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突然送你东西是为什么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就在赵歆儿惊疑不定还没缓过神来的时候,一片阴影从她身边飘过。

她定睛一看,是牢房里那个最强壮的女人从她身边走过去了。

“滚开!”那人不耐烦的吼了一声,原本讨论的火热的几个女囚犯顿时噤声。

她们虽然心里不爽,但是也不敢和她对着干,只能乖乖的让出位置。

谁让她们打不过那女人,而赵歆儿心里也害怕极了,就对方的身量,十个她也不是对方的对手。

估计对方一拳就能把她打吐血,她才不想尝试那种滋味。

只见那女人走到一个木桶前,解决了一下生理问题。

不一会儿一股难闻的味道就传到空气中,其他人倒是习以为常,赵歆儿却是忍不住屏息。

不行,她还是受不了这种环境。

就在她脸上露出受不了的表情时,那女人突然转过身,然后冷漠的看她一眼。

随即便又回到了原地,往后一靠,闭上眼睛睡了起来。

只一眼,赵歆儿就忍不住抖了抖,她这是害怕的。

可是害怕的同时,她又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但是她又说不上来。

不管了,她现在最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斜对面牢房里的那个男人。

只见那牢房里,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正被手臂粗的铁链子绑在一个十字架上。

他的四肢都被束缚住,微微低垂着头颅,一动也不动,让人看不清他到底是何模样。

赵歆儿看着那有些模糊的身形,脑海中试图回忆着自己魂穿前看的小说情节。

安无衍,拜月教教主,一个令江湖人士闻风丧胆的人,也是正道之上人人得而诛之的人。

这么多年,没有人知道拜月教这魔教的老巢在哪里,只知道但凡是拜月教的人,都有一手使得出神入化的毒功,能杀人于无形之中。

他们之所以被称为魔教,只因拜月教中人行事向来随心所欲。

更不会因为对方的身份而放过。

通常看谁不顺眼,就出手毒死了,视人命如草芥。

尤其是传闻中的魔教教主,更是个丧心病狂的,据说就没有他不敢杀的人,而他本人更是百毒不侵。

他身为教主功力更是深厚,且一出手就是令人无可解的剧毒,他也擅用蛊。

这两样随便哪一样拿出来都能让人忌惮,更可况都集中在他身上。

那就这么一个厉害的人,怎么就被官府抓住了呢?还被关在这么一个普通的地牢?

别人不知道,但赵歆儿知道啊!

她当时看小说的时候虽然没有看的很仔细,但大体的前因后果她是知道的。

不过就是前段时间江湖上一些正派人士皆被残害,失去踪迹。

而且那么巧的他们的不是被毒死的就是被下蛊折磨死的。

那江湖上用这两种东西能有谁呢?

可不就是拜月教的人吗?

于是那些正道帮派和官府的人一合计,认为就是拜月教杀的人,干的坏事。

再加上拜月教本身名声就不好,所以这所有的罪名都被安在了拜月教身上。

那这拜月教教主自然也就成了众人讨伐的对象。

在官府的介入下,他们不知从哪里得到了安无衍的消息,带了大量的官兵埋伏在他所在的地方。

结果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抓住了。

与想象中不同的是,他们抓安无衍的时候,他的那些手下没一个来救他的,而且他自己也跟个废人一样,没啥实力了。

事情进展的太顺利,官府的人也有点不相信。

但事实是他们真的把人抓到了,而且也找人试过了,他现在内力全无。

于是他们就直接把人关进了这普通的大牢。

不过即便是这样,也没有人真的敢接近他。

毕竟传闻他不仅百毒不侵,而且身上每一处都可能潜伏着蛊毒。

敢碰他岂不是不想要小命了。

而现在那些正道帮派听闻安无衍被官府抓获,正从各地赶来,欲要讨回公道。

顺便将魔教老巢的位置从他嘴巴里撬出来。

再不济,只要设下埋伏,将那些前来想要营救他的人一网打尽,岂不是两全其美。

虽然小说是这样写,但作者也是个有良心,赵歆儿看到后面才知道其实这一切的一切中,拜月教只不过是个背锅侠而已。

背锅侠...

