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赘到女方意味着什么 再也没了自我

这次的吻很不一样,在水中触碰的感觉,除了唇瓣的柔软,还有柔滑的水带来的沁凉。

可偏偏吻到的瞬间又是温热的。

水中的任陌言微微睁大眼睛,她笑吟吟地蹭着他亲了亲,随后才扶起对方。

任陌言呛了下,单手手背遮着唇瓣,湿漉漉的双眸直直的盯着她。

“姐姐今天...”他微微侧过脸,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我怎么了?”苏瑜见他说话只说一半,不由的往前凑近了一下。

她丝毫没意识到现在自己的装扮一举一动都是对男生的诱惑。

苏瑜笑了一下,故意贴近男生的耳边。

气吐如兰:“任陌言...”她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轻声的说:“我喜欢你。”

任陌言怔住,漆黑的眼睛忽然朝她望过去。

而苏瑜仍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歪头看着他,似乎什么也没说。

他抬手想碰她,却被她忽然松手,于是只能飘忽不稳地站立,眨眨眼,视线却盯着她:“姐姐...”

苏瑜挑挑眉,然后点点头,再次说了一遍,“你没听错,我喜欢你。”

男生微微睁大了眼睛,这告白真的是突如其来。

任陌言脸上的表情一向是没什么情绪的,哪怕是当初答应做苏瑜的小情人,似乎也是冷冷淡淡就应了。

至少当时的苏瑜看不出对方心里是怎么想的。

但今天……也许是表白来的太猝不及防,以至于一贯冷静的人,都有些丧失反应能力。

其实苏瑜也是想好才说的,她自成为女霸总之后,一直想着怎么改变自己的人生。

唯有任陌言的出现是个例外。

她是个心思缜密的人,不然也不会计划的这么周密,把李昊天和王姨扳倒的这么快。

她这两天一直在处理这件事情,也是都忙完了才来见任陌言。

既然自己的命运不会再重蹈覆辙,那她就要好好享受一下自己的人生啦。

上辈子忙于工作没有体会过恋爱的感觉,这一次她可不想再这样了。

再说她也不能一直以金主的身份和他在一起,于是赶紧抓住时机,和任陌言表个白,发展成男女朋友的关系。

可现在......她觉得可能是自己好像吓到了男生,以至于他愣愣的也不说话。

她咳了声,也觉得作为金主表白有点太突然,于是仍旧做出大人的模样,稳声道:“我说的可都是真的,你不会以为我在开玩笑吧?”

对方眨巴眨巴眼。

“你真的不相信啊?”苏瑜没想到自己表白还有被人质疑的一天。

她只能怪自己之前太作了,总是一副冷淡霸总的样子让他心里觉得有距离。

苏瑜张口,正想再说点什么,任陌言忽然道,“姐姐说这话不后悔吗?”

苏瑜的话被打断回去,下意识的回答:“当然不后悔。”

男生弯起唇角,眼神在清澈的池水映射下似乎亮晶晶的。

“我要亲姐姐。”任陌言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

苏瑜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男生低头吻住唇角,对方亲了亲她,有些不可思议的说:“没想到姐姐居然喜欢我。”

苏瑜心虚的眨眨眼:“难道我的心思不明显吗? ”

她喃喃的声音并没有等来男生的回答,她被吻得晕晕乎乎的。

再睁开眼时,就对上了男生那双漆黑的双眸。

她只觉得那双黑沉眸子里,似乎有什么晦暗不明的情绪。

她愣了下,眨眨眼,再去看时,对方却歪了歪头,细密的吻落在她的耳朵上。

“我也喜欢你。”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这是苏瑜第一次觉得面前的男生有了男人的感觉。

......

告白来的快,结束的也很顺利。

只是自那以后,苏瑜觉得任陌言比以前更加的粘人了,不过在她有正经事情的时候,他还是非常听话的。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小崽子看她的视线有种不一样的意味。

没两个月,李昊天窃取苏瑜公司的钱财的判决结果出来了。

虽然李家极力想保住李昊天,但有苏瑜暗中阻拦,他们最终也没能争取到很好的结果。

送进监狱当天,李昊天几乎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就差跪下来给苏瑜磕头求她放自己一马了。

他以前张扬跋扈的样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李昊天是真的害怕进监狱,他以前听说过监狱的事情,无论什么样,都不是他能接受的,他甚至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出来。

所以心里害怕的要死,最后被警察扭送进监狱时,他的表情堪称绝望。

当然,陪他一起坐牢的还有王姨,她可是实打实的窃取了苏瑜电脑里的机密文件。

王碧云被抓之前自然也哭得撕心裂肺求苏父苏母原谅她。

但苏父苏母对她非常寒心失望,最后在苏瑜的劝说下,并没有来法庭见她。

而苏瑜自然不会对她有什么照顾,笑吟吟的在她面前晃了一圈,就大摇大摆走了。

只剩下秀雅跪在王姨旁边哭得肝肠寸断。

王姨被抓进监狱后,秀雅便无处可去了。

苏瑜怎么可能让她再住在别墅里碍眼,于是事情发生后她就把人赶出去了。

秀雅一开始还想回苏家去,但苏瑜借着王姨这件事,趁机把父母送到国外去旅游,说是让他们散散心。

而苏父苏母离开国内后,秀雅连能一个求助的人都没有,生活来源一下子断了,再也不复以前的风光。

但是人总归还是得生活。

时间又过了三四个月,苏瑜听说秀雅已经不去上学了。

因为没有经济来源,只能在学校附近的小餐厅或者奶茶店这一类的地方打工。

但是她打工的地方距离学校不远,每次放学时间总能遇见熟人,大家看她的目光都很惊讶。

她受不了那种似嘲讽似同情的眼光,于是又辞了工作,去了一些较远的地方打工。

起初秀雅还算勤奋,每天辛苦工作,就为了能挣口吃的。

但是这种靠体力挣钱的工作很快就让她不满足,听说,她后来跑去了夜总会应聘。

再之后的事情苏瑜就不知道了。

人各有志,秀雅这种人,如果真的勤勤恳恳打工赚钱,苏瑜反而不信,但是不管她是好还是坏,都和她没有关系了。

小半年的时间苏父苏母都在国外旅游一直没回来。

苏瑜想着他们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多在外面看看风景也好。

她这段时间也不是很忙,于是就起了要带着小男友去找他们的心思。

任陌言自是没有不答应的,反正他是保送生,就算请长假,学校也不会说什么。

他们说走就走,很快就来到了苏父苏母旅游的地方。

苏瑜特意定了一个餐厅让他们见面,不过在见面之前,苏瑜倒是先提起了条件。

餐厅里,苏瑜白皙的手轻轻的摇晃着红酒杯,一副慵懒妖冶的样子。

“以后结婚你入赘我们家吧,结婚后直接在我的别墅住,当然,生的孩子也跟我姓。”苏瑜笑着挑眉看小男友。

果然,当女霸总就是爽,这话说的多么的霸气!

任陌言仍旧是一副乖乖的样子,听她这么说并不生气,也没有反对的意思。

他想了想,抬眸看她:“那我们什么时候结婚生孩子?”

“......”

苏瑜一时被问住了,小男友的是不是关心错重点了?

他们现在明明说的是孩子跟谁姓的问题,怎么就拐到什么时候结婚生子的问题上去了?

任陌言本来也是逗她的,看见苏瑜僵硬住,便弯起唇笑了笑。

他低头蹭过去,在她耳边小声道,“我这个年纪,可以生小孩了......”

编辑 分享 2021-09-11 17:08:56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