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了要让男朋友知道吗 我故意卖惨让他心软

苏瑜知道她好几天不回电话也不回消息,无缘无故断了联系,那边的小情人肯定心里觉得委屈。

但她这也是没办法啊。

苏瑜想了想,正好生着病嗓音有点沙哑,她语气冷淡道:“我这几天生病了,一直在静养。”

那边依旧没有人声传来,可是却有一支笔被重重放下的声音,还有桌椅被推开的声音。

“姐姐生病了?怎么样?严重吗?什么病啊?”男生的声音终于响起,说的话也多,语气还带着担心。

苏瑜在这边拿着手机笑了笑,看来小情人还是紧张自己的,也不枉自己对他这么好。

“没什么,就是几天前不小心掉水里去了,着了凉发了点烧,不过现在已经没什么事儿了。”

苏瑜轻描淡写,但电话那边的男生却一瞬间没了话。

静默了几秒,任陌言才重新开口:“姐姐。”

“嗯。”

“你、你......”他有些说不出来。

这还是第一次,男生在苏瑜这里这么失态,苏瑜笑了笑,她听出了男生声音里的情绪。

“别担心,已经没什么事情了,不然也不会给你打电话了。”她安慰了一下男生。

却不想此时的任陌言心里更加的难受,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苏瑜知道他在缓和自己的情绪,于是开始转移话题:“现在我自己在家里,冰箱也都空了,不知道该吃什么好。”

“姐姐。”那边终于笑了。

苏瑜勾了勾唇,她是故意这样说的,这样才能让男生觉得自己被需要,而且她也确实想见见小情人了。

果然,听筒里传来单肩包拉链的声音,少年似乎在伸手装东西,“我现在去姐姐家里,顺路去超市买食材,姐姐有什么想吃的吗?”

苏瑜觉得自己的小情人真贤惠啊。

她满足地在沙发上翻了身,“不着急,你会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不挑。”

“嗯,姐姐等我。”任陌言笑着挂了电话,然后起身背着单肩包离开了图书馆。

这几天苏瑜失联的郁闷一扫而空,他眯起眸子,慢条斯理看了眼天空,思索一会儿,准备先去药店买退烧药。

图书馆附近没有药店,他绕了远路去找,终于找到一家。

他一走进去,药店里服务员就注意到了,毕竟他这个样貌的人任谁都要多看两眼。

服务员见他走到柜台前低头打量,才走上前微笑着问:“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任陌言微微低头,视线扫过柜台里的几种药,又抬起头,没什么表情道,“我买退烧药。”

“好的,这一排都是退烧药,您看您需要哪一种?”服务员立刻笑着指了指柜台里的一排不同的药名。

然后走进去打开柜台准备拿药。

“......”任陌言微微沉默。

他年纪本来就小,生了病如果自己能抗也就过去了,不能就自己买药吃或者医生来照顾他。

让他去照顾别人,还真的是第一次,而且他还有很多生活常识并不了解。

男生思索了半天,看着柜台里的几种药开口淡然道:“这几样我都要。”

服务员愣了一下,但还是没说什么,把药都给他装好。

提着一袋药走出药店,任陌言拎起袋子看了看,才垂眸给手机上为数不多的备注之一打电话。

“你现在有空吗?”

“???”

“任陌言?你居然给我打电话了?真是太阳从西边升起了哈!怎么了?你生病了还是怎么了?我现在有空,要我过去看看你吗?”

电话这边的人是个医生,也算是任陌言父母的朋友。

男生没什么表情的说:“我没生病,只是我要去见一个生病的人,一会儿我把症状发给你,你告诉我吃什么药就好了。”

末了还冷漠的加了句:“谢谢。”

对面的医生呆住,半晌才叹口气,果然高冷的小朋友不是找自己的。

不过他还是有点好奇,笑嘻嘻道:“呦,还有人生病了需要你去看的啊?”