赵歆儿皱着眉头想到这个词,她脑海中灵光一闪。

别人不知道安无衍是被冤枉的,但是她知道啊!

如果她在牢房里面多帮助点安无衍,或者干脆帮他逃离这里,那她岂不是就有办法活下来了!

况且到时候安无衍一定会感谢她的!

此时的赵歆儿已经能想象到自己未来美好的生活了。

她决定了,她要帮助安无衍!

不知不觉中,她看着安无衍的眼神正慢慢变得狂热,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看见了一座金山。

实际上安无衍对她来说比金山还重要。

就在她思考要怎么帮助安无衍的时候,远处传来了狱卒的吆喝声。

“吃饭了!吃饭了哈!”

伴随着吆喝声的,还有木棍敲打着牢房门的声音,“哐哐”的直接把赵歆儿直接吓回了神。

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见有两个狱卒正在一边走一边放饭。

那个吆喝的人手里提着一个大桶,另一只手拿着一个大的木勺子,正从桶里盛出一勺倒在牢房里的那个破碗里。

而他身后的那个狱卒则根据牢房里的人数往里面扔馒头。

运气好的犯人手脚快点就能伸手去接,运气不好的只能拿起滚落在地上的馒头吹气然后大咬一口。

赵歆儿注意到,在狱卒喊开饭了的时候,她所在的牢里,那几个女人一个个眼冒绿光,吸溜口水。

她听到那几人道,“切,怎么又是这两个人。”

“谁知道呢?这俩每次都把饭扔在地上,怎么?拿我们不当人啊!”

“我咒他们生孩子不带把!”

看她们这样子,再听她们这话,赵歆儿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而那两个狱卒在经过安无衍的牢前时,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其中一人小声道,“他都好几天不吃饭了,今天给吗?”

另一个狱卒低声道,“当然要给,大人说不用管他,但该给还是要给。”

那个狱卒闻言,小心翼翼的凑过去将饭菜放到牢中,生怕那人突然抬起头对他做出什么。

不过男人还是没什么动静,若不是他微微起伏的胸膛在证明他在呼吸,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已经死翘翘了。

而当两个狱卒到达赵歆儿所在的牢前时,牢房里的女人一个个猛扑了过去,像是饿了十天八天一样。

狱卒一见又是这个牢房,脸上顿时露出不耐烦的神情,“往后退!都给我老实点!”

很显然,他的话没什么作用。

那个我狱卒刚从篮子里拿出馒头,还未来得及扔进去,就被一双双手争抢了过去。

狱卒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他一边破口大骂,一边叫那个盛菜的同伴快点。

赵歆儿原本是不想动的,她觉得自己饿一两顿应该没什么事儿。

可也不知怎么,自己这身体像是八辈子没吃过饭一样,饿的她心发慌。

为了保住小命,她想尽办法找角度钻过去,刚伸手抢了一个馒头,就被一只手给狠狠的夺了过去。

她看着空空如也的手,目瞪口呆。

抢了她馒头的女人一手一个,狠狠的咬了一口,那边已经拿了食物的另外几个女人们连忙凑了过去,“分我一点!”

赵歆儿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门口狱卒。

狱卒像是知道她要说什么,异常冷漠,转身就走。

赵歆儿差点没一嗓子嚎出来。

左右也没办法,她抢也抢不过,只能摸摸自己饿了不知道多久的肚子,可怜兮兮的蹲在角落里。

那几个女人刮分她馒头的女人这会儿一边吃一边抱怨道,“连续好几天了,都只给吃又冷又硬的馒头!”

“唉!你知足吧!呜呜,嗯有馒头吃就不错了!”

“就是!吧唧吧唧!还别说多了个人就是好,至少能多吃上一口馒头...”

剩下的话都被她们连同馒头一块吞进肚子里去了。

赵歆儿:“......”

你们礼貌吗?

编辑 分享 2021-09-13 17:15:15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