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帮我买药需要给他钱吗 钱给了也分手了

见亲了小情人后,他没什么反应,苏瑜不由的又亲了一下,整个人赖在他身上。

任陌言这才眨了眨眼睛,松开手中的袋子双手环住苏瑜的细腰,把人抱进怀里。

就这样静静的抱了几分钟后,他忽然双手掐住苏瑜的腰把她整个人都提到了旁边的大理石台子上。

苏瑜一脸懵逼的看着他,双手还在他的脖子上,随即男生就再次抱住了她,把头靠在她的怀里。

“姐姐,对不起。”他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苏瑜有些没明白。

“我刚才不该跟姐姐闹脾气的,明明姐姐生病了......”

苏瑜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笑了笑,白皙的手穿插在男生漆黑的碎发中间轻轻的揉了揉。

“没关系,都是小事儿,我已经好很多了。”她轻声安慰。

“......”

任陌言安静了两秒,只是双手紧紧的搂住她的腰。

“其实,我这几天都不怎么开心。”他嗓音低低的,有些委屈,“我在想,姐姐是不是又不想要我了。”

“又?”苏瑜准确抓住重点,“没有吧...我什么时候说不要你了。”

“前段时间姐姐也有一次很久没联系过我。”说到这里,任陌言这才抬头,用那双无辜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她。

“姐姐,你是真的想让我当你的情人吗?”

苏瑜暗自想,怎么可能不是真的,我还要把你发展成正大光明的男朋友呢!

不过她神色正常的安抚小情人,“别多想,我那只是工作太忙了而已。”

“真的?”男生微微低头,他脸上没有表情,声线却软,还有点不易察觉的低哑,“那姐姐就再亲亲我。”

“......”苏瑜想不通。

刚才明明是他道歉的,怎么现在变成了她哄他了?

再说了,自己不是金主吗?怎么天天要哄着小情人儿?

不过看在他脸的份儿上,也懒得计较什么了。

苏瑜随手把自己长发勾到耳后,挑起对方下巴,淡色唇瓣贴过去,轻轻停在距离男生很近的地方。

“姐姐...”他软软的薄唇还没合上,苏瑜凑过去亲了一口,随即拉开距离。

这就算结束了。

任陌言默默睁开眼睛,沉默望了她一会儿,苏瑜也没说话。

“好了,你做饭吧,我饿了,我先回房间休息,你做好了叫我。”两三秒后,苏瑜说着准备从台子上下来。

却不想被男生一把托住肩膀和腿弯抱在了怀里,她再次搞不懂的看他。

任陌言只是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我抱你过去。”

苏瑜笑了一下,然后双手环住对方的脖颈靠在他的怀里,任由他把自己抱进卧室。

男生不快不慢的走进卧室,把她轻轻放在床上,任陌言帮她脱了拖鞋,拿薄被把她盖住。

就在苏瑜以为他要离开去做饭的时候,男生又低头亲了亲她的脸颊。

她无奈的抬手揉了揉任陌言碎发,对方便自然地在她手心蹭蹭。

随后苏瑜就被握住手腕按在床上,任陌言低头望着她,慢慢地问:“最近都是姐姐自己在家吗?今天会有人来吗?”

苏瑜不知道他问这个做什么,无所谓耸耸肩,“秀雅有可能会来,不过这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她顿了顿,“不过你要是但心,可以在她不在时再来。”

说完她看着小情人。

其实上次酒会后她去学校找小情人,在体育馆的杂物间热烈的亲吻时,她虽然脑子有些不清楚,但也知道体育馆一定有第三个人。

她想了想也大概猜到是谁了,无非就是女主秀雅,毕竟这种狗血的剧情总要安排在重要人物身上才行。

当时她观察了一下任陌言的反应,他在看到秀雅后依旧无所谓。

那苏瑜自然也没关系了,反正这段关系早晚会被秀雅知道,趁早刺激刺激秀雅也不错。

“没有担心。”男生轻轻摇摇头,把脸放在苏瑜的手里碰了碰。

反倒是苏瑜挑起了眉头,“怎么?秀雅可是你的同学,你不怕被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吗?”