任陌言没有闲聊的心情,“到了再说,挂了。”

说完后也不等对面的人说话,抬脚朝不远处的超市走去。

“......喂?”对面的话被一阵忙音切断,医生郁闷地看着手机,微微挑起眉。

他倒是不知道任陌言在这边还有要去照顾的亲人或者朋友,这小孩独来独往惯了,也没几个认识的人。

任陌言的父母常年在国外,所以把孩子托付给他照顾。

他本来觉得照顾小孩很麻烦,结果对方压根没麻烦过他,自己吃饭自己住,自己上学,成绩还是最好的。

根本就不用他操什么心,太省事了。

在他心里,这小孩就是标准的乖乖好学生,性子又超乎寻常的冷淡,虽然长得好看,但也不用担心早恋。

他一个不婚主义者都有点希望生个这样的孩子。

所以医生才觉得有点奇怪,小孩去看一个生病的人,既不是亲人,也不是朋友,难道是同学?他想想也有这个可能。

而任陌言此时并不管对方怎么想,自己推着车在超市里买东西。

按照他对苏瑜的了解,对方家里肯定连煮粥的米都没有,所以他又买了好几种米。

生病的要吃清淡一些,但......

他已经在脑海中想好了菜单,推着车挑完东西就走,丝毫不耽误。

苏瑜自挂断电话后,就一直在家葛优躺的躺了半天。

在她不知第几次拿起手机看时间的时候,终于听到门铃响。

于是她猛地从沙发上坐起来,结果由于起身太猛,她病还没好,头有些发晕,又坐了下去。

缓了几秒,她才扶着沙发,虚弱地走过去开门。

果真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啊!

门外的少年背着包一手提着药一手提着购物袋,原本有些软乎温和的眼神,看到她扶着门的样子,立即蹙起好看的眉。

苏瑜有段时间没看到他,突然经受美貌冲击,不禁眨眨眼,懒洋洋的笑道:“来了?”

任陌言把右手的药放在了左手的袋子里,随即抬起摸了摸她额头,蹙起眉,“还有些发烧。”

他平常表情冷淡,不爱笑,也不怎么皱眉。

这时候突然蹙起眉梢的模样显得认真,同时也更冷漠。

苏瑜站在原地欣赏了一会儿美颜,才露出笑。

“没关系,只是低烧而已,进来吧。”她往后退了一步把男生让进来。

任陌言这才放下手提着东西走进去,苏瑜关上门跟在他身后,眼睛却一直盯着他手里的购物袋。

可是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有肉类的痕迹,不由的撅撅嘴。

“怎么没买肉啊?我这几天在家我爸妈都不让我吃肉,嘴里都快淡出鸟儿来了。”

这时候任陌言已经把袋子都放在了厨房的桌子上,转身看她。

苏瑜则有些可怜兮兮的仰着头看他,“我想吃肉。”

此时的苏瑜身上穿的是家居服,因为刚才起身开门的动作,领口处隐隐被扯大了些,不过她并没有在意。

可是男生又高靠的又近,自然能看到雪白的一片,他的喉结不受控地轻微滚动了下。

过了几秒才移开视线,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耳朵尖却有些发红。

他抬手把袋子里蔬菜下面的肉露出来,声线有些低。

“姐姐说自己最近在静养,我觉得你这些天应该吃的清淡,所以我就买了一点,准备给你做清淡一些的肉...”

他话还没说完,苏瑜已经高兴踮脚,勾住他脖颈把人勾下来。

任陌言下意识微微倾身,迁就着她的身高,随后就被她嘟起唇瓣,“吧唧”一声在白皙脸上亲了口。

“果然还是我的小情人最懂我了!”苏瑜高兴的说,眼里因为看见肉亮晶晶的。

“......”任陌言愣了一下。

她没生病的时候,总是懒散淡定,像今天这么活泼可爱的样子,任陌言还是第一次见。

而且说话的样子......好像在撒娇。

编辑 分享 2021-09-01 16:47:48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