没多少脑子的。

就那么一群黑衣人站在那里,谁能看不见?

她摇摇头,为了将计就计,没有再看。

不过有一件事情她忽然想起来,原著中李昊天不仅暗中设计把苏瑜推到海里面,还给自己安排了一个英雄救美的角色。

他也不是真的想让苏瑜去死,只是为了吓吓她,最好吓得大病一场不能去公司,方便他实施盗取她公司机密的计划。

不过他英雄救美的计划好像失败了,原著中苏瑜被另一个人救了上来。

李昊天没有得逞,索性专心致志把心思移到了窃取机密上面。

但苏瑜确实不记得是谁救了她,不过没有关系,反正也不是个重要的人物。

又站了十分钟左右,这海风再舒服吹久了也觉得难受,她拢了拢身上的衣服,状似不经意的看了眼还在原地徘徊的黑衣人。

苏瑜心里叹了口气,干脆转身去往另一个人少的地方,她没时间再等下去了,他们不敢,她就主动创造机会。

于是她直接走向游轮尽头,靠在栏杆上,故意面向水面,背对着人群,毫无防备地望着远处的海景。

她虽然看起来毫无防备,但是耳朵却一直注意着身后的动静,果然,没多久背后就传来了轻飘飘的脚步声。

有几个人慢慢靠近了她,苏瑜暗暗屏住呼吸,等待自己被推到海里的一刻。

说实话苏瑜是紧张的,她想如果不是穿书过来,她大概这辈子也不会遇上这么刺激的事情。

她决定被推下海后,按照原著的剧情生一场大病,最好住个院,放松李昊天的警惕,让他快点窃走所谓的商业机密。

就在她还在想事情的时候,那人已经走到了她身后。

苏瑜没回头,就原地放松的站着,紧接着一只手猛地推在她后背上,重重把她从栏杆上推了出去。

苏瑜掉下去的瞬间,心里暗骂了一声,这人的手劲也太大了。

即便心里这样想,她还是从善如流的闭上眼睛屏息静气落入海里。

进入海里后,她就像一条美人鱼,在海水下轻盈转身。

她自己是会水的,虽然原来的苏瑜不会,但现在的苏瑜是会的,毕竟以前两百一节的游泳课可不是白上的,

而随着落水的声音,船上很快有人惊慌大喊:“落水了!这里有人落水了!快来救人啊!”

甲板上的人听到声音顿时都围拢了过来。

一直在旁边伺机而动的李昊天正打算帅气的脱掉西装跳下去来个英雄救美。

却不料他西装刚脱了一半,另一边有个穿蓝色西装的人影比他更快,在众人惊呼声中,迅速跳下游轮,伸开手臂朝苏瑜落水的地方滑去。

此时的苏瑜正假装挣扎的在海水里扑腾,她之所以没张嘴喊救命,纯粹就是因为海水太咸,她怕喝了拉肚子。

她扑腾的正起劲儿,朦胧的视线里看见一个人游过来,她心想,这应该就是原著中救了苏瑜的人。

不过她现在却不大乐意被对方救,毕竟落水时间长了才有生病的效果,于是她就假装扑腾,借机游远了点。

“姑娘!你不要慌!”那个男青年看苏瑜越挣扎越远,不由的心急,“姑娘你不要慌,我马上就能抓住了你了!”

“你放心,有我在你不用怕,等救生艇放下来你就可以得救了,不要慌!”

“......”苏瑜不想说话,她觉得这大哥还挺热心的。

于是她看他一眼,便乖乖待在原地。

游轮上的船员很快把救生艇放下来,青年拉住她的手臂,“姑娘,你、你没事吧?”因为在水中,他的语气有些不稳。

“没事。”苏瑜摇摇头,然后甩开他的手,自己爬上救生艇。

男青年愣了下,没想到对方掉进海里却没有一点受到惊吓的样子,反而面无表情地甩开他。

他愣了下才跟着爬上,坐在她旁边。

在救生艇上等着的救生员立刻拿了干净的浴巾给苏瑜披上,苏瑜在海水里泡了一会儿,闭着眼睛脸色略有些白。

男青年有些担心地看了她一会儿,问:“姑娘你脸色不太好,没事儿吧?”

苏瑜还有睁开眼,还是有些冷漠的摇摇头,“我上岸会自己找医生看看。”

“......”青年莫名有种对方其实不需要自己营救的感觉。

直到他们成功登上船,游轮上惊慌的氛围才逐渐平静下来。

苏瑜裹着浴巾,朝甲板上看了眼,那几个黑衣人已经不见踪影了,应该是怕她上岸后认出来,因此早早地藏了起来。

她又不动声色地看了眼站在不远处的李昊天,他果然一直在注意着自己。

于是苏瑜垂下眸子故意咳了两声,有气无力似的,被女服务员扶进了船舱。

李昊天脸色不太好看,本想自己来个英雄救美,结果被别人抢了。

不过还好,他最主要的目的达到了就行,看刚才苏瑜那样子,应该受了不小的惊吓。

再加上从高处跌落到水面,被冰冷的海水浸泡,让她生场病还是很容易的。

他深深的松了一口气,等他拿到苏瑜公司机密再栽赃给他,不愁她不听自己的话。

苏瑜被救起来后就被送到房间休息。

苏父苏母收到消息吓得不轻,连忙亲自来接她,直接把人接到老宅养了几天。

苏家的私人医生也看过,没有大碍,只是这几天总是发烧,不知是因为惊吓还是生病。

苏父苏母不想她都生病了还要为工作的事情忙碌,便把她手机也收走,要她安心静养。

苏瑜本来也是打着主意让李昊天放松警惕的,于是乖乖上交手机,在家里咸鱼躺。

她有趣的发现,王姨这两天对她都好了许多。

也许是李昊天的计划在公司进展顺利,她想到即将搞垮苏瑜,就兴奋得不得了,连带着对苏瑜都和颜悦色了一点。

那感觉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什么好事情要发生,苏瑜只觉得好笑。

于是她就这样在家里优哉游哉的养了四五天,身体恢复的也差不多了。

她估算着李昊天差不多得手了,就好说歹说,才终于说服父母,允许她自己一个人回别墅公寓住。

更重要的是,她已经好几天没联系过任陌言了,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联系自己。

回到别墅后,她懒懒的躺在沙发上,因为生病的原因,还是觉得有气无力。

她打开手机一看,果然,男生给她打了过很多次电话。

她想了想,回拨过去,电话响了两声,被接通了,那边人声音冷淡:“喂?”

“是我。”苏瑜咳了声,因为长久没联系而有点心虚,一只手无意识地抠抠抱枕的边角,“最近怎么样?”

“还行。”

男生也许确实有些生气了,回答的语气也不冷不淡。

如果是以前她主动打电话,男生肯定会跟她分享一些近来发生的事情。

可这次只有两个字的回答,便没了下文,两个人一时间沉默了起来。

编辑 分享 2021-09-01 16:47:13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