任陌言没抬头,只道,“没关系,反正不担心。”

他的语气难得有了点年轻小孩任意妄为的意味。

他的性格向来有些冷,从没有像正常青春期小孩一样任性。

忽然听见这么一句,苏瑜有点想笑。

“姐姐,这几天让我来照顾你吧。”男生忽然抬起头认真的看着苏瑜。

苏瑜一愣,随即点点头,男生的脸这才露出笑意,然后起身出去做饭。

苏瑜说要休息,但一时间她还真睡不着,先靠在床头看了会儿书,忽然想起手机在客厅里,于是想出门拿回来。

但经过少年面前的时候,对方略微挑眉,“姐姐不是在休息吗?”

“我去拿手机。”她说着准备下楼。

但没走两步整个人又被腾空抱起来送回了卧室的床上。

苏瑜愣了愣,纳闷:“你这是干嘛?”

任陌言从旁边的医药箱拿出体温计试了试,淡淡的说:“姐姐在生病,要少看手机多休息。”

这是连手机都不让碰了?苏瑜心想。

她眨眨眼,默不作声看他一眼,皱着眉,故意压低声音保持威严:“我还要工作。”

如果换做以前,她这样自然很有大人的威严。

但她现在一张素颜的小脸维持不了霸总的气场,因为生病声音也软软的,没一点威胁力。

这幅模样看起来很新鲜,以前没有见过,任陌言歪头看了两秒。

金主姐姐努力维持凶巴巴的样子,他忽然笑了下。

苏瑜也不懂小情人为什么笑了,疑问地皱起眉。

“我只是关心姐姐。”他的唇角轻微勾起,随即抬起手里的体温计,“姐姐量一下体温吧。”

“……”

苏瑜磨磨蹭蹭过去,把头靠近体温计,男生按了一下,体温计亮起了温度。

任陌言看了看,“还是有些低烧。”

他放下体温计转身出了门,问问医生朋友该吃什么药,苏瑜看着他的身影,有些无奈。

出门后任陌言就给医生发消息,把苏瑜的体温告诉对方,然后问该吃什么药。

对方回复的很快,但第一条只是几个表达疑惑的问号。

随即又发来消息,“这有些低烧,当然是吃退烧药啊。”

“吃哪种退烧药?”

“普通的成人退烧药就好。”

任陌言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也懒得废话了,直接把自己买来的药拍了照片发过去。

隔了会儿,医生有点无奈地回答:“这些药都是差不多的,吃哪个都可以......”

“话说,你这是在给谁买药啊?买这么多种类...”

任陌言顿了一会儿,才抿唇回复:“我未来老婆。”

他说完也不管那边是什么鸡飞狗跳的反应,把手机放下,去厨房认认真真重新系上围裙开始做饭。

自从苏瑜提出要他学习做饭后,他便经常进厨房,这几个月他的厨艺也称得上是突飞猛进。

不到一小时后,饭就做好了。

苏瑜又重新被抱到了餐厅,她虽然表示了反抗,可是反抗无效,

她有些郁闷的心在尝到小情人做的饭菜之后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这简直太好吃了。

虽然整体还是清淡的为主,不过苏瑜还是吃的津津有味,至少这次有肉了。

吃完了饭,苏瑜刚想抬手收拾自己的碗筷,又被对方拦住了。

她抬起头,就看到男生修长的手指收起餐具,又慢条斯理瞥她一眼,便收了东西走进厨房。

晚饭后她在客厅走了两分钟,又被小情人抱回卧室去了,美曰其名“静养”。

苏瑜觉得有点无聊,这会儿甚至有点期待秀雅回来了,可以找点乐子,不至于被小情人管着这么无聊,就连手机都不让碰。

她又靠在床边看了会儿书,没多久楼下的门铃忽然响了一声。

铃响的同时,任陌言正好推开卧室的门,听到门铃便停住,转身朝楼下望了眼。

“可能是秀雅回来的了吧,我去开门。”

虽然她的声音淡淡的,可是她急切的动作暴露出她现在看好戏的心态。

苏瑜在心里大笑,终于不用这么无聊了!

编辑 分享 2021-09-09 17:36:46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